?

下一章 ???????? 上一章

 

????207、207

????这年冬天确也是冷,一入冬后,也不知魏大人从哪变来了十几坛药酒,还有一些奇谭怪志,这可把赖云烟迷得连外面来的信件也不盼了。

????烫一壶小酒,卧在榻上看一会书,有兴致了写两笔,乏了就地睡一会,这年到了快年底那几天,那天一大早起来见冬雨他们忙着过年的准备,赖云烟这才回过神来,用完早膳出来讶异问她的老丫环,“竟是要过年了?”

????她走出来准备看冬雨杀鸡,冬雨怕血气冲了她,一直没抹鸡脖子,见她不走要看她杀鸡,冲着主屋的门口就喊,“老爷,老爷……”

????她喊着魏瑾泓领主子回去,果不其然,没得她喊三声,魏瑾泓就从主屋出来了,走出来走到赖云烟身边,也不急着走,只是问她,“冷不冷?”

????外面寒风阵阵,那确也是冷的,赖云烟手中还套着暖手笼,黑貂袄子裹了一身,还拖了一地,脸都有半张埋在毛皮里,头上戴的毛帽只差一点盖住眼睛。

????她全副武装,看着赤着手在冷天里杀鸡的丫环确也不妥,赖云烟眼睛一转,泰然自若地转过身,回了主屋。

????“也不怕冻着自个儿。”冬雨不满,但也只敢小声唠叨一句,不敢多说。

????回了被暖得火热的主屋,魏瑾泓给她脱帽脱披风,赖云烟动也不动等着伺候,嘴里还要云淡风轻,“我就在外面吹下风而已,屋里怪闷的。”

????“嗯。”魏瑾泓颔首。

????他没脾气,赖云烟着实也不能再得寸进尺,就又坐到了桌边,拿起昨天才看到一小半的怪志谈。

????魏瑾泓便坐在主位看昨晚送过来的信,信昨天送来得有点晚,魏瑾泓不在卧房里处理事情,便放到了早上看。

????这信赖云烟也偶尔挑一封看,她翻了几页书,见魏大人又拆了一封,她便拿起他看过的一封,见是魏世宇请他们回去过年,她便问,“不回去啊?”

????“不回。”她也是不想回的,魏瑾泓没打算回。

????天气不好,外面不太平,他们出去要是被人知道了,招了风头,更是不得安宁。

????“外面还打得凶?”

????“凶。”

????赖云烟摇了下头,这冬天她过得太安逸,脑子没几天也是钝了,不太愿意想外面的局势,她问了句,“族里还好?”

????“挺好。”魏瑾泓温柔道。

????“唉,”赖云烟搁下信,叹了气,“也不知兄长什么时候才来与我们一起住。”

????魏瑾泓听得心口一停,不过神色平常,眼睛视线也未离信张,作势轻颔了一下头,以示有听到。

????“这里安安静静的,也没有烦心事,他烦闷了我还可陪他下棋呢,等到春天,我们还可湖中去垂钓。”赖云烟越说越觉得她这里好,应该要叫她哥哥来,而不是还要在为外头操劳。

????“嗯。”魏瑾泓应了一声。

????“我写信再与他说说。”赖云烟过了适应新地方的焦虑期,现下已把她这个地方当成神仙天堂了,说罢就起了势,吩咐魏大人,“把白纸拿过来,笔也给我。”

????魏大人拿过纸放她面前,笔也沾了墨递给了她。

????赖云烟写到一半,停下了,叹道,“他心比我还重,煦阳煦晖身子都不好,怎会安心来陪我。”

????魏瑾泓不动声色地继续看着他的信,似是没听到一般。

????赖云烟还是写完了信,写完交给魏大人帮她封口子。

????“说还是要说的,要是他一时心动了呢?”她喃喃自语,听得她身边的魏大人耳朵不自禁动了一下。

????两人才稍稍过了几天像样的日子,大舅子要是一来,魏瑾泓觉得那他一夜间就得白了头。

????**

????冬日下午近酉时那会天儿比上午还要冷,书房里又来了不少书,木屋小,书多就显得书房挤,暖屋又怕炭火薰了那些孤本,一到需天天暖屋子的天气,夫妻俩就挪来了琴房。

????这次出来魏家给的毛皮便有十来张,整个魏家尚存的毛皮皆大半给了他们,赖震严也把家中所余的那最好的两张给了亲妹妹,任家更是把所存的全部拿出来给了姑奶奶,魏瑾泓那儿也是自己存了几张给她,都是极好的毛皮加起来五十张有余,每两张要装一个大箱子,这花了翠柏不少功夫才给运到此处,因毛皮多,冬雨也舍得花了二十来张同色的毛皮缝了五张双面毛毯,两张放在了卧房,三张放在了琴房。

????快近酉时这会赖云烟便喜卧在榻上看怪志,这几日魏大人也上了榻随她一道看,不过有个人在背后搂着太温暖,赖云烟看不得几页就睡过去了,反是拿着书的魏大人要看得多一些,往往乏了眼这才与她一道睡过去。

????往往也是魏大人先醒过来。

????比之妻子,魏大人的身体还是要好得太多。

????这日魏瑾泓先行醒来,见已到他们用晚膳的戌时,睡在他胸前的妻子还未醒,他便轻拍了拍她的背,唤她,“云烟,醒醒。”

????叫了两三声,她才醒过来,迷瞪了好一会,才扬头去看沙漏,看完时辰便又窝到魏大人胸口不动了。

????应她需在戌时末用药,那药不能空腹喝,用药的半时辰前需先用一次膳,魏大人不得不劝她,“再眯一会就下去?”

????赖云烟直点头,眯得一会,魏瑾泓又问了一句,直问得她烦了,她这才下了地。

????身边的丫环不老跟着她了,现在烦人的就成魏大人了。

????琴房虽也在主屋内,但出了暖屋,走至用膳的堂屋还有十来步路,一道小走廊,走廊两边这时都燃了灯笼。

????他们在此过日子后,所住之地虽已不是以前在宣京的华屋琼楼,但入夜的灯火自从他们来了之后就一直没有歇过,就跟过去一样,入黑点灯,天明熄灯。

????赖云烟没有吩咐过下人这些事,前时日子夜间回堂屋用膳,看到寒冷的空气中那摇曳的灯火,她恍然有一种这就是家的感觉,夜里总有灯火在亮着。

????她想了几日,这便才私下问起丫环,是谁的主意。

????问起来,听到家中皆多琐事都是魏大人嘱咐过的,赖云烟便有点感觉魏大人真在屡行以往说过的话的意味起来了。

????临了,还真是有这么一出。

????赖云烟没有感动,但在那之后,多少便也不再什么事都往心里藏着担着,她放弃知道太多外面的事,许多事也去依赖魏瑾泓,让他来照顾她。

????她觉得她可以再放松点,这对他们都好。

????“等会去书房拿几本书回屋看罢。”翠柏他们天天有事要干,没空陪他说几句话,能与他说话的便只有她了,赖云烟便时不时挑几句话来说,免得魏大人除了看书写信,一天到晚也说不了几个字。

????“好,要看哪一本?”魏瑾泓垂首看她,嘴角柔和,“等会我去拿。”

????赖云烟微昂了首,昏黄偏暗的油灯中,魏瑾泓这时沧桑了不少的脸竟比当年的清逸还要更勾人心魄七分……

????“挑本农书罢,来年看看我们能不能挖块菜地出来种种地。”撇过脸,赖云烟想起来明年开春还挺展望的。

????“好。”

????秋虹在堂屋门口候着,见到他们来,浅浅一福,打开了门让他们进屋。

????“你们用了?”赖云烟问。

????“用了。”秋虹答道,“主子您等会,我就去厨房和冬雨把膳食端来。”

????“去罢。”赖云烟扶了椅子坐下,等到魏瑾泓也在身侧坐下,她过去拉拉他的手,摸了摸他刚被她枕在身下的手臂,“可还麻?”

????魏瑾泓笑了,油灯的火苗在映在他眼中跳个不停,他出声也是倍是柔和,“尚还有一些。”

????“那我给你揉揉。”赖云烟也笑了起来,还真是双掌搓揉了好一会,热了自己的手掌,伸到脸上感觉不冷,这才伸进他的袖内替他揉起了手。

????“下次记着收回手,现下你惊不着我了。”以前睡不深,心中也总是有道防线,他动动她就能惊醒过来,可现在都一道相拥这么久了,她心中无事睡得又重,他便是有点动作,也是弄不醒她了。

????“嗯,好。”她笑得温柔,魏瑾泓嘴角翘了翘,再道,“我无事。”

????她能睡得好就成,他能给她的不多,也就剩下的这些年里,试着去把她捧在手心。

????魏瑾泓的话让赖云烟笑出声来,冬雨她们进来上菜,轻巧地推开门,见到主子们相笑,两人手指已五指交缠,两个丫环站在门边看了几眼,这才轻轻踏进门来。

????等到上好菜,她们见老爷夹了一口到主子碗里,等她用了才动筷,知道又不用她们伺候了,便默不作声地出了门。

????外面寒风阵阵,风吹得树梢沙沙作响,煞是可怖。

????冬雨回头,看到纸窗里透出来的灯,回过头跟秋虹道,“不知怎地,我觉得这光景甚是熟悉,好像曾出现在眼前无数遍,现在乍一眼,感觉像是等了一辈子,终于等到亲眼见着了。”

????秋虹笑了起来,笑容让她眼边皱纹尽现,但眼眸仍如那一年得了主子赏识,一脚进主院时那般的欣喜明亮,“嗯,终于等到亲眼见着了。”

下一章 ???????? 上一章

207、207-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