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这一年京都的冬天因下多了雨阴冷无比,外面卖的柴火因此都涨了两文钱一担,那银炭更是洛阳纸贵,被削减了封地的王公贵族没几家能有余炭,家家都紧巴得很。

????赖云烟这日与魏瑾泓早膳时笑谈道,“你出门拜访,此时可不带书画笔砚了,从府中拿上几斤银炭过去就是,我敢说那府里的人肯定你人还没出现,就大老远的来迎你了。”

????她说着顽笑,魏瑾泓笑笑摇摇头,又点了下头。

????冬雨跪在一侧候令,这时轻言道,“清早大老爷那边又运了三车来,忘了跟您报了。”

????“三车?”

????“是,是舅老太爷家从南边运过来的。”

????“知道了。”赖云烟想了想,与魏瑾泓说,“过两日我想请嫂子过来说说话。”

????“好。”魏瑾泓点头。

????见他想也没想就点了头,赖云烟顿了一下,还是解释了她叫人过来的意图,“想跟嫂子问问南边和娘家的事,这些时日都荒了问了。”

????舅家还好,现在赖府却是不平静,兄长领了皇上的旨意,与祝家在削萧家的威风,这事她是管不得,但内情还是要知道的好。

????这不知道,心里还是不安生。

????“嗯,”魏瑾泓拿了冰水喝了两口,止了胸口因咽下鱼汤的恶心,道,“问吧,有不解的回头问我。”

????说着就要把一杯冰水都要喝下去,但被对面的妇人伸手拿了过去。

????“喝两口就够了。”赖云烟摇了一下头。

????这水太冰,本是一口都喝不得,喝两口止了犯恶就好了,再多喝就要出事了。

????魏瑾泓闻言垂下眼,拿起碗喝起了青菜粥。

????赖云烟看着一桌的三个素菜,一个汤,轻轻地叹了口气。

????两个人都混到如此境地,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您也快喝吧,再不喝就凉了,到时就腥了。”冬雨这时在旁催促了她家主子一声。

????老爷都喝完了,该她了。

????好不容易捱过了这头一个月,也能稍微吃点荤的了,再不多吃点,这身子怎么撑得下去。

????“难不难喝?”赖云烟看着冬雨捧起的汤碗炸舌,问魏瑾泓道。

????魏瑾泓看着她炸舌的模样微愣了一下,随即道,“不难喝。”

????“不信你。”赖云烟摇头晃脑,但之后就拿起了冬雨手中的碗一口气把汤全喝了下去。

????强咽下去的结果就是一阵反胃,所幸冬雨早有先见之明在旁放了一小碟腌酸梅,这时忙捏了两个塞到了她口里,这才没让赖云烟吐出来。

????饶是如此,含着酸梅强忍着没吐出来的赖云烟打嗝不止,一个一个重嗝打得她重重喘气,好一会才歇停下来。

????魏瑾泓在旁看得皱眉不已,这时他从炉上拿开烧好的开水倒了杯水,放到手中捧着,等她吐出了核,他把凉了一些的开水送了过去。

????“喝两口。”

????赖云烟摇着头喝了两口水,这时外面传来了苍松的话,让魏瑾泓去前堂,说刑部的尚书大人来了。

????魏瑾泓起身,看了赖云烟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匆匆走了。

????他走后,赖云烟歇了好一会才继续用膳,冬雨在她再提筷时问了一句,“老爷还没吃完,要不要等会送碗素面过去?”

????“送吧,”赖云烟无所谓地道。

????都到这地步了,哪还计较得那么多。

????都活着吧,还不到他们可以死的时候。

????**

????白氏去后院见赖云烟,守门的丫环刚要进去通报,门里就走出了大夫人的大丫环冬雨。

????白氏微笑了一下,道,“这么冷的天,这是要去哪?”

????冬雨给她福了礼,“荣夫人安。”

????“六夜言情”全文|请了安才笑道,“我家夫人说前几日给各家长辈送去的银炭怕是用得差不多了,让我先去看看哪家有缺的,好及时送过去,莫断了火冷着了各家的老太爷老夫人要紧。”

????“长嫂贴心。”白氏忙对着院内的方向福了福道。

????冬雨低头,往一侧退了两步,等白氏再看向她时,她才开口道,“那奴婢先去了。”

????“去吧,莫耽误了正经事。”

????“是。”冬雨再一福,这才往前走。

????“奴婢这就给您去通报。”刚止了步的看门丫环一福身,提裙往院内走去。

????白氏微微一笑,她身边的婆子见守门的丫环走了,在给她整理身上的披风时闲话道,“这银炭听说便是宫中也不得多余,只有大夫人想着族中的老人,家家都定时送。”

????白氏听着这话不对劲得很,嘴里淡淡道,“咱们府里的银炭也没得多余,族中老人多,都是长辈,不紧着他们还能紧着谁。”

????说完,拿眼扫了自己的奶婆一眼。

????奶婆也太不谨慎了,拿府里跟宫中比,传出去了,那还了得。

????“老奴该死。”她奶婆一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说错话了,忙掌了一下自己的嘴。

????白氏笑而不语,这时请令的丫环折还,请了她们进去。

????到了大堂,白氏发现堂里没有前两日暖和,坐在上位的赖云烟身上还穿了一件狐衣,白毛虽有些泛旧,但还是把她未着妆的脸衬得更是白得无丝毫血色,就似个冷冰冰的雪人。

????但她眼波朝她扫来,嘴边泛起浅笑,就一刹那间,她整个人就立马活了,鲜活得就像雪中突然开了的活花,连带她头上的那几缕银发都因此泛起了光。

????魏白氏这时连忙福身,道,“白氏见过长嫂。”

????“来了,快坐。”

????赖云烟朝白氏招手,道,“今日少烧了几盆炭,你朝我坐得近点,我这边暖和。”

????“诶。”白氏在她的示意下,在离她下首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去。

????“上茶。”赖云烟转了头,朝丫环道。

????“谢嫂嫂。”

????赖云烟微微一笑,向她道,“你且陪我坐一会,稍会二婶就来。”

????魏二婶到的时候,一进堂屋就惊讶了一下,没等她们请安就朝赖云烟道,“怎地冷了这么多?”

????“听潮阁”更新最-快,

????“少烧了两盆炭,”赖云烟起身迎了她,笑道,“我听说我家那老爷在前院待客,一个屋就让下人放了一盆炭,我想着我这也用不了那么多,少放两盆也是可行的,就是您往后过来的时候可要多穿点。”

????说着就朝给魏二婶解披风的丫环摆手,“今个儿不解了,披着吧。”

????“请二婶安。”白氏这时见缝插针请了安。

????“诶。”魏二婶朝她点了头,朝赖云烟走去,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与她道,“你身子骨差,可冷不得。”

????“就且这样吧。”赖云烟一笑,淡道,“这冬才开了个头,往后还不知道这炭烧不烧得起呢。”

????“银炭烧不起,就木炭罢。”魏二婶道。

????木炭便宜,也就省了许多。

????“也是,不过木炭灰大,我们小辈用用就好,长辈的还是不能省。”赖云烟说着摊开了桌上的帐薄,与她俩道,“往日里,日子也没这么紧巴,可这光景谁说明日,明年会好得起来,先盘算着过吧,一家子人得扶持着过才行,老爷也说过了,府中这用度,先紧着长辈和小辈,别的就商量着来吧,按我的话说,咱们家人多,想顾全也难,只能商量着来了。”

????“唉,是。”魏二婶叹了口气,“我今日来得迟,也是有事去了,六叔那一支的大婶子,原本身边是有两个丫环照顾的,一大早的老婶子就非要把两个丫环送走,丫环哭闹着不愿走,闹了一场。”

????“怎地了?”白氏微愣了一下。

????魏二婶没回她的话,继续对赖云烟道,“这两个丫环我刚嘱了人送走了,唉,开了个头,往后这样的事怕会多。”

????赖云烟闻言沉默了一会。

????这一世,全族人汇笼在一起的魏家就这点是真可怕,面对困境上下齐心得太一致,妇孺皆如此。

????先前魏瑾泓就减了府中的奴仆,不养无用之人,现在各家再减一番下去,精简下来的魏家就真没几个无用之人了,如此便也把拖累减到了最少的程度。

????这老少啊,魏瑾泓一直都养着,也是养得真好,养得太有用了。

????“该留的还是得留着,”赖云烟看着瓷白的茶盖,轻启嘴唇,“老人家也需要人伺候。”

????如此也好,这样的魏家,世朝也好带。

????“这事我有分寸,琼大婶那,她从媳妇身边把原本给她的婆子要了回去照顾自个,也不是无人伺候。”魏二婶端了丫环送上来的茶,喝了两口,转头对白氏道,“今年冬冷,七老祖的身子你可要顾好了,咱们家现在啊……”

????说到这她止了话,黯然搁上了茶盖,白氏轻轻接话道,“您放心,精心顾着呢。”

????如今这光景,真是难了。

????**

????这日夜间临到赖云烟去守灵,她刚穿好厚衣,魏瑾泓就从外边走了进来。

????“今日夜间有雪,你多穿一些。”魏瑾泓边走边道。

????为赖云烟着衣的秋虹闻言转身就去了箱笼,把那件赖府刚送过来的狐毛长襟拿了过来。

????“找件旧的。”长襟太新,白得亮眼,襟前还用银丝绣了好几朵大大的银花,过于奢华。

????“就是新的才最暖和。”秋虹小声地道。

????“旧的。”一起守夜的是一府的女眷,赖云烟不想留话柄给人说。

????“穿这个吧。”魏瑾泓朝秋虹点了头,又转头对跟着的雁燕说,“去把我的麾衣拿来。”

????“是。”

????赖云烟闻言朝他看过去。

????“大麾能遮得住。”魏瑾泓淡道。

????秋虹这时忙不迭给她着衣,赖云烟摇了头,“拿件旧的。”

????秋虹便朝魏瑾泓看去,这时坐在了案桌前的魏瑾泓正低了头端茶,没有抬头。

????知道老爷是不会再说话了,秋虹有些委屈地看了她那不领好的主子一眼,只得去找了旧衣来。

????这边秋虹刚找好最厚的旧衣为她穿上,雁燕已拿着魏瑾泓的麾衣过来了。

????赖云烟见那麾衣厚,比秋虹为她备的披风要厚上一些,就朝秋虹道,“拿老爷的那件。”

????秋虹忙去拿了麾衣过来,摸到手上感觉了一下内衬那厚厚的绒毛的温度,刹那就笑开了颜,忙去给赖云烟穿了。

????魏瑾泓身形高大,比赖云烟高出一个头不止,麾毛一披到她身上系上,拖了老大的一截。

????“路上提着点,莫要弄脏了。”赖云烟朝跪在地上整理衣摆的秋虹道。

????“知道了,知道了,您放心,等会我让春光她们两提着,脏不了一点。”秋虹知道主子冷不着了,这时放下心的她语气轻快得很,语气中都带笑。

????这种天冻不得,一病了,不知要养多少日才养得好,中间还不知要受多少冤枉罪。

????“您这件暖和。”赖云烟这时抬了头,朝魏瑾泓笑道。

????魏瑾泓自她提了要穿他那件后就抬了头一直看她,听她说了这话,一直温和着脸色的他笑了笑,对她说道,“这件最暖和,你这几日就披着,莫冻着了。”

????赖云烟微笑着朝他一颔首,就又低了头下去看秋虹为她整理衣裳,没再与眼神莫名温柔看着她的魏瑾泓对视。

????l↖(^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33-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