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大嫂。”赖云烟一进前院的门,站在廊下跟人说话的魏瑾允停了说话,朝她行了礼。

????赖云烟微笑点头,朝正堂走去,上了阶梯即将对上他时,笑着问他道,“你兄长可在屋内?”

????“在。”

????“忙去罢。”赖云烟朝他摆了一下手,微一提裙进了大堂。

????刚下的冰雨没多久,就又炎热起来了,她的装束也还是与前几年无异,不像他人的夏装,经过不少巧手改得透气透风,好看又凉爽。

????连最重礼的荣夫人,现今穿得都要比她更贴进现今宣朝妇人清凉的装扮些。

????赖云烟依旧高领襟衣,长裙拖地,却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所幸,这家子人里,跟她一样穿得严密的不仅是她,还有一个魏瑾泓,有着他跟着她一起,这种不合时宜也就成了族长与族长夫人的威严。

????位高权重的,总是要与旁人有些不一样的,哪怕这种不一样不见得有多好,但权威带来的作用总能堵得住太多的嘴巴。

????这时她身边的丫环都留在了门前,只她一人进门,她先越过摆了两把椅子小间厅,随即越过一道门坎,走入了小厅,再越过一道门,且才是魏瑾泓所坐的大堂。

????三厅大堂,是平日魏瑾泓办公的地方。

????这两年来,赖云烟跟着他办事,对这地方也熟了不少,只是平日她在隔壁的那偏厅呆的时日长,很少一来就来大堂。

????这时机会也不多,今日是跟魏家一大家子讨论出征前的第二回和,她得在场。

????“来了。”

????赖云烟轻颔了下首,在他身侧坐下。

????魏瑾泓抬首朝她面前的一叠案卷示意,“瑾荣刚送上来的,你看看。”

????“嗯。”赖云烟垂首,翻阅案卷。

????一路行路所需什物,其间应对方案,这两年来魏家上下都已经弄齐,现在离出征之日没有多长时日了,在这短短时日内,全程上下,依魏瑾泓的意思,还须演练几个回和。

????等巳时快过,魏瑾荣领着魏瑾瑜,魏瑾勇走了进来,站于前轻声道,“大哥,大嫂,午时快到了。”

????“摆膳。”魏瑾泓握笔急挥时,嘴间沉道。

????“是。”

????赖云烟这时掩了卷,把看过的案卷再翻了翻,撇首朝魏瑾泓看去,等着他停笔。

????魏瑾泓急挥完了手中一笔停了手势,上下再看了一眼,起身出了椅子。

????赖云烟这才站了起来,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时魏瑾泓停了半步,待她跟上,提步与她并肩。

????午时太阳正挂当中,他走在了有阳光的那头挡了太阳,不得几步,就到了用膳的偏厅。

????“族长,族长夫人。”他们一进去,站于厅内的众人齐齐行礼。

????“坐。”魏瑾泓跟赖云烟上了主位。

????午膳一过,就要议正事了。

????一桌共八人,除开他们,坐在左下首的是魏瑾荣与魏瑾瑜,坐在右下首的魏瑾勇与魏瑾允,坐在最下首的是魏家的两个年轻人,与魏世朝一辈的魏世宇,魏世齐。

????魏瑾荣统管内外务,魏瑾瑜主管内务,魏瑾勇负责礼法与对外的交往,魏瑾允则统管刑法与护卫,其中魏世齐,他的长子是他的左右手,而文武兼备的魏世宇则是魏家队伍的领头之人。

????用膳时甚是安静,等喝过半杯茶,魏瑾泓领头带人进了大厅后,一干人等就急促了起来。

????这次第二回事由魏世宇先发声,他半月后就要带队先行离开,现如今魏家最紧着的就是他的事。

????“如遇强险,侄儿在请示允叔勇叔不到时,要如何行事才好?”

????“先斩后奏。”魏瑾泓淡淡道,直视着侄儿的眼。

????魏世宇垂下了眼,恭声答了声“是”,就此道,“侄儿没问题了。”

????“别急着走,听听长辈的事。”魏瑾泓发了话,没让急于去整顿手下的魏世宇先行离开。

????“是。”魏世宇犹豫了一下,退到了最后站着。

????接下来是魏瑾荣跟魏瑾泓说他与祝家谈后的问题,一路行路都是两家人在一块,所面对的问题都是共同,而在共同之处又因他们是两家人有了不同之处,到时具体针对的问题就繁不胜数。

????“伯昆叔说这几日需您过去议事。”

????“后天。”

????“明日肖姨娘与佟姨娘会登门造访,这是拜贴。”魏瑾荣递到了赖云烟面前。

????赖云烟打开贴子看了一眼,搁下点了头。

????魏瑾荣继续报事,他所说的问题最多,等他说过后已是一个多时辰后,等到他说完又把所有人提出的细节处提出商讨,等到赖云烟能出大堂时,这时已是戌时。

????她一出门,冬雨就候在门边,先递来水让她喝了两口,随即与她道,“荣夫人在大门口等着您。”

????“等多时了?”

????“一柱香的时辰罢,她刚从乡下的庄子回来不久。”

????这时她们一行人走过大院,到了大门边,候在门边的护卫大打开了门,躬身候了她出去。

????“清铃见过嫂子。”白氏在门边朝赖云烟福了礼。

????这两年白氏往外跑得多了一些,晒黑了不少,不再像以往的那翻娇弱美人样,但却增添了不少朝气,整个人的精神反倒要比之前好了不少,那勃勃生机的样子怪惹人喜爱的。

????不过她要是跟着她走,孩子是不能带的,赖云烟看着她眼下掩饰不住的红肿,也知她这几日为了离开孩子的事哭了不少次,但她见着了一次也没有温言劝抚。

????许是她老了,心肠硬得很,不喜欢白氏带着这么明显的痕迹来见她。

????要是真合她意,来见她,最好是把这脸上的痕迹给她掩得一干二净。

????要么要儿子,要么跟着走,带着这么明显的迹象来,难不成她还能允了她带着孩子走不成。

????让她带着一个丫环走,已是魏瑾荣的面子了。

????“见过夫人,荣夫人。”她们走不到几步,秋虹就领着丫环匆匆来了,见过人行过礼后,她朝赖云烟道,“司夫人来了。”

????“请她到堂屋。”

????“是。”

????赖云烟猜司夫人来之意是文定之事来的,他们就要走了,两个小的婚约可还没定。

????现如今,魏家可真是香饽饽,且不说司家找不到更好的,就是上面的那位也是把这两家看做是亲家了,这几年她一直不急提亲之事,提也未曾跟司家提过,现在怕是临到司家着急了。

????“你也忙一天了,回去歇着吧。”路上赖云烟朝白氏笑说了一句,即转道回了修青院。

????她现如今这身子被药物调养了过来,但许是这心真是静如死水,这么炎热的天穿得严密也不觉得热,只是身上也出了不少汗,少不得沐浴一翻才清爽。

????她洗好,自行穿了衣,花了不到一柱香的时辰,只是头发沾了水,得让冬雨拭干了才能扎发。

????“还在等着?”

????“是。”

????“让厨房准备几个小菜吧。”

????“是。”

????“让老爷先自己用膳。”

????“是。”

????过了一会,冬雨在她身边轻声地道,“小姐,头发弄好了。”

????赖云烟睁开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眼,往镜中的自己看了一眼就起了身。

????到了堂屋,司周氏忙起身,笑道,“您来了。”

????她看着一身紫衣拖地的赖云烟,那上面绣着的蓝色蝴蝶都像是停在她身上许多了年似的,再看看她背后快要落暮的夕阳,想起来,这位魏夫人这不紧不慢的作派,似乎经年都未变过。

????似乎没什么可以改变她一样,哪怕严寒酷暑,她总是一成不变,时光就像在她身上静止了一般。

????“等久了吧?”

????“没有。”司周氏摇头,面对这万年不变的女人,她也少了以前那些刻意的沉默,反倒有了些实话实说,“这个时候来打扰您,还请您见谅。”

????她知道这小半年她早间午间都不见客,只有听说这黄昏时,她心情好点,才会见个把人。

????有时,都不一定能见着她。

????她这也是这一年来她头一次主动来见她,听着传闻,心里本是忐忑,如今见了,没想成,一时之间心里也涌现了这么多感慨。

????这魏夫人太沉得住气了,看来,她确是要来这一趟的,她不提,想来她也不会有慌手脚的一天。

????魏大人那边也明确跟他家大人提过,魏家人的婚约之事,无论老少,有需者,都需过问她。

????尤其是她自己儿子的事,更是如此。

????“没有事的,坐吧。”赖云烟微笑道。

????“今早下了一阵冰茬子,怪吓人的。”司周氏笑笑道,“您也看到了吧?”

????“嗯,凉爽了一阵,可把我身边的那群小丫环乐得,拾了一阵的冰茬子。”

????“我那也令人拾了,只是想起晚些,好几个人动手,也只拾了半盆。”

????“有就好。”

????“可不是。”司周氏附和。

????这时冬雨端了食盘进来,司周氏忙站起来,道,“这可使不得。”

????“坐着吃几口吧,都是凉爽的小菜。”赖云烟也不打算薄待她,再行招呼她坐在她的案桌对面。

????“劳烦您了。”

????赖云烟微微一笑,也不言语什么,只是招呼着她用膳。

????过了一会,见司周氏跟她又聊得几句京中的事,也不说出来意,她也没问。

????等天色沉暮,已入黑夜,小菜已吃得尽半,司周氏笑了一笑,对着一直嘴边含笑,看似温和的赖云烟道,“我家笑儿也有好些日子没来给您请过安了。”

????“怕是,有一段了吧?”赖云烟侧头问身边的冬雨。

????冬雨淡淡道,“怕是,奴婢也记不清。”

????她们不冷不淡,司周氏一时之间也不好接话。

????想来,笑儿确也是傲气了一些,虽每次见面对她都不失恭敬,但来请安的次数确实过少,去年也就带着她拜年的时候来见过一次。

????虽说她有些不情愿,但就人情这方面,她确是做得不够的。

????她还能嫁给旁人,避着这位夫人一辈子不成?

????司周氏在心里为着女儿叹了口气,面上依然平静,等过了一会又继续道,“也不知您哪日得空,妾想带她过来与您道个安。”

????赖云烟笑着看着司周氏不语,看得司周氏的眼睛连眨了好几下,最后低了下来。

????冬雨这时嘲讽地挑了挑嘴角,这家子人也怪有趣的,不想见的时候一次都不来见,想见的时候,来说个话,就好像人就得见他们似的。

????小公子喜欢他们家女儿,就像他们家有了天大的资本了一样。

????“改日吧。”赖云烟笑着回了话。

????司周氏低声答了“是”,“待您有空的时候吧。”

????“嗯。”赖云烟应了一声。

????不得多时,司府来人,司周氏告辞而去。

????她走后,冬雨的脸色一直不好,赖云烟拍了她的手臂,让她扶着起来。

????“别想了,我们日后就要走了,管不到的事,就不用多想。”赖云烟起身朝冬雨摇了下头,“别老气沉沉的,显得比我这个当主子的还心事重。”

????冬雨点了一下头,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她往男主子的那头走,也没跟过去,待她进了屋,这才转头去办她的事去了。

????年纪越大,就越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

????**

????进了魏瑾泓的书房,赖云烟煮了花茶。

????她身边现在跟着的丫环多,也大多都是忙着些粗使活,除了冬雨秋虹近身,她也是少让人伺候了,能自己来的都自己来。

????她这么做后,魏瑾泓这边也是少了些伺候的人,这段时日,说是衣物也是自已穿的了。

????“明日要去看车马之事,你一道去?”她把杯子放在他面前时,魏瑾泓抬头问了她一句。

????赖云烟把烛灯挑明亮了一些,转身去拿另一盏放在一起,“明日祝家的姨娘们要来。”

????魏瑾泓这才想起还有这事,“那晚些时候过来。”

????“你要在石屋呆一天?”赖云烟抬来了烛光,在案桌边坐下。

????此时案桌灯火大旺,明亮亦是明亮,但也因此案桌边的温度高了不少。

????“是。”魏瑾泓点头,抬手解了外衣,只着白色的内衬。

????赖云烟伸手拿了桌上的案册,对他道,“今日司夫人来了,应是想着文定之事,这事你跟世朝说一声,看什么日子最好。”

????“这事……”魏瑾泓顿了一下,清目看向她,“你也让他定?”

????“不让他定让谁定?”赖云烟淡淡道,“他看上的人,我还能阻他不成?”

????“他甚是喜欢那姑娘。”魏瑾泓沉默了些许,说了这话。

????赖云烟垂首书案,默而不语。

????如果不是看在他喜欢的份上,她还会三翻五次地见司周氏不成。

????“你真不管?”下马威也不给了?

????“不管。”赖云烟抬了头,看向他,“他大了,再说儿女私情之事,也不是我这个为母之人能管的,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就别再问我管不管了,至于司小姐能不能堪当魏家主母这个位置,那就是你和世朝,和司大人所烦之事了。”

????魏家的天下,魏家的未来,不会是她的天下,不会是她的未来,她只管得了她现在她所能管的。

????“这事我会与世朝说。”

????赖云烟点了头,这时魏瑾泓抬手把她头上的三根银簪取了下,让她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散而下,赖云烟抬头看他,魏瑾泓面色不变淡道,“往日你都是披着来的。”

????赖云烟微怔,她没料想,时至如今,魏瑾泓还是没死心。lw*_*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41140-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