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到达渭河小镇时,魏家内眷中死了一个丫环,而祝家这次病亡数人,赖云烟这次还是着了寒,发了次烧,但捂了一夜汗之后就好了起来。

????与此同时,任家的三个奴仆来了,这次来了两个中年汉子,一个中年老妈子,老妈子来了之后,候在了冬雨秋虹身边打杂,赖云烟醒后留了她在身边,差了春光夏花给她用,底下的武使丫环也交给她管。

????任家舅舅那边这次是给她又用了个保命符来了,这个老妈子是照顾任家一家大小的内总管,对她的能耐赖云烟再明白不过,见到她来,老实说她真是松了口气,也知舅家在她这里一如既往地在下大本钱。

????说来,确也是这么回事,总得保住了她的命,才能保得她身后的这几大家子。

????祝家那边虽死了几个人,其中跟着的师爷也病了,但祝家的那两位姨娘真不是吃素的,在渭河休息的第二天,就听说她们在渭河找到了两个愿意跟着她们走的当地的寡妇。

????“奴婢看着她们,一人能扛起一头活羊。”秋虹给赖云烟捏着肩,轻声在她耳中禀道。

????脸容中有点病态的赖云烟笑了起来,与底下正在与她穿毛袜的任王婆道,“婆婆,您看看,咱们这边的丫环有什么要训的,等下你跟她们去说个话。”

????“是,老奴知道了。”任王婆用布缠好了她的脚,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带笑,知她没什么不舒适的,这才与她套上了鞋。

????万病脚底起,这脚是万万不能冻着的。

????下午天色快要暗时,赖云烟差了人去问魏瑾泓的去处,魏瑾泓那边的人连忙回了话,说过一会就回。

????下人陆续报了两次,都说过一会就回,到第三次给了准话,说过一柱香就要回了,赖云烟这时嘱了下人搬了膳食上来。

????用膳之前,还是让易高景把了脉,这才饮了新鲜的鹿血。

????这是任家的仆人带来孝敬魏瑾泓的,现在谁都指着他活长点,无论如何也别死在这路中。

????“漱漱口。”那血腥得很,见他喝下,赖云烟示意丫环给他端了水。

????魏瑾泓不作声漱完口,用膳时也很沉默,只是眉眼中的疲态无法掩饰。

????用完膳他又出去了,过了半时辰回来,靠在赖云烟的肩上就睡了过去。

????赖云烟还在挑灯看书,到了子时,见无人来叫他,猜测今晚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就动了□,轻拍了靠在怀里的男人两下。

????随着她躺下,那半躺的人也跟着躺了下去,一直都没睁开眼,唯有深睡的呼吸不变。

????**

????次日天还黑着,天上又倾盆大雨,房中的两人还没醒来,就被冬雨敲门弄醒,说荣老爷来报事。

????赖云烟应了一声,丫环就匆匆推门进来点灯,魏瑾泓一跃而起时抚了下额头,似有些头昏。

????“端碗热糖水。”赖云烟朝进来的婆子道了一声,就把他们身上盖着的大麾下的厚袍拿了出来。

????外面不便,不能生火暖衣,就干脆盖在了被子上暖着,一举两得。

????魏瑾泓接过她手中的厚袍穿上,冬雨这时端来了盐水让他漱了口,这时他还未出声说道什么,门外的魏瑾荣又叫了一声,“兄长……”

????“进来,门外站着说。”魏瑾泓道了一声。

????这时准备伺候赖云烟的秋虹闻言忙把小门那道挂起来的布帘掀下。

????“兄长,嫂子……”魏瑾荣的声音有一些暗沉,听起来透着疲惫。

????“把糖水端进来,你们退下。”赖云烟披了大麾起身,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手支着脑袋看着昏黄的烛灯,看了眼沙漏。

????只是寅时,她睡了不到两时辰。

????糖水进来,屋内伺候的人飞快退了下去,魏瑾荣的声音也沉着响起,“前方有人劫我方粮草,世宇杀乱三百。”

????“三百?”魏瑾泓嘴角翘了翘,这蛮荒之地,人烟稀少,从哪来的三百人马?

????“是。”

????“来者何方之人?”

????“尚未查清。”

????“外面有没有动静?”

????“尚在查。”

????“瑾允呢?”

????“在外面。”

????“回来让他见我。”

????“是,知道了。”魏瑾荣这时才吐了口气,兄长这些年心一年比一年硬,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还有事?”

????“没了。”

????“你先去休息。”魏瑾泓声音柔和了一些,回过头看支着下巴在打盹的妇人一眼,半掀了帘子出去见了堂弟,轻声与他道,“我现在去前堂,你多歇息一会。”

????对上长兄关怀的眼神,魏瑾荣微微一手,朝门内道了一声,“大嫂,瑾荣告退。”

????“嗯。”赖云烟一点头醒了过来,应道了一声。

????有脚步声远去,她站了起来,这时魏瑾泓进来,她把身上带着体温的衣麾披在了他的身上,淡淡地道,“这镇子不是我朝的,我们两家的使官也没那个能耐安抚得了这里的人,能早走就早走。”

????魏瑾泓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言不对意地问道,“还难受吗?”

????“已经好了。”赖云烟抓下他的手,嘴间继续淡然道,“祝家姨娘找的那两位,过两天杀了吧。”

????非我族类,其心必诛,祝家人当是捡了两个好奴仆,她担心的是多了两匹害群之马。

????魏瑾泓已与祝伯昆谈过这事,这时见她眉眼不动就说要杀人,不禁摇了一下头,“伯昆叔自有主张。”

????“他要自己动手?”赖云烟不禁笑了。

????魏瑾泓默然承认。

????“两位姨娘好本事,就是有时心粗了点。”赖云烟坐回床上盖了被,见他不离去,随着她坐到了床一边,她说完话就等着魏瑾泓说话。

????“就是有本事,所以暇不掩瑜,再指教一番,假以时日也就出来了。”魏瑾泓看着她白净的脸道。

????休息了两日,她脸上的憔悴缓和了不少,显得气色好了点。

????就是没什么胃口。

????“我去前面转一圈,等会回来与你一道早膳?”魏瑾泓看着她的眼,轻声地问道了一句。

????面对他的征询,赖云烟笑着点了下头。

????魏瑾泓走后,冬雨他们陆续进来,她刚一穿戴好,赖绝就进来报道,“宇公子把虏获的马宰了,想制成马肉,跟荣公子讨了个伙夫过去了。”

????“嗯?”赖云烟笑着看他。

????“今早这镇子里的人马,十家有七家偷偷拿起了弓箭。”赖绝面无表情地道。

????“惹了众怒了?”

????赖绝垂头。

????“这时候,就得靠男人的拳头说话了。”赖云烟转头笑着对冬雨道,声音里尽是调侃。

????刚喘上一口气,就要杀过去了。

????所幸,一路碰上的对手都不足够强大,还比不得天灾对他们的影响来得大。

????“您还是顾及着自个儿身子吧。”见她还笑着说话,冬雨朝她欠了欠身,“荣夫人候在外面呢,您要不要见?”

????**

????白氏刚进院子,族母屋子里的大丫环就搬来凳子,眼睛往她的袖笼瞄了两眼,白氏朝她笑了笑,道,“带了暖炉。”

????这长嫂院内的大丫环是个不爱言语的,但大丫环就是大丫环,无论谁来都伺候得周到。

????就是脾气不太好,祝家那边的丫环都被她削了几顿了,上次见祝家的人来瞄他们这边的火炉,她就要叫人挖出她们的眼睛。

????谁都知她是个忠主的也不敢得罪她,白氏自来对她客气,这时见冬雨朝她弯腰道了一声“劳您候会”,她随即就回了声,“不敢。”

????里面的人什么时候见她白氏也吃不准,有时一会就见了,有时半来个时辰也是见不着,都得碰运气,还好里面的人也不是苛刻的人,不见也搬来凳子让她坐,没为难过一次。

????这次运气好,她刚坐下没多久,里面的人就见她了。

????白氏进去与赖氏请了安,见她脸色尚好,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嘴里轻柔道,“嫂嫂今日好些了?”

????“好多了。”赖云烟微笑。

????“妾身昨日听说这镇中有一些易于行军的干粮,祝家那边也传了话,说今日会去采办一番,您看……”白氏犹豫地看了赖云烟一眼,又看了眼外面的大雨。

????这等天气,想来她是不会出去的。

????“要是用得着咱们说话那就由你出面,这事就交给你了。”赖云烟朝她笑道,“我就不管了。”

????“是。”白氏低头低应了一声,眉头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听她这口气,这好像祝家姨娘不该管这事,而她更不应该管才是。

????可是,这不是内眷的份内之事?难不成,全由瑾荣全管了不成?他毕竟不是铁打的,再这么下去,他迟早要累病了。

????白氏低着头,神色晦涩不定,赖云烟也没再多说,让她退了下去。

????“小姐,”在给赖云烟磨墨的秋虹看着自家主子,微有不解,“这粮草之事,您不是全心中有数吗?”

????“有数,并不代表要管,”对着自家丫环,赖云烟的话就多了,与秋虹解释道,“补给之事自有专人在做,内眷这时少操份心就是少添份乱。”

????“那……”为什么不拦着荣夫人?

????“这等事,自然有她的夫君教着她。”赖云烟敛了脸上的笑,“得慢慢来。”

????这一路,所需磨和的多了去了。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47146-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