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那小孙子被赶出府外,确定再也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来,赖震严把他弄死了,丢在了魏府大门口。

????魏府那边悄无声息派人收了尸。

????半月过后,魏府来接人,赖震严没有准,而是上门与魏府谈和离之事。

????这和离之事被魏瑾泓拒绝了,魏景仲不知此事竟让赖震严为其妹出了头,对赖震严不满得很,但这和离之事却是万万不可能的,别说她是世朝之母,要是让人知晓大儿与大儿媳和离之因,他当初想把不了了之的事就又公之于众了。|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这事,赖震严也知道不可行,但他提是要提的,他的态度要摆出来。

????和离之事私下一闹,也就几人知情,隔了几日,魏瑾泓就带了礼物过来亲自接人,赖府这边,赖游回了府,天天叫赖云烟过去请安,赖云烟也是不堪其扰,还是打算回魏府。

????赖游见了魏瑾泓,那张刚正不阿的脸上现出了几分和善出来。

????他撇了大儿,与魏瑾泓喝了酒,宴上提起了小女要去魏府暂住之事,言语中望魏母和大女能多照顾下他那可怜的小女儿一下。

????魏瑾泓听他说了这话,微微一笑,眼神一瞥,看向了身后的苍松。

????苍松悄然退了下去。

????“如何?”赖游的脸色这时冷淡了下来。

????魏瑾泓未答话,过了许久,他把酒杯抬起,浅浅酌了一口,才道,“这事您与云烟提过?”

????赖游淡道,“画月久郁成病,你府中风景如花,秋天更是漫山遍野的秋花,让人心怡,我就想让她过去散散心。”

????“是么?”魏瑾泓笑笑,那厢赖三儿在门外恭叫了他一声,他朝赖游礼貌示意后,叫了人进来。

????“夫人说,时辰不早了,让您少喝一些,早些回府。”赖三儿给两人请了安后,恭敬地道。

????“喝完这盅就走。”魏瑾泓抬起杯子,朝岳父抬起了杯子。

????赖游冷了脸,但还是把杯子抬了起。

????一杯过后,魏瑾泓起身告辞,出院门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细腰不堪盈盈一握的妇人。

????她抬起脸来,如水波一样的大眼,瓷白似纸的脸,满脸都是孱弱的风情。

????只一眼,他就瞥了过去,心中谈不上什么波动。

????上世他已在这些女人身上耗尽了情爱和耐心,一面是分崩离析的家族,一面是她们还在死活争着地位,多要块布,多得个钗子,就是那胭脂差了,她们都要哭闹得满院皆是不安宁,完全无视死路就在她们的眼前。

????她们生的蠢儿子,一年比一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最后逼得他在临死之前只能把族长一位转给瑾荣那一支,以期保全魏氏一族。

????欢喜她们?是欢喜过。

????但有过多少欢喜,后来他就有多累。

????瑾荣说这些女子再欢喜她们也是没用的,他要是惨死金鉴殿,哭丧中的人有她们,但穿着丧衣来皇宫为他收尸的,这些人中可能不会有一二,相反,憎厌他活着时对她不好的,少给她一分银的,曾损过她们脸面的都会因他的死拍手称快,哪怕哭丧都怕是得狠狠掐一把肉才哭得出声。

????而赖画月,他这个从不曾薄待过,娇弱天真得什么也不懂的女子,也会为她那个蠢儿子不是氏族之长,在他临死的时候在他心口插着刀,逼他改立契纸。

????她那时哭得多伤心啊,仿佛错的人全是他。

????魏瑾泓大步出了院门,嘴角泛起轻笑。

????算来,确是他的错,娶她逼那女人出了府,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活在走三步疑三步的深渊,从此不知从心底发出的欢愉为何物。

????如花的美人,确实让他得到了一时极致的欲,望,但得到的多,逝去的也多,他越想要回到过往欢笑的年月,那些与她的过往越遥远,等到时间长到连新鲜的躯体也不能排谴寂寞时,他才终知一切都晚了。

????哪怕是她憎恶的脸孔,那个时候他都已经看不到了。

????那世一切都晚了。

????但这世,他不能再重来一遍。

????魏瑾泓加快了脚步,回了她的院子,还没进大门,就看到小儿站在门口,板着一张小脸,见到他来,朝他就是一揖,“爹爹。”

????“有话?”魏瑾泓挥走了他身后之人。

????魏世朝也略一回首,他身后的人也退了下去。

????“是。”魏世朝抬起了眼,坦承地朝他父亲道,“有人要害我娘吗?”

????他曾跟父亲约定过,他们谁都不跟谁撒谎。

????魏瑾泓看着儿子,轻颔了下首。

????“是谁?”魏世朝抬头看着他父亲的眼不动。

????魏瑾泓靠近了他,弯下了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字。

????魏世朝良久都没有再抬头,等魏瑾泓拉了他一起往前走后,他才张嘴道,“爹爹,你打算怎么办?”

????“你看着为父办就好,可成?”魏瑾泓紧拉着他的手。

????“娘知情吗?”

????“应知五分。”

????“那毒饯……确是孩儿送到娘亲嘴边的么?”这一句,魏世朝问得很轻。

????魏瑾泓闻言顿住了脚步,低头看向了他。

????魏世朝向他笑了笑,“别当孩儿什么都不知晓。”

????娘亲从小让他养他为他办事的人,给他银子,教他为人做事,她又把她的人全给他用,她的人就是他的人,他要是有心探知,她岂能什么事都能瞒得住他。

????魏瑾泓不语。

????魏世朝这时便又轻笑了一声,不再问了。

????娘亲说,那通往琼楼宇阁的一路上,是一路的肟脏。

????他以前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如今算是有点懂了。

????**

????“他想把赖画月塞到你府里去?”两人往外走的时候,赖云烟低声跟身边的男人道。

????“嗯。”

????赖云烟冷笑了一下。

????她出了院子的门,直接对赖三儿道,“去外门。”

????给他再请什么安呐,他这个当父亲的都要撕破脸了,她也陪他唱这一出就是。

????这时走在另一边的赖震严闻言看了她一眼。

????赖云烟对上他的眼神,朝他轻摇了下首,示意没事。

????这一次,由她来出手。

????另一边,与赖煦阳走在一道的魏世朝听赖煦阳与他轻道,“不止吃食,便是曾去了哪,要去哪,外人问道起来,都不能言道太多。”

????“唉。”

????听他叹气,这两日着了点风寒的赖煦阳轻咳了两声,“凡事要自己上点心,莫让别人害了自己,若不然,姑姑怕是比自己遭人害了还伤心。”

????魏瑾泓点了下头,伸出手拍了拍表哥的背,这时见父母回头看他,他低声朝表哥道,“你也好好的,有事差人来告知我一声。”

????“嗯,你且去,我那书看完了,回头我差人给你送过去。”眉眼间略有些病气的赖煦阳抬起头,微笑着朝表弟说道了一声。|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多谢表哥。”魏世朝作了一揖,这才在身后的小厮的簇拥下,快步走向了父母那处。

????见孩儿回了身边,赖云烟脸上的笑便深了起来,朝兄嫂道,“你们就别送了,赶紧回罢。”

????“送到门口。”赖震严朝魏瑾泓看了一眼。

????魏瑾泓朝他一笑,见赖云烟拉了小儿的手,他便离她的身边,朝赖震严身边踱去。

????再走几步,妇人小儿走在前面,他们走在了后面。

????“你想好了?”赖震严开了口。

????“嗯。”

????“要是还有下次?”

????魏瑾泓偏头看他一眼,先是不语,过了一会道,“云烟不想有下次,就不会有下次。”

????她要是不出手,他再大的能耐,也不能把内宅的事全管了。

????“但愿如此。”赖震严并不信他,但看在魏瑾泓诚意尚可的份上,他暂且信上一信。

????这厢他们带着魏世朝回了府,一到府门口,魏瑾瑜夫妇就过来相迎,一下地,祝慧真就对赖云烟笑道,“嫂子的娘家果然养人,您看您,现在这气色有多好。”

????赖云烟笑叹道,“看你多会说话,我一下车听着你这话心中就舒爽,这段时日,想来家中的事也是累烦你了罢?”

????祝慧真闻言真真是讶异,赖云烟久不对她如此和善,今儿这是怎回事?

????但赖云烟对她笑语晏晏,她也不好说什么,便附和着笑着摇了头,道,“哪有,都是份内之事,哪来的累烦之说。”

????回了府,又去魏母那请了安,说不了两句场面话,魏瑾泓便要带他们母子回去。

????“我看样子是好多了,多与我聊聊吧。”魏母留了人,说着这话时,眼睛没看向要走的魏瑾泓,这话她是笑着对赖云烟说的。

????赖云烟笑而不语,这时魏世朝突然开了口,与祖母作揖道,“祖母,大夫说了,娘亲现在还需静养,扰不得神,一扰便又得旧病重发,爹爹与孩儿现在还是担心得紧。”

????“如此……”魏母嘴边笑意不变,“那世朝留下陪祖母说几句话罢?好长时日都不见你了,祖母想你都快想出病来了。”

????赖云烟想都不用想,就知魏母这是在暗指她在娘家留的时日长了,她笑着看向说话的魏母,肩膀往身边的魏瑾泓处斜,又拿帕挡了嘴,微蠕了蠕了嘴皮,与这孝子轻道,“您瞧瞧,你娘啊,这是个做了亏心事还睡得了安稳觉的主,您担心她被妾吃了?妾还担心被她吃得骨头都不剩呢。”

????说罢,掩了嘴轻笑了一声。

????“在说什么呢,这么好笑?”首座上,魏崔氏拉着孙儿的手,笑着向他们道。

????“媳妇跟夫君在说,您如此欢喜我家世朝,这么长的时日害得您怪想得紧的,真真是媳妇的不是了。”赖云烟笑着朝魏母说完,转头对魏瑾泓颇有点怪意地道,“娘想世朝|百度搜:两世冤家,看最新章节|,您怎地不派个下人来告知我一声呢?早知晓,我早就把我们孩儿送回来伺候祖母了。”

????她一嘴一个“我家世朝”,“我们孩儿”,言语中把魏母撇在了外,魏母听着,那挂着的笑便冷了下来,眼睛同时也冷冰冰,威严地朝这挑畔的儿媳看去。

下一章 ???????? 上一章

88、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