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度过一次深山的严寒,迎来开春,赖云烟有一小半年没下过山了,途中时至宣朝过年间岑南王来送过一次物什,再来竟是找不到他们所在之地了。

????他们所在之地数座山群相同,在摆了迷魂卦阵之后,本要细细打量才分辩出的居住之地更是让人分辨不出。

????魏瑾泓亲自来了一趟请人,过了两天,在几座山全部找遍后找不人,下面又来人请他回去后,终决定离去。

????赖云烟得了外面儿郎的讯,知道是皇帝他们要来了,在半路候了魏大人。

????魏瑾泓看到她那一刻怔愣了一下,连带跟着他的下人们也看着突然从小路冒出来的夫人都愣了。

????等赖云烟走到魏瑾泓身边,他们才回过神来,忙不迭行礼。

????“搬地方了?”她挽着跟着他的手臂走得甚快,一会沉默不语的魏瑾泓开了口。

????“以后找我,到这块现个身就好,该出现时我会出现的。”赖云烟拍拍他的手臂,笑着道。

????她今天身穿了一身紫蓝的华袍,头戴金冠,挽着魏瑾泓的手臂就像行走在玉阶彤庭中,而不是留有残雪的荒野外。

????“知道了。”魏瑾泓走了几步,回了一句就回了头,等着青松牵来了马,扶她坐了上去。

????“你也上来吧。”赖云烟朝他伸了手。

????魏瑾泓搭上她的手,一跃而上。

????赖云烟坐在他身前,这时回过头,看他发中银丝尽露,不由伸手朝前拂去,微微一笑,“君韶光甚往。”

????他们往昔再有众多龌龊,在她眼里,他的风华还是不减。

????魏瑾泓为她温软的话差愣了一下,那放在她腰间的手收拢了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她这时这刻竟温柔至此。

????赖云烟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

????想来像他们这样的人,如若自己都不对自己好一点,宽容一点,连带他们自己都会像别人一样认为他们活该。

????“你也是。”魏瑾泓闻言抬头往天看了一眼,掩了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伸手在她发鬓轻轻地碰了一碰。

????赖云烟回过头,垂眼浅笑,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手指。

????过后,她转回头,什么都未再说,但腰间搂着她的腰却紧了许多。

????**

????等数百艘船往港口缓缓而进时,海边吹来漫漫的风,吹乱了人的衣角发梢。

????“皇上驾到……”

????“皇上驾到……”

????“皇上驾到……”

????一声比一声还高昂的喊声喊至九声,岸边所有的人纷纷跪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二层高的船顶,身着金袍的皇帝撼然不动,等到船近,他缓缓下了船,在所有的人的跪拜中下了船,才伸出一手挥出冗长的袖子,“平身。”

????“平身。”

????太监尖利的噪子在浑厚吹着的海风显得尤为突兀,但让跪着请安的人站了起来。

????“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又往前一跪,带着他后边的魏氏夫妇又不得不跪了下来。

????“儿臣叩见母后,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跪了又跪,赖云烟紧跟着魏瑾泓对这一双帝后再行了一次礼。

????“吾儿,请起。”皇帝扶了太子起来,朝他一笑,眼睛往后看来,“魏卿。”

????“见过皇上。”魏瑾泓没再跪,行了揖礼。

????赖云烟跟在他身后欠身。

????皇帝打量了几眼紫袍金冠,风华绝不逊于在宣京时的夫妇俩,再看了看肤色就像黑炭的太子,眼睛顺带扫过端庄大方的皇后,最后落在了魏夫人的脸上。

????“魏夫人……”

????“见过皇上。”赖云烟垂头欠身。

????眼前的这两人其实都老了,但一身的华贵气度却比当年还甚,皇帝心想,太子年幼,压不住眼前的这两人也不是不可解。

????“都起,去见家人罢。”皇帝颔首,迎上了正笑着看向他的岑南王,“皇弟……”

????“爹,娘……”那厢紧随皇帝船后的船上已领着一干人等下了船,人未到声已近。

????赖云烟看着那怀中抱着小娃的儿子朝他们走来,袖中的手一抖,有些惊惶地抓了身边之人的手,朝他看去。

????相比她的失措,魏瑾泓脸色淡淡,站在风中巍然不动,在看过她一眼之后再朝前看去,那黑色的眼眸静得就像刚刚没有动过。

????赖云烟便也微笑了起来,看着魏世朝领着家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等他们越近,司氏一族也站于他身后时,她脸上的笑未变,但眼神却已然冷静了下来。

????多年未见,一时之间,她竟欣喜于到有些慌然,可到底万千情感还是斗不过现实这道藩篱。

????“见过公主。”在眉梢之间有几分疲惫的年轻贵公子说话之前,那尤如立于悬崖之地也不惊不诧,有松柏之态的年长者不急不缓举了手,作了揖。

????只一话,让奔于其前的人顿了足,带着狂喜的脸也慢慢止了意。

????他身后的人因此全静了。

????魏世朝眼带茫然看着眼前行礼的父亲,他从来未曾想过,打破平静的竟是他的父亲。

????他看着他的父亲,再看向母亲时,看到她眼角眉梢的温意,和嘴角的笑意,他一下子就回过了神,心暂且也安了一半。

????还好,母亲未变。

????“孩儿见过父亲,母亲。”哪怕父亲那一句“拜见公主”止了魏世朝陡见他们的狂喜,但这时的魏世朝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想念之情,说话之间嘴不禁抖动。

????“瘦了许多……”赖云烟在心里叹了口气,眼带怜爱,上前一步推住了他的手。

????“娘,这是上佑。”见着母亲,心中急切的魏世朝急急地孩子举起,要把儿子交给他的祖母抱。

????可小儿身在生地,又见生人,见抱着他,安抚他的爹要把他给别人,“哇”地一声哭了。

????“佑儿,莫哭。”魏司氏在后面小声地急叫,那声音竟掩过了这时司氏夫妇拜见魏瑾泓的声音。

????“抱到身后去罢,莫惊了老夫人。”冬雨这时上前一步,朝他们欠了欠身,冷冰冰地道。

????“冬雨……”魏世朝再也不复刚才的狂喜,看着冬雨的眼睛有些怔愣。

????冬雨看着他,俨然就像看着陌生人,“公子,老夫人受不得惊,望您体谅。”

????说罢欠身,皱眉朝那在外祖母怀中惊哭不已的小孩望去,嘴角冷冷一撇。

????什么都变了,公子已然不是她家小姐的公子了。

????如此,她变上一变,也不是什么奇事了。

????冬雨想着,心却更冷了,回头一看,见与她伴她们家小姐一生的秋虹看着海边那被船只打到岸边冒个不停的黄泡,那瞧得着的眼白竟是红的,她不由闭了闭眼,等站到她们家小姐身后时,把心底还留着的那点不舍也冷了下去。

????“过来……”仅在一刹之间,魏瑾泓往后伸出了手,拉过了赖云烟,“见过公主。”

????“见过公主。”赖云烟笑了,朝那雅玉公主只欠了个半身,就被公主急急扶起了身。

????“老夫人多礼了……”雅玉公主脸都有些红。

????“见过夫人。”司仁一揖到底。

????赖云烟微笑着受了他的全礼,他身后的周氏呆了一下,慌乱把外孙儿塞到了司笑手中,跟着司仁行了礼。

????但到底是晚了一步。

????赖云烟没说话,仅眼神向冬雨轻轻一瞥,冬雨得令,眼睛往后一扫,令了后面的小丫环过来扶了司周氏。

????她与秋虹,谁也没动手。

????“海风冷得紧,都赶紧下船歇息吧,免误了后面的船。”赖云烟侧了半脸,朝着魏瑾泓淡淡地道。

????“瑾荣……”魏瑾泓叫了候在后面的魏瑾荣一声。

????“遵兄长嫂嫂令。”魏瑾荣说道后,与魏瑾允等几人朝前几步,与公主行过礼,几位魏家掌事者威严地站在岸头,只一站,就让船上还有几句喧闹的魏家族人全静下了声。

????“回罢。”安静中,赖云烟朝有点呆住的儿子一笑,跟在了先提步的魏瑾泓身边,与他缓缓归去。

????**

????魏家在西地平源建了府,府宅不复往日的气势,满府草地树木看去,没有假山流水,但还是有着几分充满书香的幽静。

????这幢府宅不及原本的魏府一小半的大,连以前赖云烟隐居的静园也比不过,耳不及流水孱孱的叮咚声,眼也看不到繁华似锦的花树丛林,倒是劳作的声响一声胜过一声。

????领了人一进去,仆从就上了前,赖云烟静坐在魏瑾泓身边,看着青松去问世朝派什么人侍候司家一行人。

????魏世朝朝不远处的父母看了一眼,见母亲看到他,嘴角微笑不变,他苦笑了下,与青松道,“松叔看着办罢。”

????“那是住下?”青松恭敬地问了一句。

????魏世朝这一刻觉得自己呼吸都困难,好一会才勉强笑道,“可安排得下?”

????青松笑笑不语。

????“我过去和爹娘问一声。”魏世朝说罢,已急行向父母走去。

????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秋虹听到他这话,朝身边的冬雨道,“看看,这就是咱们以前的小公子,几年不见,变得都不像咱们的了。”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75174-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