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八月底,浓烈的盛夏没有了尾迹,天气里只剩秋意的余韵,逐渐枯黄的叶子在树梢尖尖上摇摇欲坠,等待一场缤纷的落幕。

????熬过了秋老虎的余威,天气温和了下来,魏景仲在此其间又大犯了一次病,浓痰哽住了他的喉咙差点断了他的呼吸,所幸身边的仆人发现得早,一阵波动过后,就被易高景求了过来。

????但就算是救了过来,他这时也是渐已不行了。

????七老太爷找了赖云烟过去发了话,让她准备一下。

????魏景仲这时也已与族中商量好了,在九月挑一个吉日,把族长之位过继到魏瑾泓身上。

????吉日所备之物,到时族中负责大礼的长老会过来负责,赖云烟到时只要为其跑腿,给他所需之物就是,这实则也不是什么大事,堪称大事的是,她以后就是族长夫人了,还是个必须与魏瑾泓同进退的族长夫人。

????“中午祖庙拜祭过后,我到时就随爹回来,有回天丸保着,两个大夫也在旁候着,应是出不了什么大事。”魏瑾泓这时深夜敲响了她的门,赖云烟让丫环端来了茶具,煮着茶的间隙与对面的魏瑾泓道了白日与大夫商量过后的事。

????“嗯。”魏||瑾泓轻应了一声。

????赖云烟抬眼,见他眉心间深皱的痕迹很是明显,心中略一迟疑后问道,“出事了?”

????魏瑾泓点了点头,随即他闭目摸了摸手指,沉思了一会才睁眼与赖云烟道,“皇后要见你,我推了。”

????“呃……”赖云烟怔忡了一下,道,“为何见我?”

????“你是魏家下一任的族长夫人。”这就是理由。

????“要召我去说话?”

????“嗯。”

????赖云烟笑了,问他道,“您是怎么回的皇后?”

????“我说你身体欠妥,”魏瑾泓淡淡说道,“不过我跟皇上禀了几句,我是臣子,你是臣妇,都是他们的臣民,眼中也只有皇上皇后。”

????见与不见都一样,他与赖云烟现在效忠的就是他们。

????“我先替你拒了,但话没说死,你要是想见的话,我再往上禀。”魏瑾泓看着她的脸道。

????皇后不是谁想见都可见的,赖云烟要见她,那也没有说不过去的,但依她越是危险就越不往其靠拢的性子,按他之见,她是不想见的。

????面对实力相差悬殊的对手,她最喜欢的就是站在外围旁观,等着别人攻击的时候再添油加火,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多谢。”赖云烟摇了头,她才不见。

????皇后这后位坐得也不安稳,宫中萧太后对她意见大得很,宫中包妃这些妃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而她作为一个私下有权的权臣之妇,可不想跟皇后有多亲近,当然她也不想与皇后为敌,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近不远地站着,任宫中的这些贵人们掀风鼓浪。

????要是到了该她出场的时候,她再出来添点油加点火也不迟。

????再说了,树王妃现在都在宫中搅稀泥,一会帮着萧太后,一会帮着皇后,把宫中闹得热闹不已,赖云烟是真的不想这时候掺进宫中被太后皇后,树王妃玩得团团转。

????魏瑾泓的决定是对的,她这种的忙着她的眼前小事才是正经。

????“那就是不见了?”

????“是。”

????魏瑾泓这时嘴中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这时他的眼睛看着案桌上的灯火,在水开之时,他转过了脸,看着赖云烟洁白的索|长指端起了紫砂壶,慢悠悠地洗杯烹茶。

????等她把茶盅放到他面前之时,他开了口又说道,“你家中今日未给你送信过来?”

????送信过来?为何要送?

????赖云烟略抬了下眉,“所为何事?”

????“你嫂子明日要见皇后。”

????“这事?”赖云烟放下了空了的茶壶,又添了水放到炉火上烧着,等放稳壶好道,“我还不知道。”

????“大概明天就会送过来。”

????“怕是。”赖云烟微笑,“您是在想,如果我嫂子掺进了宫中之事,我会不会反悔刚下的决定?”

????魏瑾泓坦然地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有时行事很是正气,但有时也不尽然,只要事情一不对她的意,她也常有出尔反尔之举。

????她就从来不是个善类。

????而她过不了几天就是族长夫人,她要是因娘家之人一时掺与宫中之事,势必也是把整个魏家带了进去。

????但他们心中都非常清楚,魏家需要的还是继续韬光养晦,不能出任何风头,要不然,到时他们带走魏家最得力的人,留下的世朝与族人维持他们在时的光景,不知会有多吃力。

????这时就要看在她心中,到底是哪方势态更重要了。

????而他已经为难她不得了,只能任她选择。

????见魏瑾泓点了头,赖云烟就沉默了下来。

????魏瑾泓见她垂首不语,也不说话,等杯中茶喝完,第二遍水开时,他先执了壶,再重烹一壶新茶。

????等第三壶水再烧上炉,赖云烟抬头开了口,嘴边有着淡笑,“不是我想不想后悔,而是不能后悔,你也不用忧心我兄长嫂子他们拖我下水,他们要是想掺和宫中那趟浑水,想来也知道把我择出去对他们只有益而无害。”

????魏瑾泓听了她的话笑了笑,轻颔了下首。

????不是不信她的话,只是怕她一时意气,到时出了事,事到临头了,以前说过的话就会通通全是废话。

????她心偏得过于厉害,不是做不出来这事。

????赖云烟看着笑而不语的魏瑾泓,大概也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她的,转念一想,自己还真是看兄嫂吃亏会看不过去从而插手的人,从而也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这一生过到这般境地,还真是自己造的孽,自己作的苦果自己尝呐。

????现下想来,真是再来一世,也没长多少智慧。

????见她忍俊不禁地笑,魏瑾泓因着她的笑脸,嘴边笑意也稍加重了些许……

????褪去了让她回心转意的心,他现在也是轻松了许多,面对她时的忧虑也不再像过往那般沉重,当她笑了,他确实也能跟着她笑笑。

????这辈子也许求不来心心相印了,但好歹能得来几许温存相处。

????**

????“大哥……”魏瑾瑜不安地缩了下脑袋,又摸了下耳朵,才朝兄长的方向小声地道,“即将入冬,春末到的族人已经在问我那新袄子能不能先发下去。”

????说着,他紧了紧手中刚送了银票进去的银袋,根本不敢往此时坐在他兄长身边,脸上似笑非笑的嫂子看去。

????他以前不太知道这赖氏的性情,当她和善好说话,现在知道了,怨恨她逼死他娘之余却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些怕她的。

????他刚从赖氏手中拿了这两月族中置物的新银,他也是弄不明白赖氏是怎么想的,未经先前管事的大管事,而是直接给了他银两。

????赖氏这一给,也就相等于兄长默认了他已接管了这置物的族中事务,而不是个跑腿的。

????这对他来说是好事,魏瑾瑜清楚知道自己的欣喜,但这欣喜因这事是经赖氏之手而来而大打了大半的折扣。

????他这一生都忘不了他娘死之前对赖氏的咒骂以及恨意。

????她是个诡异之人,经常行诡异之事,而这诡异之举发生到他头上来了,魏瑾瑜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便是说话,也带了迟滞之意。

????魏瑾泓似是没有察觉其弟的筹措,偏头对身边的赖云烟问去,“可能?”

????赖云烟有趣地看着那半低着头,眼睛盯着地上,眉头拧得紧紧,又怕说一个字的魏瑾瑜,嘴里则笑道,“织房那边还存着一些,再紧着缝上一些,也是应付得过来的。”

????“嗯。”魏瑾泓回了头,对魏瑾泓淡淡地道,“你这几日把人名写上来,到你嫂子这报个数,去织房拿就好。”

????“是。”魏瑾泓轻声地应了声是。

????“还有什么事?”

????“没有了。”

????“那就退下。”

????“是。”魏瑾瑜这才抬头跟兄嫂行了礼,退了下去。

????等出了门,他长吁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想着院中的幼子这时可能已经吃过奶正醒着,他还能去逗弄一翻,不由精神为之一振,就抬脚往他父亲的院子大步走去。

????路上遇上他的长子,因着急见小儿,魏瑾瑜随意地挥手让他免了礼,一步都未停急步离开。

????他走得太快,也就没有看到长子那抬起的脸上有着两行清泪。

????**

????“他能成事?”魏瑾瑜一走,赖云烟笑着问了句。

????魏瑾泓真乃无语。

????这让瑾瑜管事之事是她定的,他根本没那意思,现在她却来问他。

????见他一字不说,赖云烟呵呵笑了两声,笑得她旁边的两个忠心的丫环都忍不住跳了跳眉毛。

????她们家这主子,有时确也怪招人恨的,明知别人不好还手,她偏生生要去惹人。

????“且试着吧,我这也是想着日后没人。”可惜了,魏瑾荣这个做事滴水不漏的要跟着他们走,让她不得不去试试魏瑾瑜能不能成事。

????要是能,就扶一把。

????要是不能,她就得跟她那儿子把话说清楚了,不能因这人是他二叔,当他们走后就不得不重用他。

????魏瑾泓本想说这事他们心中有数,但话到嘴间就又隐了下来,想着她想试就且让她去试,继而转过话题道,“泽叔此时正在石园,我稍后就要过去,你可要一道。”

????泽叔是族中礼师,百年大祭时赖云烟也是从这个只看效果不理恩怨的长老那得了好的,听魏瑾泓这么一说,也知她还是跟过去见个礼的好,遂就点了头。

????l↖(^w^)↗l

下一章 ???????? 上一章

128-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