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乌山是里面不住人的深山老林,无论虫蛇树木,带毒性的居多,没有几天,进山猎兽的护卫已有人中了毒。

????宣京所带来的解毒丸也不是什么毒都解得了,昨日进山的一人被毒蛇咬了一口,说是刚把瓶子掏出来,人就断了气,有药都救不活。

????一路来经历什么地势,有什么凶险,魏瑾泓都是要去,因他要记录详细,留给后来者,也要把记志至京都。

????这日他进山回来浑身的血,后面拖了条两条野猪,翠柏跟赖云烟说是老爷杀的,身上还有些小伤口。

????温文尔雅的魏大人难得开了杀戒,身上还带了伤,赖云烟一时兴起,亲手替他上药。

????正上着药,魏瑾荣就来了。

????魏瑾泓看看快要日落的天色,撇头看赖云烟。

????“请荣老爷进来。”赖云烟把白药小心地抹到他受伤的肩头,嘴里漫不经心地道,“晚膳迟些再摆。”

????“是。”

????魏瑾荣进来,看到魏瑾泓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先是微讶了一下,走近一看,见伤口不大,不由笑了笑,“还好没伤多大。”

????替魏瑾泓绑上白布,赖云烟眼皮一抬,看着魏瑾荣直接道,“替你媳妇说话来了?”

????“嫂子。”魏瑾荣苦笑了一声。

????“她现在怨气大着,先前肚子里那孩子没生下,她这是怨上我来了?”赖云烟说得甚是淡然,魏瑾荣听得却是错愣。

????“这……是何说法?”

????“好好看看你媳妇那样,”赖云烟给魏瑾泓穿好衣,语气未变,“她要是再给我不懂规矩,我也就管不了她那么多了。”

????要作死,她也不拦着。

????“大嫂……”魏瑾荣哑然,“您这话从话说起?”

????赖云烟从魏瑾泓身上松下手,笑着与他道,“你们家的人最爱跟我装傻,什么都是我不对,您看我这族母当得……”

????魏瑾荣从未见她语气这般不客气过,脸立马冷了下来,见魏瑾泓皱眉看向他,他心下一凝,一揖就退了下去。

????一到门边,就对自己的心腹道,“把夫人这阵子所做的事给我查清了。”

????魏瑾荣走后,赖云烟看着敛眉的魏瑾泓道,“你们家这动不动就向我兴师问罪的习惯,什么时候改上一改?”

????她不是个好欺的,都挡不住他们的得寸进尺。

????走到如今看来,魏瑾泓也只能找她这样的了,要是换个另外的女人来,魏瑾泓不知要娶多少次亲,娶一个得死一个。

????“你……”魏瑾泓本想说你教着点白氏,但对上她似笑非笑的脸,话就咽了下来。

????她是教了的。

????一路她都让冬雨帮着在教。

????而白氏还是不与她亲近,确也不能全怪她,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

????“你做你的。”魏瑾泓笑了笑,提笔沾墨,打算把今日在山中所见的东西记下来。

????赖云烟笑了笑,静坐在他身边,看着他额头上的汗一滴一滴地冒出。

????在他伸手去拭过后,她探进他的衣服,摸了下他的背,那也湿透了。

????还挺能得住疼的。

????“药有些猛,怕是要疼上半来个时辰。”赖云烟拿了她的帕,与他拭汗。

????他前几日中的蛇毒看来还是没排干净,要不然刚刚进门喝下那杯药茶还没多久,就疼得这么厉害。

????“无事。”魏瑾泓脸色倒是没变,在宣纸上写下了第一个字。

????赖云烟摸摸他的额头,见不怎么烫,不会有大碍,就起身出了门。

????她带了护卫在一座小山头看着余晖落尽才回,刚到帐营前天上就已是满天星光,虫鸣声响破了天。

????“老爷在候着您用膳。”秋虹守在帐外,这时忙过来答。

????帐门外的空地上这时烧起了篝火,丫环们围作一圈还在缝衣,赖云烟看过去时,有个护卫假装不经意路过,往一个丫环背后扔了一个东西。

????赖云烟一瞥,看样子是一块用树叶包着烤肉。

????她不由笑了起来,脸孔也柔和了不少,带笑进了主帐。

????“怎还未用膳?”赖云烟进去就笑着道,“丫环没告知你先用?”

????“没等多久。”她也晚回不了多久。

????赖云烟见他身上的青袍不是刚才那身,知道他换了衣裳,坐到他身边时她又伸手探了探。

????“明天得再喝一次,断一下根。”

????“嗯。”

????这厢他们刚用完膳,魏瑾荣就过来了,一进帐门就道,“祝家下人来报,祝族长家的小公子发高烧了。”

????魏瑾泓朝赖云烟看去。

????赖云烟喝了口茶,漱了口,看向魏瑾荣,“让易大夫过去看看。”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笑得甚是深遂,“要是缺什么药材,不用来禀了,送给祝家就是,就说是我说的。”

????魏瑾荣再次哑然。

????“瑾荣,你媳妇爱替祝家的人传话,你今日也替嫂嫂传个话罢,”赖云烟微笑着客气问道,“可行?”

????她说得甚是慢条斯理,眼睛里带藏着笑意,魏瑾荣尴尬地别过了脸,捏拳清咳了两声,才作揖道了声“是”,退了下去。

????“你要管事了?”

????魏瑾荣走后,赖云烟懒懒靠在背后的榻上,这时魏瑾泓回过头朝她问道。

????“嗯。”

????“大印放在哪,你是知道的吧?”魏瑾泓先是无声,过了一会说了这么一句。

????赖云烟放下手中的纸册,朝背着油灯的光看着她的男人笑笑道,“知道。”

????“那就好。”魏瑾泓点了下头。

????到子时他吹熄了灯,睡到了她身边,摸了她的长发好一会,最终松了一口长气才睡着。

????如今只要她管事就好,哪怕她的强势会引来风波。

????**

????“伯昆叔。”

????“贤媳。”

????见过礼,请魏瑾泓而来的祝伯昆道,“泓贤侄……”

????“进山去了,”赖云烟拿帕抵下了鼻,神色淡然道,“我怕伯昆叔有什么事不能耽误,就过来走一趟。”

????前几日叫她,她不过来,今日他请魏瑾泓,她倒是过来了?

????祝伯昆冷冷地勾起嘴角,“贤媳平日不是素不喜出门的吗,今日怎地来了?”

????赖云烟讶异看向祝伯昆,“这……”

????她顿住,没一会就站直身,歉意道,“是我鲁莽了,还道……”

????说到这,她又隐去了下半截没说,再道,“容妾身先告退。”

????祝伯昆冷冷看着她惺惺作态,到她走到门边,他突然笑道,“贤媳来了,就不用走这么快,喝杯茶再走。”

????“这……”赖云烟转身,犹豫。

????“来都来了。”祝伯昆爽朗一笑。

????“那妾身就不推拒了,多谢伯昆叔。”赖云烟带着两个丫环两个护卫重走了回来。

????祝伯昆仔细看了她带来的人,见她身边之人都是赖家之人,也不管他的打量有多冒失,嘴边挂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赖家走了这么多人,没想到,还能有赖家人在她身边。

????祝伯昆扫两眼,一勾嘴,赖云烟就知他什么意思。

????但他们这些人,装糊涂已是本能,明白都当不明白,何况是不怀好意的嘲讽,那就更会装作什么都不懂了,脸上挂着笑,不是傻子都要当自己是傻子。

????“不知伯昆叔叫我夫君来有何事?”下人奉上茶,赖云烟拿在手上笑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祝伯昆笑笑道,“只是朝中之事。”

????不是你一个女人能管的。

????“原来如此。”赖云烟了然。

????“老爷,夫人来了……”这时门边的祝家丫环来报。

????“进。”

????“贤媳,你来了?怎地来了不叫下人叫我一声,让我来迎你一下……”祝肖氏一进来,就热切地走到了赖云烟身边,眼看就要握上她的手,但被冬雨上前挡住了身体。

????“啊,这?”祝肖氏看看面前的丫环,无措地往祝伯昆看去,“老爷……”

????“祝夫人见谅,”被人叫贤媳的赖云烟在冬雨身后笑道,“我今日有点风寒,怕传给了您……”

????她话罢,冬雨就退开了身,露出了赖云烟笑靥如花的脸。

????“贤媳身体有恙,还是不要出来走动的好。”祝肖氏微笑着回道,眼神尖刻。

????“我还以为是伯昆叔叫我夫君有事,耽误不得,就过来看一眼。”赖云烟轻描淡写,眼神柔和,表现得表里如一。

????祝家抬了个夫人又如何,就算是个夫人,想压住她也得看她愿不愿意。

????其实被叫贤媳也无妨,只是别叫得这么话中带刺,惹人生厌。

????她一路都是想跟这些女人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想过让她们自己学着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可到头来的事实还是证明着她与这个年代的格格不入,肖氏她们所想的,所做的,都说明着她们不是同道中人。

????说来也是,她们的安危富贵,哪怕是感情都是寄托在男人身上,依靠是她们的本能,或者说她们有她们的划算,她们有她们的生存方式……

????人各有志,不能井水不犯河水,那么,就只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

????“肖氏……”祝伯昆出了声。

????“老爷?”肖氏回头。

????“坐,陪魏夫人聊聊。”祝伯昆敛了笑,淡然道。

????“是,老爷。”祝肖低在赖云烟的对面坐了下来。

????“小公子身子可好些了?”这茶不能干坐着喝,赖云烟开口问道。

????“还好。”说到小公子,肖氏勉强笑了笑,朝祝伯昆看去。

????“瑾泓什么时候能回来?”提起刚出生的小儿,祝伯昆的脸色也沉重了下来。

????他本是跟魏瑾泓要还生丹,可哪料是这妇人来了。

????“看这天色,如若再过半柱香还没回来,应是要到深夜去了,或是明天也说不定。”赖云烟看看外面快要落山的太阳道。

????她话毕,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肖氏看了看沉着脸的祝伯昆一脸,朝赖云烟吞吞吐吐道,“说来,有件事想求一下你……”

????“何事?”

????“那,那个,我们想要一颗还生丹。”肖氏不好意思道。

????赖云烟笑看向她,肖氏小心地对上她的眼,“不知可行?”

????魏大人的好东西可真是不知多少人觑瑜啊……

????“这个,我做不了主。”赖云烟笑着道。

????祝伯昆看她一眼,还扬了下眉。

????这个时候她就做不了主了?

????这两面三刀的妇人。

????还好他自一开始就没想从她手里要还生丹。

????“是啊,这等大事,看来只能等魏大人回来了。”肖氏听到赖云烟的话,慢慢地直起了腰,看着赖云烟的脸笑意全无,没有了刚才刻意装的弱势。

????赖氏这种不贤不德的人,只会狐假虎威,如若没有她背后的娘家还有那任家,怕是早被休了进了猪笼。

????**

????赖云烟搅了一趟浑水回来,魏瑾泓刚好回来。

????“你去了伯翁那?”魏瑾泓与她对上面,见她不语,他先开了口。

????不远处,祝家的师爷隔着魏家的人往他们这边看着。

????“喝了杯茶,聊了几句。”赖云烟没多说就进了主帐。

????她在帐内坐了半晌,翠柏回来了,跟赖云烟讨要还生丹。

????赖云烟笑着摇头,把桌上先前就备好了的瓷瓶扔给了翠柏。

????翠柏红着耳尖退下去了。

????不多时高风亮节的魏瑾泓回来了,在他坐定后,赖云烟在他耳边轻声喃语,“药总有用完的一天,要是只剩一颗药,别人要,我也要,你给谁?伯翁要,我要,你给伯翁;瑾荣要,我要,你给瑾荣;白氏要,我要,你给白氏……”

????她带笑轻语完,在魏瑾泓脸边一吻,无限感慨道,“怎么就有那么多比我重要的人呢,夫君,你许我的对我好,它长在哪里生在哪里,我还得走多少里路才能碰得到?”

????“这不是一事。”魏瑾泓脸是白的,过了好一会才道,“伯翁知我手中有药。”

????“你的药还是我配的呢,”赖云烟好笑,“为何他在我手里要不到,能在你手里要得到?”

????她伸手去摸住他的心脏,感受着它的剧烈的跳动声,砰,砰砰,砰砰砰,一声比一声跳得快……

????“他还说了我不少难听话吧?”赖云烟亲昵地脸贴住他的脸,感慨道,“你说你重生来这一世是干嘛来的,为天为地为家族?多感天动地啊,可惜了,你的妻子却需要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替她出气,你还能活得好好的,任由别人侮辱她,算计她,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魏瑾泓全身僵了,嘴唇抿得死死的。

????赖云烟探过头去,看到他满是血丝的眼在那刻飞快地闭上了,她微笑了起来,继续在他耳边亲昵地耳语,“你难受吗?夫君,你可千万别难受,要知道你的难受一个铜板都值不了呢。”

????她知道谁是他心中的刺,也知道怎么让他难受,但她一直都没有做,只是今天这口恶气实在是忍不下了,她必须要狠狠捅他几刀,才觉得自己扔给他的肉包子不是给狗吃了。

????“你一直让我对你很失望。”赖云烟轻轻地说完这句,还轻笑了几声。

????其实那孩子是活不下去的,那个小姨娘身体本就有寒毒,勉强怀的孩子勉强生的孩子,用还生丹也不过是拖命,他们心知肚明,可他还是给了。

????“你是不是想起了上辈子你的那个痴子?”赖云烟继续往他心中扎刀。

????“别说了。”一直不语的魏瑾泓疲惫至极地出了声。

????“一颗不行,还有两颗,要不要我等会把那一盒子都送过去?”不爱他了,认命当他的同伴,在她还想着可以把这个人当亲人的时候,他还是跟他们魏家的人一个德性。

????“云烟,别说了。”

????赖云烟置若罔闻,“你吃的药,用的药都是最好的,天天煨补汤给你喝,我都喝你剩下的,说了无数次让你死,可现在活得好好的是谁?瑾泓,你的心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我捂熟了啊,可它怎么还是生的呢。”

????“别说了,云烟。”魏瑾泓的声音哑了。

????赖云烟盖住了他的眼,任由手心潮湿一片,这一刻,她的心也如被刀割般疼。

????她这时候也不明白了,怎么就有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比别人对他好,他就是养不熟。

????**

????一连两天,魏瑾泓都没有出去。

????祝家也不出意外,再来讨了还生丹,魏瑾泓带了易高景去了祝家那边一趟,算是把这事了结了。

????随后,他叫魏瑾荣,魏瑾允与魏瑾勇过来议了一晚的事,魏家的人走后,几夜未睡的魏瑾泓靠着正在假寐的赖云烟闭目养神,等一会他还要进山,这次要比前几次久。

????“夫人。”依赖云烟的吩咐收拾包袱的秋虹叫了她一声。

????赖云烟睁开眼,“什么事?”

????“这天看着要下雨,是带蓑衣还是雨披?”

????“把缝好的那件带上……”赖云烟顿了一下,问身边的人,“你要带谁走?”

????“瑾允,世宇留下,其余人我带走。”

????“要走的有多少人?”她没细问,魏瑾允留下也好,赖家这边这次走了太多人,没留下多少。

????“三十。”

????“有三十张吗?”赖云烟问她的丫环。

????“有。”秋虹福礼。

????“都带上。”

????“是。”

????“我走五天,不出意外应是太阳落山之前回来,乌拉金暴毙,夷萨人这几天会过来,你呆在帐蓬内,我回来之前就不要出去了。”魏瑾泓闭着眼睛淡然道。

????乌拉金是夷萨的大将军,对付敌人,他倒是向来心狠手辣得很。

????“夷萨人来了,不管祝家人怎么说,你都不要张口,夷萨那边认为此前推波助澜的人是我。”魏瑾泓继续交待事情。

????闻言,赖云烟睁开了眼。

????此前夷萨人与祝家的风波,夷萨人猜是魏瑾泓?

????“他们找上你了?”赖云烟想了一会,问。

????不猜是她也是可能的,她一个妇道人家,在宣朝人眼里的能耐也不过是背后有娘家在撑着,何况是对宣朝不知多少的夷萨人。

????“嗯。”

????“你承认了?”

????“呵。”怎么可能,魏瑾泓笑了笑,又接道,“你上次清的人不是皇上的探子。”

????几月前赖云烟给祝伯昆送的“译官”的头,应该不是探子。

????“那是谁?”自从小宝死了知道有内奸,她用了不知多少的办法在查,但一直查不出来。

????上次杀的人,不过也是个假象。

????“我也不知道,”魏瑾泓疲惫地叹了口气,“这段时日你务必小心点,兵部已经接到皇上的密令了。”

????“我现在身边的这几个人,世代都是赖家家奴……”赖云烟谨慎措词。

????“也是有假。”有世代的家奴,也有世代承袭的探子。

????“呵。”赖云烟苦笑,她毕竟只是魏家妇,所带来的人里,没有真正的赖家人,所带的全是死士,家奴居多,能彻底安心放在身边的也是最有用的那几个,哪能只放在身边当护卫。

????“瑾允在。”

????“瑾泓……”

????“嗯?”

????“皇上是真的想要我死了?”赖云烟看着魏瑾泓的眼,平静地问。

????她已接到消息,十娘子已从宣京起程了,算算时间,想来现在快到天山了。

????“没事。”魏瑾泓抓紧了她的手,“你还有我。”

????“这次不扔下我了?”赖云烟好笑,她想伸手去碰他的胸口,哪料手被魏瑾泓抓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不了。”魏瑾泓苦笑,他哪敢,他实在不想那晚的事情再来一次。

????她太懂怎么要他的命了。

????“皇上英武呐。”想想宣京里那位算无遗漏,在万里之外还能处处牵制他们的皇帝,哪怕魏瑾泓会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60159-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