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姐姐的意思是?”任小银左手搁下了信,抬头看赖云烟。

????赖云烟眼睛从他断了两指的右掌掠过,看向了正值壮年,却头发灰白,面呈老态的表弟。

????她朝他笑了笑,笑容温柔,就像多年前那个一看到小表弟,就会招手让他过来摸摸他头发的大表姐。

????两世里,她都很疼爱舅父的这两个儿子。

????这一世的背后,仍是任家不离不弃站在她的身后,她从未想过舍弃他们。

????“来了就打。”赖云烟往椅后躺了躺,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淡淡道,“有去无回最好。”

????任小银点了头,过了一会,他直视赖云烟道,“你不要愁以后之事。”

????如若世朝不能做到,他们会为她做到,他们任家的子孙会世世代代供奉她的牌位。

????身后之事被这么多人惦记,赖云烟甚是好笑,她没跟任小银说死后要回魏家坟,现在还不到那时候,当下便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

????魏府。

????魏世朝是在司仁那听了舅兄要去围剿母亲一系之事,当下手中握着的茶杯差点掉在了地上。

????“贤婿……”司仁苦笑着叫了魏世朝一声。

????若是可行,他不愿亲儿与那位夫人对上。

????可他们家是皇帝手中活棋,万事身不由已,由不得人。

????“岳父,容世朝先走一步。”魏世朝深吸了口气,把茶杯搁下,作揖欲走。

????司笑急忙站起来,朝父亲一躬身,跟在了他的身后。

????魏世朝走得甚快,一路匆匆,走出大门才发现妻子急跟在他身后,鼻子上还冒出了汗。

????“回去歇息罢。”魏世朝停下脚步,拿过她手中帕子拭了拭她鼻子上的香汗,轻声道。

????“你要去父亲那?”司笑看着他眼睛,眼里有些忧虑。

????“是。”魏世朝朝她笑笑。

????司笑贝齿轻咬着嘴,眼中已起了水雾,“他会不会见你?”

????现在全府上下都已知晓,族长夫妇的嫡长子不是下任族长。

????下人防着她已无所谓,只怕拖累了他。

????她现在才明白,他母亲看着他们的漠然是怎么回事,那位夫人甚至懒于多瞧他们一眼,当时她还以为是不喜于她这个媳妇,现今想来背后的意思,才真是凉透了心。

????在他们完全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然放弃了世朝,没有提醒,更不曾吱会一声。

????“是我对不住你。”司笑已掉出了泪,她垂下头用手握住了嘴,才没让自己全然失态。

????魏世朝满嘴苦涩,他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背,抬头眨了眨眼,把心中的苦楚掩下去,才道,“回去罢。”

????他向后招来了丫环,看到她的贴身丫环靠近的时候,他心中又仿如被刀子割了一刀。

????现在他们身边侍候的人,他的也好,妻子的也好,都是荣婶娘派过来的人,而不是母亲派来的。

????他这几天才明白,怕是从下船不多时,她就已放弃照顾他了。

????多年一家人再次重聚,他确实狂喜,一见面就急于让母亲接纳妻儿,却未曾问过她一路可否辛劳。

????母亲向来表里不一,便是对着仇人插刀那脸也是笑着的,可他只记得她是万事都会以他为重的娘亲,却忘了她最喜不动声色处决一切,不给任何人退丝毫余地的性子。

????父亲曾说过她最喜一个人做决断,她若是下了决定,便是不会再给人第二次机会。

????他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轮到他身上。

????而如今想来,却也怪不得他娘。

????他们一来,她甚至没有让冬雨秋虹来跟他说过一句话,他当时还道是她在试探妻子……

????他很想告诉他娘,笑笑对他的心意已如他对她一样。

????看来,他怕是没有机会对他的娘亲说出这话了。

????现如今,连父亲都已不在对他有期望了。

????他怕是,晚了。

????**

????“爹。”魏世朝得了令进了父亲的小院,双膝跪地行了礼。

????魏瑾泓坐在廊下赖云烟曾坐过的位置,淡道,“起来,坐罢。”

????“是。”

????魏世朝盘腿坐在了他的对面。

????“所来何事?”魏瑾泓搁了手中的毛笔,往后靠在了廊柱上。

????他娘最喜说着话就往后靠,他是直至西行路中才与像她一样喜欢往椅背靠靠,靠得多了,才明白若是累极,背后有个东西撑着,暂且也不会倒下,那口提着的气便也不会散得太快。

????魏世朝抬眼,面前的父亲已有一半的银发,额上是结着痂的伤疤,他昨日从高烧中醒过来后,叔父们在他的房中谈了一夜的事。

????他守在院外,看着灯火亮了一晚。

????今日,他又得知了舅兄要捉拿母亲的事,而他们一家人连同公主尚还住在魏家府中。

????其中,皆因有他。

????“孩儿是来请罪的。”魏世朝又跪下,给父亲磕了头,见着面前疲累至极的父亲,他难掩心中痛苦已红了眼,磕完头便不再抬头。

????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魏瑾泓看着他的发顶,良久无语。

????若是早来几日,在他娘亲进宫之前来跟他说这话,他都会保他。

????这是他求来的孩子,他本就偏心于他……

????宣京从来不太平,西行之路也是风雨不断,他以为他打点家事这么些年早已成器,哪想,他连他娘一半的警觉慎重也没有学到。

????“司驸马捉拿反贼之事,你已知情了?”魏瑾泓敛了眼,淡淡地道。

????“孩儿知道了。”

????“这些日子,就在家中好生呆着罢,若是无事,多抄抄经史。”魏瑾泓说到这,看着他娘用过的毛笔好一会,才接着对那跪地不起的孩儿道,“你娘说,让我许你去过你的逍遥日子,你回去之后也多想想,你要过什么日子,想好了,就来与我说罢。”

????“爹!”魏世朝当下脑子发白,头重重磕了一下地,流出了血。

????“她终是为你想的。”魏瑾泓满是倦意地抬起眼,眼光无波看着地上的儿子,“因她生的你,我也愿保你一世。”

????他直起身来,这时他的眼里有无尽的萧瑟,她为他生的儿子,他们唯一的一个儿子,他怕是不知道他对他到底有多失望。

????可就算如此,因着他是他们的儿子,他还是愿佑他一生。

????但愿他明了他们的苦心,不要再犯错了。

????“司家之事,你不要管了,日后有事,但凡有关司家的,无须来见我。”魏瑾泓断他以后可能会犯错的路,“你已成家有儿,要怎么护着他们,心中也要有数,自己掌握分寸。”

????这魏家以后就不再是他的魏家了,他不再是下一任的族长,一家人要是在魏家好好活下去,那就得好好守魏家的规矩。

????“爹……”魏世朝喉咙像被人掐着说不也话来,“上佑还小……”

????他也还小。

????他抬起眼,绝望地看着他的父亲。

????“晚了,已有人代你上战场了。”

????魏世宇现已带领三千死士死守魏家粮仓,他却连小小一个阵守山都未守好,相差得太大了,无人能信服他。

????他母亲虽是皇帝口中的反贼,但在这府中的威望仅次于他,她反了大宣,但魏府却没把她当反贼,而她亲生儿子的视若亲兄弟的舅兄,却是围剿她的主将。

????“你娘亲还不知道有多伤心,”看着怔愣在地的魏世朝,魏瑾泓探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悲怆地牵起了嘴角,“都怪我。”

????再活一世,也还是对不住妻儿。

????**

????山中的野兽这段时日像是都冬眠了,没了踪迹,往日走于山中,总有时常窜出的野兽,但自从大宣的军队陆续到达之后,往山中找只野鸡都是难事。

????打后面的粮草一入西地,魏瑾泓尽了作保之责,岑南王装傻派手下伪装马金人去抢粮草,哪想皇帝早有防备,岑南王的人不敌皇帝添增的兵力,居了下风,便是出了下策放火烧粮草,也未得手。

????赖云烟一看岑南王失手,由任小铜出动,伪装皇帝的人,劫了马金人的所有粮草兵器,嫁祸到了皇帝那。

????岑南王一得消息,回过头就跟王妃拍桌道,“你那姐妹,简直就是个千年老贼,我道她成天盯着马金人为何迟迟不下手,原来就是等这时机。”

????两国有过协定,马金人何尝不知道有人在其中嫁祸,但不管如何,抢了他们粮草的人他们找不到,能找到有粮草的让他们度过危机的是住在平地拥有丰富粮草的宣国,马金人思来想去,知道这时不宜跟宣国讲理,便杀气冲天向宣国的粮仓之地袭去,先抢了粮草再说。

????他们直奔宣国米草存放之地,双方士兵损伤不少,两败俱伤。

????这时,皇帝一怒,全然不顾后患,打算放火攻山,打算把岑南王与赖氏烧死在山中。##$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86185-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