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188、188

????皇帝雷霆大怒难消,叫了赖震严进宫,又把魏瑾泓叫了进去。

????赖云烟为大宣叛贼,皇帝这次气得说了两次的“罪该当诛连九族”,语气怒气滔天,大了要把魏赖两家斩首之意。

????这不是皇帝第一次出尔反尔,魏瑾泓但只垂首不语,脑海一直在想着要有那么几年,他与她春天去赏花,夏天夜间看月,秋天也还有落叶可赏,冬天他们可以在床上多呆一会。

????他这一生,也就想要那么个几年。

????如能有,当然得他能活着,她也活着。

????“魏大人!”见站在下面的两人都不语,皇帝拍了龙椅,一字一句地道,“你魏家权势滔天,看来现在也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魏瑾泓抬眼看他,脸色淡然。

????“皇上知晓赖氏为何如此。”他淡淡道。

????皇上什么都想要,她就归顺岑南王了。

????再逼下去,这皇宫外面的座座底邸,谁都在明天可能成为另一个赖氏。

????皇帝怒眼欲脱看着他,一会他冷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冷笑道,“你这是怪朕逼你了?”

????说罢,陡地又大怒,“你逼朕的少了?”

????没有他,赖氏早死了千百次。

????魏瑾泓作揖垂头,不再言语。

????他们说话间,太子在一边一脸高深莫测,在剑拔弩张的这刻,他突然开了口,朝魏瑾泓道,“魏大人,你忠君爱国之心,大宣上下都是知情的,请问,你嫡妻赖氏所行之事,你给父皇什么交待才是好?”

????说着,他不经意地扫了赖震严一眼,“还有赖大人。”

????赖震严进宫之前得了魏瑾泓嘱咐,让他一字不说,太子指到他,他一揖到底,依旧装着哑巴。

????妹妹说过,不到最后一刻,静观魏瑾泓所作所为就是。

????“太子知道,吾妻与我向来径渭分明,再则,皇上与太子这是肯定这是吾妻所做之事了?”魏瑾泓从皇帝脸上看到太子脸上。

????自爆之人血肉分离成了碎块,无一能认出之人。

????而他妻子再大的能耐,手中有一些人力,但也能耐不过岑南王,那一位才是主谋。

????而皇上这举还是在逼他,逼他让赖云烟死。

????主谋不打,打他这个给他奠定大宣地基的臣子,皇上看来这次确实是被彻底激怒了。

????“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皇帝看着面前这个左右逢源的臣子,讥俏地道。

????“臣在想什么?”魏瑾泓抬头,温和反问了一句,遂即道,“臣能想什么?不过想的是大家都能吃上口饭,我大宣还能繁衍下去,不是一年两年之事,而是十年百年的事。”

????“就凭那个赖氏?”皇帝嘲笑出声,拍得身下龙椅抖动,“滑天下之大稽!”

????魏瑾泓淡淡笑了一下,摸摸空荡荡没有戒指的手指,忍着皇帝一而再再而三的嘲笑。

????“且等这个冬天过后罢。”魏瑾泓垂下眼,看着手掌淡淡道。

????“冬天,冬天……”皇上念了一声,又念道了一声,音消时,口气轻了。

????这年冬天,会是何样?

????远处的故乡,又成了什么样子?

????**

????魏瑾泓带着赖震严再次全身而退,一出宫门,在两家仆人前后左右护住他们后,站在中心的赖震严举手向魏瑾泓,“佩服佩服。”

????说罢,话意一转,“我妹妹知道你至死都要欺诈她吗?”

????魏瑾泓当下淡然点头,“她知道。”

????他如此坦然,赖震严皱了眉,不好再恶言下去,甩袖带着仆人离去。

????他走后,魏瑾泓身后站着魏瑾允走了过来,站在了魏瑾泓的身后一点。

????“舅老爷好像还不知……”魏瑾允说一半隐了一半。

????他兄长与嫂子现下不比以前了。

????“没必要。”魏瑾泓怔了一下后道。

????她应是觉得没必要罢,他们之间再好也于事无补,改变不了什么。

????“为何?”魏瑾允不懂,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魏瑾泓回头看着堂弟,说了其一,“她也是为我等好,要是两家亲了,皇上忌讳更深。”

????魏瑾允转瞬就领会过了此意,但还是道,“舅老爷知道了,兴许私下会……”

????兴许私下就会客气点,不会每次见了就针锋相对,次次都无一句好话,谁都看得出,舅老爷对他恨之入骨。

????“变了,就不同了。”魏瑾泓温和地朝堂弟说了句,说罢又朝他道,“你回去之后,找世宇把今日之事说了,也把你我的话跟他说一遍。”

????瑾允行事确也周密,但只针对行兵打仗,对于人心世情之间的迂回,还是他亲儿比他更胜一筹些。

????想来,世宇玲珑之力,这应是其母马氏之能了。

????可同样的,世朝就……

????多思无益,魏瑾泓摇摇头,不再深思下去,带着人回府。

????**

????刚进府,魏瑾泓就听了魏世朝之事,说他抱了孩子另要了一处屋子和小公子同住,司氏没有一起同去。

????魏瑾泓听了直皱眉。

????这事要是被他母亲知道,可能会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在魏府,而他是族长夫妇的嫡长子,他不要脸,也得给他们夫妇留点脸面——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家中,居然是他自己搬出来让司家住在他的主院里。

????魏瑾泓深吸了好几口气稳下心神,等苍松过来问要不要见大公子,他冷淡一笑,道,“我有事出府几日。”

????说罢在府中歇息了一会,就带人出门办事去了。

????这厢魏世朝没见到父亲,第二天找魏瑾荣寻了事做,他也没找什么大事揽,沿了先前在守阵山所做之事,说想趁着夏日天干之际,带人伐一些木头做干柴,以留作冬日之用。

????这事魏家一直有在做,关于这些事务的主事者为他小叔魏瑾瑜,但他们一直以造船为主,大船打造困难,他们的主心放在了这些上面,这些事也只吩咐了下面的一个管事在办,如若魏世朝去主事,确也成行。

????总归这是一件大实事,做得好了,不比其余事差。

????魏瑾荣便答应了他,心下也是有些安慰。

????这等关键之时,只有全族上下同心同力才可度过难关,西行之前,他们是如此做的,西行之时到现今,他们要的也是齐心协力。

????先前世朝袒护司家人,司家是皇帝的棋子,因他是嫡长子,族长夫妇威严在上,谁也没有对他不恭,但心下腹诽应是不少,后有司驸马攻山,但他两腿没保住,府中之人闲言碎语免不了,但不会再过份。

????现下,世朝只要对得起家族,哪怕现在还不被父母所喜,但假以时日,总比现在的境况要好。

????而他确实也是聪明,一回过神,就知道要做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得到肯定。

????只是,还是有些过于优柔寡断了,难成大器。

????**

????赖云烟过了好几天才在山中得知了魏世朝的事,得知魏瑾泓不想见他,她叹了口气,对乔装来此报信的翠柏说,“大公子性子如此,让老爷亲自多教教他,总不能一失望了,就什么也都不管了。”

????她跟魏瑾泓说过,等到这几年过去了,确定西地能让大部份人都活下去,就去寻个地方让他们一家和开拓的人迁过去,不过从此得隐姓瞒名,忘了他是谁的儿子,他们一家也不再是魏家人,从此不能再受家族荫蔽。

????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但她一说完,魏瑾泓半天都无语,满身都透露着似是不好说她太心狠的意思。

????当夜又叫醒了她,又用完全没入睡的嘶哑喉咙和她说,“这是驱逐,世朝未必能受得了,他们一家也未必活得下去。”

????他那夜起了慈父之心,判定世朝受不了,也觉得他们没有那个能力活下去,可来日世朝变了些,他却又嫌弃他不够果决。

????唉,这天下的父母心啊,赖云烟又叹了口气,跟翠柏继续说,“只要大公子无大错,老爷要是在府中,便让他带着上佑过去与老爷一道用膳。”

????翠柏应了是,回头回去,跟老爷说了夫人的叮嘱。

????魏瑾泓听罢,嘴里只问他,“夫人气色如何?”

????“尚好,秋虹说这几日进食颇多。”

????“说话间,神情如何?”

????“叹了几口气,别的,还好……”翠柏小心翼翼地答。

????“嗯。”魏瑾泓点点头,看着手中之信。

????信中把种黑坨之事全都一一作了详解,末尾道皇帝和他手下大司农知道的那些吃物,有余力就多种一些,虽说产量不会尽如人意但聊胜于无,但她所说的这种东西倒可多种一些,因成活率高,放到土里就能长出东西来,到了冬天就可当粮食用了。

????司农一行人受他之令在西地多年,宣国那些放在西地长的农作物里,一直有种得好的有种得不好的,太子一到西地得知详情后,就令司农来年大种颇有些产量的麦子,现下看来麦子成势颇好,应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出于对赖云烟总带着几许盲目的信任,魏瑾泓叫来了魏瑾允几个堂弟商议过后,虽魏家这时人力不够,但魏瑾勇还是出来领了此事。

????“我明日进宫上禀皇上一声。”司农之事,皇帝这几日拿妻子攻城门之事已从他手里收回了过去,往日受他调谴的司农官员也悉数换了人,而地里作物长势都还可行,魏瑾泓料想皇帝这时不会多听他的话,虽说如此,但他不能不尽为臣之责。

????“皇上……”魏瑾荣迟疑了一下。

????魏瑾泓了然,点头淡道,“尽人事,听天命。”

下一章 ???????? 上一章

189188-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