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江镇远手未停,弹完第三曲独相思,他停了手,往盘腿而坐不语的魏瑾泓看去。

????他朝他笑了笑,“善悟找上我那年,我向他问过我的姻缘。”

????魏瑾泓闭眼笑而不语。

????江镇远的话也就未再说下去了。

????说什么也没用了,她好像心知肚明,他也是明知其中之意。

????事到如今,他容他弹独相思,却只问他,把她当什么。

????是啊,他要是真尊她重她,就不应该在些等圣贤之地弹这独相思,如了自己的愿,却唐突了所有人。

????江镇远收了琴,敛了嘴边闲懒的笑意,继而郑重朝东方一拜,致了自己的歉,抱琴起身。

????“她这生最不喜的事大概就是让下辈背负父母债。”魏瑾泓看着江镇远的潇洒而起的身姿,嘴边的笑容也冷了,“尤为不喜的,就是让她挣脱不得却只能承受的,如我,江先生可知我与她为何至如今这地步?”

????“为何?”江镇远顿住了身体,俯首往那盘地而坐的人看去,“你当我真不知?”

????“你知?”

????“我,不,知。”江镇远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抱琴起身,垂眼看着手中琴笑道,“魏大人,韶光匆匆,当年秦山一别已有十六年之久了,您幸许不记得,鄙人却是记得清清楚楚,如若您真是心喜她,那一年,你就应该放了她。”

????“放了她?那就是休了她了……”魏瑾泓在袖下捏紧了拳,嘴角冰冷,“我休了她,那江先生那就应该想过她以后何去何从了,难不成,让她跟了你?”

????“跟了我又如妨,这天下之大,我会带她去她想去之地。”

????“她背后兄长家族,你身后家族祖辈,你要让她如你一样弃之不顾?江先生,你,把她当了什么?”魏瑾泓好笑地笑了起来。

????江镇远听到这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嘎哑难听,许久后,他看向魏瑾泓眼带悲意叹道,“所以直至如今,江某也只有能弹一首独相思的孤勇。”

????说后,抱琴一揖,大步离去。

????这么多年了,就是隐隐知道她是什么人,他才随了她,一同坠入这滚滚红尘中。

????不见她,这日子便也好过,朝廷大义也好,纵情山水也罢,总有一条出路带着他往前走,只有见了她,才知相思愁,相思苦,知她心累,伸出五指,却只能看她搭上别人的手,那种苦,熬人熬得心神俱裂,痛不欲生。

????恩师道这世上最苦的是私情,年轻时他当这是天下之大稽,只有当再见到她时,他才知道相知相识不能相认的苦酒到底有多难饮。

????而再难饮,他也只能全部饮尽。

????他陪她走这一遭,但从此之后,再也不能让她为难了。

????这又何必,她已苦透。

????**

????“小姐,”冬雨给魏世朝送去早膳后,前来与赖云烟报道,“老爷醒来了。”

????“大磊他们怎么说的?”赖云烟靠在床上,闭眼淡语。

????“大磊让我跟您说,此次救是救了过来,但事情也就这半年的事了。”

????赖云烟躺在那良久都未出声。

????“小姐,喝口粥吧。”

????赖云烟睁了眼,拿过她手中的粥,未用勺就着碗口喝了起来。

????喝了几口她道,“拿青衫来,我要去请安。”

????“是。”

????赖云烟着了青衫去了魏景仲的徐阳院,去时魏景仲正在用药,赖云烟本请完安就静站在了一边,但在魏景仲的示意下去喂了他的药。

????“你进来这么多年,我都不知你长什么样,现今看来,世朝还是有些肖似于你的。”用完药,魏景仲突然出声,老迈的老人拖着气衰神弱的声音说了一大段话。

????“只有那两分像我。”赖云烟把空碗放到盘中,笑笑道。

????“听说你身子也不好?”

????“还好,多谢您关心。”

????“与瑾泓一起好好养着,我百年后,魏府就要全靠你们了。”魏景仲说到这,指着坐在他身侧不语的魏瑾泓道,“把那个盒子给她。”

????魏瑾泓看他一眼,看他点头后,没看赖云烟就起身去了书柜前,从书柜后的暗箱里把一个盒子拿了出来,递到了他手中。

????“这给你,”魏景仲把盒子交给了她,“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你留着。”

????赖云烟打开盒子轻眼一探就立马盒上了盒子,许久未出声。

????“怎么用,你自己琢磨。”魏景仲说完这话,就闭上了眼。

????赖云烟紧紧拿着盒子,她抿紧了唇绷直了下巴,过了一会,她挺直了背起身,再一福礼,还是把盒子放于自己袖下走了出去。

????这盒中的九龙令,她只听闻过魏府有,却真没有想到有见到的一天。

????她本不应该要,但这东西关系太重大了,让她不可能撒手不要。

????走出门那刻,赖云烟就知道这次自己又败了。

????拿了魏家这传世之宝的盒子,注定她一世都是魏家媳,哪怕她再荒唐,魏家后人也只会认她是魏家妇。

????她的欲望太重了,这也要那也要,只能束手就擒。

????她这种人,这世哪天不得好死,也是命中注定的结果。

????**

????“书院之事,你可能处置好?”赖云烟笑着向近在身前的魏世朝轻声问道。

????魏世朝看着母亲,眼角滴下了泪,并点了头。

????母亲与他终是生疏了,她看着他的眼睛里还是有着无尽的慈爱,但他在她的问话中,他已知道她没有再把当那最亲的亲人了。

????母亲询问他,而不像以往那样关怀备至地问他各项事宜。

????他知道他也怪不得她。

????这些事,都是她问不得的。

????为了他好,她只能什么都不问,只能与他生疏。

????“娘……”

????“嗯?”赖云烟拭完了他眼角的泪,淡淡地说,“要说什么?如果是想告知我哪日你再回府的话,娘当然是愿你越早回越好。”

????他再不与他亲近,也是她的孩子,这一点,她希望他能明白,她这是他永远想靠就可以靠,想停歇就可以疗伤的港湾。

????只要他回来,他就会是她疼爱,并且想保护的孩子。

????“娘。”

????“嗯,不哭了。”赖云烟抹干了他的眼泪,微笑着与他说道,“你父与我就要接你祖父回去静养,书院族人之事,就得全靠你了,我早前听你说你担着此责做得甚好,我也是有些宽心,只是望你不要出什么差池,今日不同往昔,时至今日,也到你独当一面之时了。”

????“娘。”魏世朝趴在她的肩头抹了两把泪,想自己笑着对她说好,却到后头还是只说了一个字,眼泪喷薄而出,“娘……”

????看着伤心不已的孩子,赖云烟把他搂在了怀中,轻轻拍打着他的背,与他淡淡道,“你大了,娘没有办法的事,你要有办法才好,可好?”

????“好,好。”魏世朝哭着道了好,又道,“可要是没有法子,你会不会怪我?”

????“怪的。”

????魏世朝最终歇斯底里地哭出了声来,最后肩膀一松时,却又听他娘在他耳边轻道,“也就只是怪怪,不想为难你,你好,我才好,你活着,我才能活到老,活到头,才觉得这人世间还能捱得下去。”

????“娘。”魏世朝心中万般悲切,只余无力的哽咽。

????魏瑾泓本坐在他们一旁,这时已站了起来。

????他看着赖云烟那悲喜不明的脸,突然想起前世他迎娶她的那日,一掀红盖头,她那灿烂得连天地都黯然失色的笑。

????这时光,走至如今,原来磨平的不是他的心性,连带也把她的绚烂得似火的感情也一并带走了。

????错待她的,是他,还是这世间,一时之间,他也有些分不清了。

????早知如此,就该在她绝望哭泣的那日不该推开她,而是把她干脆拖入他的地狱,让她一起陪他熬。

????也许他们什么都不会有,但至少在她憎恨他的时候,他还能告诉她一声我爱你。

????而不像现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悲喜不明,然后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这时,他再放她走,她走得也远不了了。

????一念之错,终错到了无可挽回这日。

????“爹,爹。”魏世朝这时在赖云烟的胸中大叫了起来,他哭着绝望地叫着,哀求不已。

????魏瑾泓抬起头,止了眼中的泪意,什么也没说。

????“爹……”

????孩子那欲要喊破喉咙的悲切声在他的耳边响起,魏瑾泓抬手抚了抚脸,一字不发地往外走。

????他的脚步声在厅堂中渐渐地远了,等终于消失,魏世朝在赖云烟怀中抬起了满是泪水的脸,道,“娘,下辈子,你别生我,也别……别……”

????终是对父亲不忍,他没再说让他娘别嫁父亲,只道,“你自己好好过你自己的去,别想我们了,我们不值得。”

????赖云烟笑,拿帕擦着他眼角的泪,但帕染湿了,还是未抹净他脸上的眼泪,她看得心也有些酸了,但还是笑着与他道,“哭过这一回就是男子汉大丈夫了,以后别再哭了。”

????“娘。”

????“要是有下一世,你还是来当我的孩子吧,下世我定会与你生养你的父亲恩恩爱爱,不让你这么为难,”赖云烟拿袖擦干净他的眼泪,细细地道,“这世就为难你了,莫怪娘,也莫怪你爹,更不要怪你自己,还有这世道,什么都不要怪,可懂?”

????千言万语,也只能让她这样对世朝说这番话了。

????但愿,她都他的他都还记着,她教他的一直是爱比恨多,只要坚持,再有她与他父亲的前车之鉴,他总是会比一般人要过得好些的。

下一章 ???????? 上一章

125-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