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魏景仲病了,那天下午,方大夫被人从赖云烟这里请了去。

????方大夫去之前,赖云烟跟他面对面谈了一会。

????给魏景仲看完病后,方大夫就走了。

????赖云烟让他去找他的师傅也好,回江南也好,喜欢哪就往哪去。

????这京中,是呆不得了。

????方大夫受了舅父的恩情,便一直呆在府中帮她,她也不愿尽受了他的恩,还要损了他的寿。

????她把话摊开了说,说得坦荡,方大夫跪下给她磕了头,从魏景仲那里回来后,跟赖云烟说了他的病情,便留下一些药,带了包袱,去了门边,跟着任家来接他的人走了。

????任家那边没有太大的事,任金宝只比赖云烟更谨慎狡炸,他的金银之物从不留在京中,哪怕是被人端了窝了,损失的也是台面上的银钱,倒是无须太怕。

????现在怕的只是她兄长受牵连。

????赖云烟在信中与他说了,这事他可酌情告知皇上。

????当告密之事涉及赖游,也是整个赖府,另外,还要带上整个魏家……

????这大义灭亲的事,真是千难万难,只能兄长去做这个决定了,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黄阁老那边也不再透消息出来,这时他已沉寂。

????赖云烟想想,也是能明了他的态度。

????一边是太后与废太子,另一边是皇帝,他要是想不露出狐狸尾巴,最好是这时一声不吭,自让人唱他们的大戏,他当他的无用王爷,等风平浪静了,再出来干那右手银左手金的买卖。

????但她上世与黄阁老夫妇是知已,这世却不再是了,她入京后,也只与他们买过几次消息,也根本不知他们成了什么样的人。

????他们那个世子,更是一点消息也没透露出来,她也不知这家子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要是这对深不可测的夫妇不再逍遥度日,而是插手朝局……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赖云烟觉得这京中就不再是她能呆的京中了。

????她三世为人,很是明白有些东西,就是她十世为人都对抗不了的。

????事情要是再有波动,时机不对,她就要走。

????她这种机会主义者,从来不是跟天争跟命斗的人。

????**

????魏景仲倒下了,魏瑾泓不再回青修院,那厢赖游在赖府那病突然就好了。

????赖震严下药之事,被赖游当作了把柄。

????赖三儿回报此事后,赖云烟仰天大笑了好一会,笑得眼泪流了满面。

????这人世啊,真是太奇妙了,多荒谬的事情都会发生。

????父亲次次要他们的命,兄长狠了又狠,终于下定狠心要把他圈住了,哪想,却是中了他的计,然后被他拿捏住了。

????经过这次,想来兄长是真的死了心吧?

????不算太早,但也不算太晚。

????魏景仲重病,赖游入府探望,那日,赖云烟去了寺庙为魏父祈愿上烧。

????寺庙内,赖震严与赖云烟道,“我走不得,我有官职在身。”

????他要是走了,就是罪官,逃官,一生都毁了。

????“我知道。”赖云烟很冷静,一一与他道,“人,银两,都给哥哥留下,实在迫不得已,你带人逃。”

????“不,赖绝跟三儿他们你带走。”

????“他们媳妇我带走,人留给你,”赖云烟笑了笑,眼中都是泪,“我保他们子孙无忧,看在主仆一场的份上,他们不会恨我的。”

????赖三儿与赖绝这时站在亭外,他们的腰站得直直的,眼睛动都未动一下,只是那嘴抿得紧紧的,那握着腰间大刀的手绷得紧紧的。

????“哥哥要是想不让云烟视如姐妹的丫环恨我,便好好带他们来就成。”

????“你就定信此事不可挽回?”两日未睡的赖震严的声音暗沉晦涩。

????“那个位置,当年抢走时有多凶恶,这时再抢回,便有多险。”赖云烟看向赖绝他们,见他们走向兄长的忠仆虎尾他们,几人全部出动后再有人回来朝他们点首后,她才靠近了兄长的耳边,把黄阁老的事全说了出来。

????赖震严久久无声。

????良久后,他动了动僵硬住了的嘴,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字,“你给我走,尽快给我走。”

????竟然是树王爷!

????“哥哥。”赖云烟看着赖震严,手情不自禁地拉住了他的。

????“太后病体有恙,在我出来会你时,有人告知我树王妃被召进了宫中。”说着此话的赖震严的喉咙都是抽搐的,“她要是三日都没出来,你赶紧给我走!”

????“可是……”赖云烟也知一直不给她消息的黄阁老那不对劲了,但还是不知详细情况,乍听到此,她的心神也是震了震。

????“给我留下的都留下,你赶紧走。”赖震严一挥手,大力拉了她起来,对着空气就是威严大喊,“赖绝,赖三,带你们小姐回。”

????说罢,回头狠狠地瞪住赖云烟,“你给我争气了这么多年,这次你也要给我挺住了,你嫂子里肚子还有一个,还有舅家,你定要在那边给我撑住了。”

????“可是……”

????“没有可是……”赖震严拖着她往外走,语气狠绝又铿锵,“只有活路,我们兄妹的活路,谁都挡不得。”

????**

????“走?”魏世朝惊了,惊诧至极地看着他的母亲。

????“嗯。”赖云烟抬头,主动给魏瑾泓倒了一杯茶,倒好之后垂首轻道,“只有一柱香的时辰,世朝你与父亲好好商量罢。”

????走或不走,由他们决定。

????无论什么决定,或者日后恨不恨她,她都无妨。

????现下做了决定就好。

????“爹。”魏世朝狠狠地别过了头,看向他那腰都似是佝偻了的父亲。

????“世朝,你说,你愿跟你娘亲去江南大庙为祖父祈福吗?”魏瑾泓朝儿子温和地笑了笑,笑道。

????魏世朝听着那话,突然之间眼泪就流了出来,好一会,他咬着嘴哽咽道,“孩儿愿与母亲一道。”

????说罢,往下狠狠地磕头,跟他的父亲说对不起。

????他早前说过了的,母亲只有他一个孩儿,他要随她去。

????“那就去罢。”魏瑾泓抬杯,喝了那个女人为他倒的这杯茶,喝完后,他拉了儿子起来,把他抱到腿上坐着,转头对春晖道,“把暗室的东西拿来。”

????春晖不同以往的每次那样悄然而去,他朝他们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这才跪着退出了门。

????室内静寂无声,等春晖来了才再次打破安静。

????魏瑾泓拿了春晖拿过来的盒子,与怀中的孩儿道,“里面有一道是族令,我族已有百年未用了,这令在谁手中,谁就是族长,这令你拿着。”

????魏世朝抬头欲要张口,但在父亲温和带笑的柔眼里,他止了口中的话。

????“这是父亲的私印,也一并给了你。”魏瑾泓从袖袋中拿出自己的刻章,放到了他手上,微笑道,“好好收着,要是在南方想父亲了,便拿出来看一看。”

????说到此,他抬头看了房梁一眼,这才开眼朝他亲眼看着一步步长大的孩子笑道,“不要忘了父亲,可成?”

????魏世朝咬得牙都出血了,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紧握着那锦盒与印章,死死地咬住牙。

????一柱香的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赖云烟带了他上了马车。

????她抱着孩儿,很快胸前的衣服就被打湿了。

????那厢魏府内,魏瑾泓过了好一会,朝门边问道,“走了?”

????“走了。”春晖跪在地上答道。

????“走了?”一柱香后,他再问。

????“回禀公子,走了,小公子走了。”刚回来的雁燕跪在地上,狠抽了一下自己的耳光,嚎啕哭了出来。

????屋内,不允许任何人进的时魏瑾泓慢慢把一直含在喉咙口里的血咽了回去。

????再稍半会,他含那杯妇人喝过一口的冷茶,把口里的血腥冲尽,若无其事地起了身,与门边的人道,“按我的话动。”

????“是。”

????“是。”

????“是。”

????“是。”

????四人声音全齐,等他们全退下后,魏瑾泓出了门,与门边留下的那个最年轻的小厮道,“你跟了我几年了?”

????“五年了,公子。”

????“在阿孟收的你?”

????“是。”

????“你来那日,夫人说了什么?”

????“她说小子终生是浮萍之人。”

????“她说这话的意思,你现今明了了?”

????“是,奴才现在明白了。”

????“是何意?”

????“奴才为了能饱食一顿,叛了族人跟了您,从那日后,于族人就是叛徒,从那无家可归,无族可依,可不就是那浮萍之人。”

????魏瑾泓闻言笑了两声,带着他往父亲的院子走去。

????走到半途,仆人来报,说夫人不行了。

????路上不知是哪个路过的仆人听了,惊叫道,“哪个夫人?”

????魏瑾泓听后脚步不停,往父亲的院中走去。

????不行了?那就不行了罢。

????事到如今,他能不能保住魏家,都是悬于一线的事,那两个人走后,谁的死活在现在这个当口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下一章 ???????? 上一章

95、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