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这夜赖云烟写了信,与魏瑾泓过了目。

????魏瑾泓看了两遍,斟酌半晌,另写了一页,放在她的信之后,当作一封。

????赖云烟看得发笑,魏瑾泓却只低头不语,似是没有听到她的笑声一般。

????当夜就寝,魏瑾泓伸手揽了她的腰,她转头把头埋在了他的颈窝处,嘴角的笑止都止不住。

????她没有抬头,也就没看到魏瑾泓脸上无奈的笑和一闪而过的叹息。

????夜半魏瑾泓醒来过一次,他低头看了看黑暗中怀里的人,手不由得揽得紧了点,再偏头往外看去,虽帐蓬严密,但仍能感觉到那冷冽的寒风扑打在脸上的寒冷之感。

????严冬快来了,越往西去越冷,而她也会变得比以往温驯,越会面露得像个一般的妇人。

????但愿,莫再辜负。

????**

????他们往天山沿的是前人所走过的捷径,而捷径多险恶,很多地方不能骑马过去,得步行甚远,且常遇悬崖,一条小道通过去,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深渊万丈,吓哭了不少丫环不说,就是护卫,也有怕高的几人吓得腿软过不去。

????这时平时总是显得云淡风轻的魏瑾泓就有点用处了,过险境时往往会背赖云烟过去,让赖云烟又私下感叹了好几句,说自己总算是熬出头了。

????对她好也不行,坏更不行,言语之间什么话都似是在带着讥讽,冬雨恼怒自己主子这模样,往往赖云烟过份言语,她脸就一板,引得赖云烟拉着秋虹的手,拿着帕子拭眼角那并不存在的泪。

????秋虹只得安慰主子,又回头斥冬雨没大没小,她多说了几句,赖云烟又怪心疼丫头的,就又拉住了她道,“不说她了,她也是为我好。”

????秋虹就知结果会是这样,笑着应了“是”,继续为她捏肩捶背。

????这日早间行路不到一个时辰,风就大了起来,寒风透过厚厚的遮脸布吹在脸上都感觉到刺骨的寒冷,赖云烟先是与冬雨共座一骑,这时也感觉到身前冬雨的身体都凉了。

????冬雨身子好,不似一般女子偏阴,热气足得很,这时穿得甚厚的她看样子都有些畏冷了,当魏瑾泓过来朝她伸了手,赖云烟二话也没说,脚一蹬身子一起,稳稳地落坐在了魏瑾泓的身前,把那本来露出不多的脸全埋在了魏瑾泓身前。

????这时未骑马的青松大步而来,递过来一张狐披,魏瑾泓把它裹在了身前之人的身上,这时远远看来就像他身前挂了一个包袱。

????魏瑾泓裹好,低头看了看怀里那一声不吭的女人,见她不吭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问了一句,“憋气?”

????这时见她在怀中轻摇了下头,他轻扬了下缰绳,往前纵马。

????不多时他到了队列前,魏瑾荣见到他们还多往他身前看了一眼,试探地喊了一声,“大嫂?”

????赖云烟只得从狐皮中露出一点头,朝他点了下头,就又迅速缩了回去。

????“兄长……”魏瑾荣还真是未见过这般的赖云烟,不由朝魏瑾泓看去,见了他兄长在寒风中显得过于清冽的脸一点情绪都没有。

????见魏瑾泓朝他看来,眼中问他“何事”,魏瑾荣一时之间也无话可说。

????他总不能跟他族兄说,他们夫妻很多时候熟络得好像认识了上百年了一样,她做什么他都不奇怪,她对于他干什么也好似了然于心,但偏偏他们的关系不是一般糟糕的坏,哪怕有世朝,他们之间也不像是夫妻。

????这时魏瑾荣说得两句,魏瑾勇也往这边看来,看到魏瑾泓面前的包袱他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别开了眼。

????他这族嫂,家中老父早就告诫过,敬之,远之,她做什么都不要奇怪,多瞧一眼都无须。

????气量小之人最记仇,尤其气量小还位居上位者的妇人最不能得罪,她背后可不止是两大家,还有着一个终会成大器的下任族长。

????在寒风中魏瑾勇稍一眯眼,魏瑾泓的马就往前去了,魏瑾勇往后一看,见魏瑾荣打了个跟上的手势,这才骑马跟了上去。

????魏瑾荣往后一看,看女眷远在百丈之后,也未再多瞧,骑马跟上前。

????这天祝家走在前面,魏家居中,后为兵部兵马,因天山路险,走在最前的是有经验的祝王府兵马,魏祝两家各行其路已有一段时日,行路前后次序都是一天一轮,但在这日午时,祝家派了人过来说有事商议,商议的是让两家女眷走在中间,男丁还是按照之前一天一轮的次序。

????魏瑾泓派了翠柏过来告知了赖云烟一声,赖云烟想了一下,让翠柏回了话,说这事按族长之意就好。

????翠柏迅速回去在魏瑾泓身边耳语了一句,“夫人说这事按您的意思即可。”

????这时祝伯昆笑望了魏瑾泓一眼,脸上有调侃之意,“你夫人的意思是……”

????“可行。”魏瑾泓淡然道。

????“那就好。”祝伯昆笑着点头。

????两人起身出了商议的帐蓬,在分道之前,祝伯昆状似不经意地道,“这等小事你都要过问你家夫人?”

????言语之间有三分魏瑾泓未免太不大丈夫之意。

????“她是族母,内务之事向来于她管。”魏瑾泓神色丝毫未变。

????“哦。”祝伯昆挑眉。

????两人方向不同,魏瑾泓朝他作揖告别,祝伯昆回了礼,微笑离去,脸上有些不以为意之意,等到了自家地方,他朝身边师爷道,“他过于忌惮女方娘家,多年都探不底,他这边看来是摸不清了,你再查查,那赖氏有何心喜的。”

????魏瑾泓与赖任两家私底下的事一直虚虚实实,而魏瑾泓与他那大舅子传言也是面和心不和,与他嫡妻的关系也是如此,可实际上这三家的关系固若金汤,魏家行事背后往往都有那两家的影子。

????师爷迟疑,想道那魏夫人根本不见任何人,身边常伺候之人也就那两个大丫环,还有后来的任家婆子。

????外人见她的次数,还真不如他家主子见她的多。

????“这……”师爷迟疑了一下,凑过头去,在族长耳边轻道,“恐怕还得姨娘们施力了,您看这时机正好。”

????祝伯昆笑笑,点头道,“叫她们过来。”

????**

????魏瑾泓进帐蓬之时正好看到赖绝在退出,见到他,赖绝低头前安,魏瑾泓顿下脚步,见他不抬头,轻“嗯”了一声就进去了。

????她那边的人见他从不抬头,就似好像一抬头,什么都会被他知道了一样,防他防得甚紧,也不知是谁教的。

????见他进来,她朝他招手,笑道,“回来了,这参汤正好还有些温热,你快来喝一盅。”

????魏瑾泓心下微有一愣,脚步却时是未停,坐在了她身边,接过了她端来的盅汤,小喝了一口。

????她嘴边笑意更甚,靠近他看着汤,嘴间顽笑般说道,“不怕有毒?”

????魏瑾泓不动声色继续喝汤,汤只有一点余温,也只一小盅,几口就下了肚。

????他放好碗她又笑道了两声,也没再说话,朝他递过来一本书,手伸过来时眼却未看他一眼。

????他不语,她也未多言,两人万事皆心知肚明。

????他不怕她这时下毒,因她这一路还得有他。

????她给他手写书册,因他在外替她声势。

????这时言语过多都是累赘。

????魏瑾泓以为他们差不多就这样了,不会再好,可能更坏,因她从不愿他真正有多好过,也不会真的依赖他。

????这日他们过了一处陡峭至极,只容一人过的悬崖,路险容易出事,摔下万丈深渊的马儿发出了惨绝的凄厉声,只不过几声就又听不到,只剩一片死寂,更是骇人心骨。

????魏赖两家以夫人为首的女眷是被背过来的,祝家的两位姨娘这时也惨白着一张脸坐在背风的巨石下,看着那站在风口不断朝险路看去的魏夫人。

????“魏夫人……”肖姨娘定了定神,在丫环的挽扶下起了身,制止了丫环的继续搀扶,独自向魏夫人走去。

????“肖姨娘。”魏夫人转过了头,还朝她笑了笑。

????肖姨娘心惊于她脸色的平静,见到她这时的淡笑,突然觉得她有点像一个人。

????像谁也不用多想,等她转过头继续往路口那边看时,肖姨娘觉得魏家的这对夫妻是真像。

????他们眉目之间的神情这时完全是一模一样,现在魏夫人平静的脸色就跟刚刚离去的魏大人的神情一样。

????不待肖氏多想,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了马匹濒临死亡的嘶叫声,那绝望的叫声让肖姨娘心口又猛跳了两下,等声音消失好一会她才缓过来神,勉强开口道,“今日这马儿不知还能……”

????说到这,她不忍心再说下去,轻轻地叹了口气。

????“嫂嫂。”一直在那喘气的赖白氏这时走了过来,朝赖云烟行了礼。

????“荣夫人。”肖姨娘朝赖白氏浅福了一下。

????魏白氏回了半礼,转头对赖云烟道,“您去歇息一会吧,这里风大。”

????赖云烟笑着点头,身体却未动一下。

????这时那悬崖口有丫环朝这边奔来,是冬雨。

????冬雨跑过来见她身边有人就停下了步子,福礼不语,赖云烟身边的白氏与肖氏见状识趣地退了下去,冬雨就在赖云烟身边轻轻道,“有些马过不来,允老爷说就地宰了当食,免得误入了悬崖,祝家老爷的意思是那马儿能过来一匹就是一匹,现两家吵起来了。”

????“大老爷呢?”

????“大老爷过去路那口了,没人知道他的意思。”

????“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冬雨摇头。

????“嗯。”赖云烟慢应了一声,站在那没动。

????她的人为着等耗牛现在大半全在后面,她还有事要等着他们去办,他们赶急路而来的话也就是今日下午到夜间的事了,现在人堵在路口,加之一时这么多人和马半会人也不能全过来,且又争执不休,他们怕是会露出面来。

????她这边在思忖,巨石背后的那条路传来了剧烈的马蹄声,冬雨飞快跑到路口去看过来报,“是祝王军,有二十多匹马。”

????祝王军这段时日每日都走在最前,与他们拉了不下百里的路,每日也只留下十个人等候他们,现在来二十多个人,这是为何?

????听说祝王军那里也摔下了不少马。

????在思忖之间,祝王府的马已经在巨石前停下,二十几个人齐整翻身下马,飞快朝路口大步走去,这时守护女眷的护卫连忙过去拉住了缰绳,替他们拉住了马。

????“奴婢再去探?”冬雨道。

????赖云烟摇了头,这时路口全是男人,女眷再行过去就不合于礼了。

????见她没发话,冬雨就退到了她身后,白氏过了一会见她们主仆没再说话了,就走上了前,与赖云烟问,“您看今日这人能不能全过来?”

????赖云烟还未说话,这时那边又传了凄厉的叫声,这道声音不像是马声,而是像人声。

????白氏,连带这时上前的肖氏身子一抖,都张着嘴往路口那边看去。

????这时,她们完全沉默了下来,就算寒风扑打在身上好像也没有那么冷了,因为这时的寒风比不过心中的寒冷与恐惧。

????她们不知道下一条路是不是比这条更险。

????赖云烟没出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不得多时,见祝王府的人在那边喊话,说他们会过去牵马带人,她的眼睛这时连眨了几下,总算缓和了心中之事。

????不过就是祝王府来了人帮忙,到天黑时,祝魏两家的人也只过来了大半,而兵部的兵马还在最后没有过来。

????到了半夜,赖云烟被冬雨轻轻叫醒。

????她睁开眼,身边的人也似睁开了眼,黑暗中赖云烟看不清他,只听他说,“把大麾穿上。”

????说罢,就松开了她腰间的手。

????赖云烟迅速穿戴,思量之间也在他们目前处的狭窄之处也找不到好说话的地方,就出声让冬雨把人带到帐外。

????好歹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全由魏瑾泓的人把守,不会被外人探出太多。

????赖云烟一出去,赖三儿就候在了外面,赖云烟就着冬雨手中夜明珠那点轻微的光与赖三儿把事情吩咐完毕,进屋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冰僵。

????“罗将军看见了我家的人。”被体温笼罩后,被外面的天气冻得毫无睡意的赖云烟开了口,闲聊道。

????“打交道了?”

????“说了两句,还替我们牵了马过来。”赖云烟闭着眼睛道,“他们是我要派去走在罗将军前面的,认识下也不是坏事。”

????“明日我带三儿去见他。”魏瑾泓收了收放在她腰间的手。

????“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两家面子。”赖云烟笑了笑。

????“会。”魏瑾泓碰了碰她冰冷的脸,拍了下她的腰,“睡吧。”

????“唉。”赖云烟无端地叹了口气,许是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疲态尽露。

????走到最后,也不知道能剩多少人。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51150-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