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当瑶水城入了冬,天气变得冷了起来,小溪间的水也冷得彻骨后,小学子们才跟了自家的大人各回各族,各回各家,热闹了一会的瑶水城就又安静了下来。\[最快的更新尽在*\]

????因他们的回去,这时的瑶水城静得让人悲伤。

????失去了以往那些身边成群结队的小伙伴,在中间交了好几个好伙伴魏世朝好几天都怅然若失,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便是念书习字的心情也没有了,这天他没有忍住,总是问赖云烟他的小伙伴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赖云烟回答他,“等到下一个季节,大家的翅膀上都长出羽毛了,能飞到高空上,你亦如此,那时你们必会相见。”

????魏世朝下一句话就戳穿了他娘亲过于浪漫的回话,“可是孩儿跟宝山他们都没有神山爷爷所有的翅膀。”

????魏世朝听长老说过,瑶水神山爷爷身上长了两对大翅膀,能飞过最高的山,直达天庭……

????可那是神仙才有的翅膀,他跟宝山他们都没有。

????说罢,还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确定了自己话中的真实性。

????赖云烟笑,紧紧接住他,她抱着他笑了一会,才道,“要等你们长大了,且要有缘,你们才会相见。”

????“要许久吗?”

????“要许久。”

????魏世朝就沉默了下来,小脸上弥漫着一片黯然。

????“孩儿可不可以带他们走?”他问道,并说,“孩儿把金珠子给他们,他们拿去让他们的爹娘跟路上的阿婆换饼吃,这样就不会饿肚子了。”

????赖云烟闻言,脸上的笑也伤感了起来,她养的孩儿终不是自私之人,他知道对他好的人好,这真是太好了。

????可是,他是他们的孩儿,这几年间,不知要去多少地方,要面临多少聚散。

????要是次数多了,把他小小的心也磨得硬了怎么办?

????“他们要跟着他们的爹娘过活,他们还有别的路要走,就像世朝要跟着爹娘过活,要跟着我们一起走一样。”赖云烟轻轻地回答他,忍不住在他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

????她很珍贵他,真是舍不得他伤一点的心。

????魏世朝没再说话了,他转过身,伸出小手抱着他娘亲的头,默默地在她的肩间流泪。

????**

????在这个冬天来临的第一个月,他们离开了瑶水城,要去往下一个四季如春的小城避寒。

????赖云烟跟魏瑾泓商量,这次离开他们夜间悄无声息地走,不要惊动当地百姓的好。

????魏瑾泓应了好,这夜夜间,一行人没弄出什么声响离开了半山上的住宅处。

????只是轿声悠悠,马蹄铮铮,再怎么谨慎地不发出大的动静,一队近五十的人马还是弄出了一些声响出来,。

????而当他们刚到城口,还没出城门时,身后还是追来了不少当地的百姓,送来了不少早就制好了备妥当了的干粮。

????这时赖云烟怀中刚才还半睡不醒的魏世朝突闻保宜椿哥他们的声音,猛地从赖云烟的身上坐了起来。

????赖云烟伸手把他身上裹着的狐皮袄穿好,放了他下地。

????她静坐在轿中,掀开布帘,在奴仆手中提着的灯光里,看着这几个小伙伴告别。

????不知世朝说了何话,保宜哭了起来,把手中的包袱塞给了世朝,就哭着跑走了。

????椿哥也擦了眼,把手中的包裹递给了站在他们旁边的仆人,又把世朝的放到人手中后,他给世朝紧了紧袄子,最后朝世朝作得一揖,就擦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世朝站在那看着他们远去,小脸上全是泪。

????赖云烟在轿中看着他看着他们再也看不见了,她下了轿,把了他回来。

????这时前面的护卫再次领队,骑马的魏瑾泓过来把哭着的魏世朝放到了自己的前面,世朝的手紧紧地抱着他,哭着道,“父亲。”

????魏瑾泓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他道,“别哭,爹爹在。”

????他在扬缰时,看了赖云烟一眼。

????“去罢。”见他不语,赖云烟朝父子俩颔了下首,让打帘布的丫环放下手。

????等帘布一下,轿中只有明珠发出的幽暗的光,赖云烟拿布挡了珠子,身子往后躺去,伸手揉头,疲倦地轻叹了口气。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无论年纪大小,世事对谁都大概如此。

????**

????他们到了山下,上了停在山下的马车,又赶了好几天路,一直身体不错的赖云烟觉得身体困顿了起来,脑袋更是疼痛,这夜不适无法掩饰,还是叫来了随行的大夫过来把脉。

????一探,是着了风寒。

????这时他们尚在路中没有人烟之处,这边冬天的雨季又来临了,四处都无干燥之处容他们暂且歇息,赖云烟就令队伍依旧往前走,每日奴婢停下两次煎药与她喝就是。

????喝了几天苦药,他们总算到达了温暖不已的藏温县。

????当夜,赖云烟发起了高烧,烧得她自己都神智不清,等过了两日醒来后,才知自己的这一病有点严重,大夫说得静养一段时日。

????底下奴婢皆担心不已,赖云烟倒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命不该绝,到了好地方才病,一看就是个能享福一生的命。

????她如此跟身边丫环笑着言道,弄得秋虹冬雨这两个贴身丫环皆对她们主子哭笑不得。

????不过,主子是个想得开,闹得明白的,底下的人日子也好过,见她好了,大公子也不再成天紧皱着眉出进了,底下的人也是松了口气。

????赖云烟在觉得自己要倒下之前,就叫丫环赶紧把魏世朝抱到魏瑾泓那处,等到她才好一点,魏瑾泓没让她发话,就先把孩子抱了回来。

????“娘亲,娘亲,你总算见我了,我把经书全都背好了,这就念给你听。”魏世朝顾不得埋怨他的娘亲太心狠,非要把这几天念的书都背给她听,生怕她再说他念不好书就不见他,也不陪他睡了。

????“好,你念罢。”赖云烟发笑,看着孩子娇嫩的脸,怎么看都觉得他好可爱。

????魏瑾泓便爬到她的身边,小孩子摇头晃脑地背起了他倒背如流的书,念完喝过冬雨为他端来的热汤,就钻到赖云烟的怀里问,“娘,今晚别赶世朝走了。”

????赖云烟微笑点头,轻抚着他的头发,她轻轻拍着孩儿的背,安抚他入睡,等他差不多睡着时,她的脸往一旁静坐的男人看去,朝他笑着轻言了一句,“多谢大公子。”

????魏瑾泓迎向她的笑脸,默然地点了下头。

????**

????她身子乏,好几天都下不得床,京中这时也有时隔近两个月没到信了,她天天都在盼着这事魏瑾泓是知道的。

????他算过日子,他们在路中一路都快马行驶到达藏温县,按之前送去信的日子算,再加上到藏温县的时日,还得半月他们才能收到信。

????现下快靠近年关,这年前怕是要收一次信,她才安心得了。

????她自来心重,但擅伪装,面上看着没什么,自是说说笑笑不停,谁人也探不来她心中到底有几分思量。

????魏瑾泓与她相处两世,到这世才彻底明了她对看重的人和事有多紧张。

????就像小儿,便是她病得要倒下了,也还是在倒下之前忙让人把孩子抱到了他处,让他别惊吓住了他。

????而京中兄嫂的事,想来她如今也是日日挂在心中的,一日不得吉讯,怕是一日不得安宁。

????他这日在她房中静坐半会出来后,还是叫了燕雁回路去接信使。

????燕雁领命后离去,苍松与主子道,“夫人的信使跟我们的不是一路。”

????燕雁去,怕是讨不了好罢?反叫夫人疑笃。

????“只是指路。”

????苍松顿了一下,迟疑道,“这……”

????这不是让夫人知道了他们一直在暗中有盯她的人马吗?

????“你以为她不知?”苍松一顿,魏瑾泓看了他的小厮一眼,笑笑道。

????“也是。”苍松点了下头,随即苦笑了起来,“有时奴才也真是想不明白,夫人大门出不了几趟,怎有这么多人用?还真是有钱能差鬼。”

????有这么一个财大气粗,连给小公子顽的东西都是成箱的金珠子的主母,苍松也不知这是他们公子的幸,还是不幸。

????不过说她不雅却也不尽然,公子也说她尽知上下史书,满腹诗书。

????只是她平时说话实在太风趣,那些诗句从没在她的口中念出来过,按在京中二夫人的话说是,这是有些俗气的。

????苍松不觉得如此,但有时看着夫人对钱财的在意,他也觉得如府中老人所说的那样,到底是有商户人家的血脉,把钱财看得太重,失了几分雅意。

????便是打发他妻子的嫁妆,也是金银布匹多,但书却未得一本,而梨花可是认得几个字的,她要是赏本诗书,都是极大的雅意了。

????“公子……”见大公子看书不语,苍松又道,“你说我们回去后,夫人会不会……”

????“如何?”魏瑾泓掩了书,抬头看他。

????“会不会走?”苍松隐了说她欲要跑的话,说了较委婉的。

????“不会。”魏瑾泓淡淡地看着他,“下次莫要再说此等逆话了,她一生都会是魏府嫡长孙的母亲,以后我魏府的主母。”

????“可是,”苍松这时跪下朝他道,“公子,不是奴才多嘴,而是夫人这样下去万万不行啊,你们出外行路已有三载有余,她送回府中的信不过一年一封,现下便是临近过年,今年的家信看样子她还是未想书写,奴才知您已在信中为她说过话,可梨花给我的家信中道老夫人对她家小姐未有亲笔写信很是不满了。”

????“哦?”魏瑾泓略扬了下眉,“如此?”

????“是。”苍松这时叹道,“公子,夫人得变。”

????不变,日后小公子回了府,怕是会因他这娘受罪。

????“她若是不变?”魏瑾泓轻语道。

????“若是不变,小公子怕是……”苍松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怕是不会太得老夫人欢心。”

????不得?

????魏瑾泓摇摇头,笑了笑道,“不得又如妨,他是魏府嫡长孙,日后魏府都是他的,祖母喜他,他则喜祖母,祖母不喜他……”

????不喜他,就按他娘的意思办吧,她总会替她的儿子想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至于会让他落下不尊不孝的名声出来。

????**

????这年大年三十这晚鞭炮声过后,赖云烟就着昏暗的浅灯看着刚睡着的儿子,看了一会,刚想把枕头往下挪到床上平躺闭上眼睛,就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今晚守夜的冬雨悄声到了床边跪下,在她耳间轻道,“大公子来了,说是您的信来了。”

????赖云烟闻言轻呼了口气,朝冬雨拍了拍手,动了下嘴皮子,“你先出去,我这就来。”

????冬雨走后,她看了看儿子,这才小心地起了床,穿了鞋披了外袍就出了外屋。

????“冬雨去给您拿火盆去了,”秋虹这时手上端了热茶过来,“您先喝口茶暖暖。”

????赖云烟看了她手上的茶盘,坐到了魏瑾泓的隔椅,先拿了一杯放到了魏瑾泓的面前,这才拿了自己的小喝了一口。

????“是藏温县的暖茶,您喝喝。”她开口言道。

????魏瑾泓颔了下首,把袖中的两封信拿了出来,与她道,“信使在路上生了病,耗了些时日,见不便再送来,就托了人再送,其间误了几天。”

????说罢,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见茶入口就是一道暖意,下肚有直冲四经八脉的温意,他不由掀开盖,多看了几眼。

????她总是能先人一步找到好东西。

????“那信使人呢?现今如何了?”赖云烟拿过信,眼睛扫过信口上的封蜡,嘴里问道。

????“交给了当地的大夫在治,应是没有生命之忧。”

????“如此,多谢大公子了。”假若他的话没错,应该是他的人这次帮了她的人一把,不过真相究竟如何,还得日后知晓详细情况后才能评断,她先把客气话说足了就是。

????魏瑾泓没出声,又喝了一口茶。

????见他无意要走,赖云烟就放下信,与他道,“刚刚世朝说您送他的连环扣他很是欢喜。”

????见她说起小儿,魏瑾泓的目光柔了起来,“还说了何话?”

????“说明年他也送您一个。”

????魏瑾泓哑然失笑,点了下头。

????笑罢,目光复杂地看向了赖云烟。

????世朝与他前世所有的孩儿都不一样,他聪颖无比,但不傲气横蛮,他被她教得甚是知进退,便是他这个当爹爹的,但凡对他好一点,他记挂于心不算,且记着回头定也要对他好一些才好。

????就是上街遇着了喜爱吃糕点,也会记挂着要人多备妥点,回去给爹爹尝尝。

????他从不忘了他。

????而她也从没教孩子去厌恶他。

????从小儿身上,他多少明了她的心思。

????她不是不对人好,只是,她不会对她不好的人好。

????“多谢。”许是她脸色很是温柔,这次魏瑾泓很轻易地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赖云烟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才淡笑道,“魏大人何出此言,您是他的父亲,我是他的母亲,不管我们俩立场如何,我们是他生父生母的事情是不变的。”

????说到此,她干脆把话都说明白了,“以后不管我们会如何,我不会教他去恨您,恨魏府,也希翼您在场面上给我几分薄面,莫坏了他的脸,伤了他的心。”

????他们可以暗中把对方捅得鲜血淋漓,但这点,最好别让儿子知道的太多了,尤其是在他年幼前。

????“我知。”魏瑾泓笑了笑,点了下头。

????他看着她也笑了笑,就知她说归说,心里却是不信的。

????有时他清楚地知道她在等着他重蹈覆辙,而魏瑾泓到现在也很清楚地知道,以后他也定会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这世他改变了太多事,但有些事他是不能改变的。

????如她所说,生父生母的事是不变的,还有府中的弟弟,家中的族人,这些前世让她对他怨恨不已的人全都在,一个都没有变。

????这些他改变不了太多,能改变的就是这世任她去做事,而不再是雪上加霜。

????**

????魏瑾泓走后,赖云烟拆了信看,兄长的信里道的还是太平,依旧还是在叮嘱她要注意着身子。

????这次许是嫂子身体好些了,来信中还夹着她写的信,她写了好几页纸,先是叮嘱她着紧身体,再又给她抄了好几道膳食方子,再又言道现在家中甚好,请她切莫挂念,兄长与她都在静候她回去。

????舅父的信中忧虑的事情就多了,先是说现在京中大太子与皇帝闹了一场,把皇帝气病,京中甚是不稳,苏旦远因进宫被按了一个大声在宫中喧哗的名声,被大太子的人按住狠打了一顿,抽掉了半条命,现正在府里养病,他的户部尚书之职,暂且被是大太子人的侍郎替代。

????舅父写的信很是隐晦,用的都是经商人说的暗语,赖云烟通读了这段两遍,琢磨了好几遍,明白大太子已经是有点急躁了。

????这一世,太子与皇帝的关系要比上世恶劣了不少。

????实则大太子现如今走到了这步,赖云烟也不觉得六皇子还是最后定乾坤的那个人,大太子不弱,他是皇后的儿子,也是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只要他没死,便是被皇帝不喜,他还是最可能坐上皇位的那个人。

????皇上背后还有皇族,她可是知道大太子可是真得好几个王爷欢喜的,宣朝的王爷有几个手中可是有兵权的。

????所幸的是,这世的黄阁老跟上世的黄阁老一样,对争位之事作壁上观,不打算插手。

????信中再则就是家中琐事,这次说的比上次情况好多了,嫂子病情已有起色,煦阳已康健,兄长这些时日的日子较之前要好过得多了。

????信中末尾,道她上次令人送来的衣裳很是得她舅母的欢喜,让她如没有什么不便就把打样的花样给誊上,多誊几道,这样就可多作几个花样穿了。

????看罢赖云烟真是好笑不已,这哪是舅母想多穿几件新衣裳,分明是舅父想把新花样新剪裁用到布坊上挣钱用。

????**

????年后魏瑾泓说他们要留到三月,等天气渐暖再走。

????随后过了十五,他就要带人出去采记县史。

????来了新地方,孩子的兴致不高,成天不是念书背书就是一个人坐着屋子玩。

????见他闷闷不乐,便是她逗他也还是开心不起来的样子,赖云烟叫了冬雨和赖绝带人随身伺候着他,让他这次随魏瑾泓一起去外边走走。

????她想,要是见到的新景象多了,他人也会开朗起来。

????魏瑾泓走之前,赖云烟叫下人准备了饭食,叫他过来一起吃了顿饭。

????魏世朝与父母共一桌用膳的次数不多,知道这次要跟父亲出去办“大事”之后,他兴奋不已,自己扒饭吃的时候笑得眼睛都是弯的。

????只是在走时,得知母亲不去,他的小脸就拉了下来。

????“娘亲为什么不去?”

????“娘要在家里看家,把我们世朝的家看住,世朝回来了,才有地方和娘一起住。”赖云烟哄他,摸着他光滑的小额头,笑着问他道,“世朝想不想以后还和娘一起住?”

????小孩再聪明,也易被大人的话带着走,闻言魏世朝想也不想地点头,“想。”

????“那娘守家,在家等你。”

????“哦。”

????赖云烟送了他上马车,等马车离开了他们住的地方,坐在父亲腿上的魏世朝对魏瑾泓道,“爹爹,娘是不是还要在家中吃药药,才不能跟世朝一起去?”

????魏瑾泓听了微怔,过了一会才道,“世朝知道娘病了?”

????“我知道的。”魏世朝点头,口气黯然,随即又道,“爹爹,我们再过几日回去,娘就会好了罢?”

????魏瑾泓点了头,低头看着他那粉雕玉琢的脸,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不往外跑,哪是她所以为的还在惦记着瑶水城的小伙伴,不想与新的小伙伴玩,他只是想守着她罢了,难为她日日背着他饮药,不知其实孩儿心中早已知晓,还为她的病闷闷不乐。

????不知她要是知情了,会不会为此心欢。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一直在外面,写文不便,这几天少更的就补不上了,今天也就这一更,还请大家见谅。

????再次多谢你们的支持,多谢。

下一章 ???????? 上一章

73最新新更新-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