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马车在寒风中跑回了通县。\[最快的更新尽在~\]

????这次魏府的人也好,魏瑾泓也好,都没捎上她,回头等大班人马回了朝,拿她又得是说道的了。

????她被赖游毒打之事,虽说其父被多人在心里记上了一本,但她也把自己置于了别人的口舌之上,这于她是有损的,现下魏家这举,无异又会让她被人在嘴里说道多时。

????一个人被人议论得多了,尤其她还是个妇人,没事都成有事了,总会有人乐意去想,她这是总归是有问题才以至于至此。

????到了这步,赖云烟也知自己还是逃不过名声受损这一劫了。

????要是可能,她还真想像时五娘那般不声不响活一辈子。

????过了几日,魏瑾泓突然回了通县,同时随他回府的还有楚候爷楚子青。

????赖云烟得知楚候爷跟魏瑾泓来了后,不多时,魏瑾泓就往她这边来了,见到她,叫退下人后,对她道,“你父亲的姨娘昨日滑了胎。”

????赖云烟闻言直了直腰。

????“六皇子骑下马儿受惊,你兄为其拉住了马。”

????“是吗?”赖云烟笑了笑。

????“江大人也在随行之人中。”魏瑾泓说到这,朝赖云烟那嘴间拦了帕子的脸看去,接而淡淡地道,“你妹妹过些时日,怕是会进宫。”

????“进宫?”赖云烟眼睛顿时睁大。

????“太子有意纳她为姬妾。”

????有意?赖画月要到明年才及笄,而太子身为洪平帝的长子,年龄要长她一倍,这有意怕不是字面上的有意,是背后有人有其意才对罢?

????“这是我父亲的意思?”赖云烟拿下帕子,对上魏瑾泓的眼。

????她还是不能看得很清楚,但这时她能看清魏瑾泓的眼是平静的。

????她本打算调侃问他舍不舍得的话就这么搁下了。

????魏瑾泓的心也是真狠,他连前世心爱之人都能舍得下,他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嗯。”

????“您在其中插了一手吗?”赖云烟问得客气,没带针对之意。

????“未,”魏瑾泓摇头,淡道,“这于我无益,瑾泓心间已有明君。”

????元辰帝上世是个明君,于他也甚有恩德,这世他也不会更改对他的追随之意。

????“我父亲这举,是要向太子靠拢了?”

????“恰是。”

????“我兄长却拉了六皇子的马?”赖云烟奇怪地问。

????她兄长怎会做这等这不恰当的事,让人知道他跟父亲对着来?

????“被人计算而为。”

????“我父亲。”赖云烟接话。

????魏瑾泓看她颔首。

????“还真是狠心。”赖云烟不带感情地道。

????“候爷狩猎受伤,会在我们府中住上一段时日。”魏瑾泓这时又道。

????“多长的时日?”

????“先住到过年罢。”

????“你们的风头还没避过?”赖云烟不禁翘了翘嘴角。

????看她又痛快了两分,魏瑾泓嘴角柔和地弯了弯,道,“是没有。”

????“要避得何时去了?”赖云烟的口气又可亲了两分,听着还似有关心之意。

????魏瑾泓就知道他刚把赖震严的事透露给她是用的。

????她对同一条船上的人,哪怕是虚应,样子也是能装得好看的。

????“两三年罢。”魏瑾泓淡淡地道。

????赖云烟闻言着实诧异了一下,他打算装两三年的孙子?是真是假?

????“要这么久?”她又问了这一句。

????魏瑾泓收回看她脸的眼,垂眼看着膝上的锦袍,另道,“此次没有带你去,其因江大人是其一,其二是赖大人也去了,于你怕是有损。”

????“总不会把姨娘的事怪罪到我头上来罢?”赖云烟淡笑着说完,心里却清楚知道,这事赖游是做到出来的。

????她那父亲,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上世帮着庶女上位,践踏嫡女的事他都做出来了,还不怕人说,这世加上宋姨娘的事,他还能好到哪里去。

????“上次赖家给你送了点心过来?”魏瑾泓弹了弹膝上的灰,漫不经心地问道了一句。

????“嗯。”赖云烟眼睛微眯了一下。

????“试过了?”

????“试过了。”

????“有毒?”

????“有毒。”

????“这事你方便查?”

????“魏大人方便?”赖云烟反问。

????魏瑾泓点头,“不过尚有一事。”

????“魏大人请说。”赖云烟笑了。

????“你不能见江大人。”魏瑾泓依然低头看着锦袍,淡道,“其余,有事问我,万事随你。”

????“您这是怎地了?”半晌,赖云烟讶异道,她看着完全变了个样子对她的魏瑾泓,弄不明白魏瑾泓怎么就变这么大方了。

????魏瑾泓闻言笑了笑,抬头看向她,道,“我已跟人说,你眼疾又犯,不便带你去。”

????赖云烟笑了笑,未语。

????魏瑾泓便起身,朝她微一拱手,就抬脚而去。

????善悟前几日突然跟他说他府里跟他同困一室的人缘分甚浅,要是过了今年,他们的缘分之线断了,无人再与他同挡血煞之气,明年他就有血光之灾,祸及全族。

????如此,只能由他先退几步了。

????而他真下定了决心做了,她的反应却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差。

????人敬一尺,我敬一丈,她为人还真是由始至终都未变。

????**

????魏瑾泓留下那句话走后,赖云烟忍了忍,还是伸手揉了揉眼,“老天变脸了?”

????今个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了吧,要不然,一朝之间,畜生怎地突然有了点人样?

????魏瑾泓回来给赖云烟带了第一手消息后,不多时,赖震严给她的信也到了府中。

????信中兄长的字迹有点草,赖云烟把信看完,在烧信之时脸上全是苦笑,心里也苦涩至极。

????兄长的这一趟,真是险中透着险。

????现下,京城的达官贵人中,谁都知他与父亲面不和心也不和了。

????赖游根本不给他这个长子一点脸。

????赖云烟也清楚知道,她动的那两手,并不能在洪平帝面前拉他下马,于洪平帝而言,赖游是有功之臣,另一个,他信老臣还能拿捏得住任家,老皇帝只要面上还能过得去,就不会动赖游这个老臣子。

????赖画月为太子姬妾的事,兄长在信中极其详细地说了,个中利害他也分析了一道,另他还道,父亲所做之事不仅于此,另还有一些事,他探不出来。

????他探不出来,她暂时也探不出来,老狐狸还是老狐狸,在朝廷里跟人勾心斗角了半辈子,哪是那么好对付的。

????上世赖游没有做太多,就已把稚嫩的他们害得很惨。

????而这世她多了前车之鉴有了不少防手,但看他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她这世的父亲大人怕是要比上世对他们更心狠手辣了。

????这就是蝴蝶效应了罢。

????没有想到,这事落到她头上来了,让他们子更不像子,父更不像父。

????果然人的什么决定,都不可能是万全之策,总会带来后果。

????兄长的信后,黄阁老那边人过来说,她也被人盯上了,叫她小心谨慎为上。

????探子走后,赖云烟第一次觉得,赖游要是死了,她一点伤心也不会有了。

????上世他死时,她在他面前给他磕的三个头,现在想来还是矫情了。

????隔日,赖府那边管家带着仆人送了一堆补品过来,管家说是家里老爷知道她眼疾又犯,心里甚是担扰,就把府中大半的补品都给她送过来了,让她天天用,没了他再去寻了药材送过来。

????这话说得真是漂亮,管家走后,赖云烟把十来个参盒都打开看了看,见都是珍品,不禁感叹赖游真是舍得花血本。

????这些她以后交给舅舅卖,能卖不少钱呢,江南一带的老爷子老夫人,可是最喜这些个人参了,便是不吃,买上一根救命参放枕头下,他们也睡得安心,这参啊,比在京城卖得贵得多了去了。

????赖云烟决定,下次赖游要是敢送,只要里面没下毒,她就敢收。

????这也是钱啊,恶心钱也是钱,她不嫌弃。

????赖游这一手玩得漂亮,一边让人知道嫡子对其违逆,一边花着大价钱让人知道,他还是关心这个嫡女的,这时赖云烟除了感激的话其它最好什么也不说,要不然到了赖游的嘴里,他们兄妹都会被他打成一耙了。

????而兄长,这一段时日,是要把前世那在漫长的十几年里受的苦,在短时间内都要全尝了。

????赖云烟觉得心痛,但也没办法,这注定总是有那么一遭,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只能迎面而上了。

????又过了两日,魏瑾泓那边的苍松过来送了东西,说是楚候爷送的。

????赖云烟打开一看,见又是人参,眼睛都笑弯了,“我最爱这个,替我谢谢候爷了。”

????爱送,那就多送点,候爷家不缺参,她可是缺钱得很。

????虽说黄阁老身份尊贵得很,但骨子里爱财之心可一点也比她舅舅弱,请他办事,她手里那点钱根本就应付不了。

????楚候爷这人与魏瑾泓交情太好,就是因着他在背后替魏瑾泓撑腰,上世他们兄妹就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但这世还没闹到那个境地,赖云烟觉得大此之前他们要是在魏府又狭路相逢了,她一定要尽力展现她甜美的一面给候爷看。

????候爷也是个大方的,家中金银珍宝多,最爱给美人送礼了。

????**

????那厢楚候爷卧在榻上打了个酒嗝,抱着吃得鼓起的肚子与魏瑾泓说道,“你说我把我那继母杀了如何?”

????见他又发酒疯,魏瑾泓有条不紊地答道,“不妥。”

????“那我那两个兄长弟弟呢?”

????“不妥。”

????“那我能杀谁?”楚候爷双手握拳大力捶着榻面,咆哮如雷。

????“谁都不能杀。”魏瑾泓转头,本欲要传人进来扶他去睡,但又想及上次他喝酒误的事,便叫翠柏送来醒酒汤。

????醒酒汤不多时就送了过来,楚候爷誓死不喝,魏瑾泓叫来小厮,逼着他喝了下去,楚候爷被强逼吞下了汤,最后闭上眼睛流了泪,口口声声叫着娘。

????魏瑾泓带着小厮退出了房,出了门去,见着对院还有几许灯火,便开口道,“她在作甚?”

????翠柏先是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道,“刚从库房回来。”

????“哦?”魏瑾泓不由讶异,转头看向了他,“怎么去库房了?”

????她不是什么事都不管吗?

????“跟管家讨了钥匙,去库房里把参都拿出来了,”翠柏抬起脸,看着他们家公子的脸微有点苦,“您拿回来的好参,听说都被少夫人拿走了。”

????“她要作甚?”魏瑾泓好笑地翘了翘嘴角。

????“明日有商船回江南呢,怕是明天会送过去给任老爷。”翠柏叹道,“我刚跟春晖交了个面,他说少夫人已经把她手里得手的参数到第三遍了,越数精神越好,还道少夫人怕是明天还要找乐师奏琴。”

????魏瑾泓挑了挑眉,“嗯”了一声。

????“那她明天给乐师打赏的钱,给还是不给?”翠柏问。

????“给。”魏瑾泓简言。

????“少夫人怎地变了这么多?”翠柏被堵得好一会才憋出了这句话。

????少夫人怎么逢人就打赏了呢?还离管家拿钱打赏,她以前可不这样的。

????“随她。”魏瑾泓说到这温和地笑了笑,“她高兴就好,这府里的事,便由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罢。”

????前世给不了她的,这世便给她罢,哪怕她已什么都不信。

????**

????打听到今天舅舅的商船要离京,管事之人又是舅舅心腹,赖云烟一大早就起来叫人把她备好的两箱子人参搬上了马车,走了一上午的路,把箱子交给了管事的,又交了一封信让他带去。

????信中不乏甜言蜜语,其间更是谗言无数,赖云烟写完还瞧了几遍,觉得自己那馋媚之情已经跃然纸上了,这才觉得自己拍舅舅马屁的功力不减当年,这才满意地折纸封蜡。

????这感情啊,都是交流出来的,她这一担篓投其心意的好话,想来也是能让舅舅更欢喜她一些的。

????他们前世合得来,这世感情也差不到哪里去,哪怕这世她一开始就坑了她舅舅这么多银子,但之前他临走时,她舅舅不也是咬牙跳脚,赏了她十两银让她买糖吃?

????等到船开,再从望京码头回到通县,这时已是夕间了。

????赖震严已在府里等候她多时了。

????见她回来,在厅屋里,赖震严当着魏瑾泓的面问,“去哪了?”

????“有江南的船要回去,我去了码头,找了个管事的给我带信给舅舅。”

????“下次差下人去办就是。”赖震严不满地摇了下头。

????“云烟知晓了。”

????赖云烟朝他们都请过安后,在魏瑾泓的身边坐下,才朝赖震严笑着说,“哥哥这是刚回来就来瞧我了罢?”

????“嗯。”赖震严额首,转头与魏瑾泓说道,“你赶回来就是为了陪她?我看她眼睛好好的,还有那精力出去乱转,哪有犯病的样子?”

????“唉,”赖云烟闻言立马扶额,道,“现下头又疼了。”

????赖震严不由瞪她,斥道,“乱来!”

????赖云烟便笑了起来,笑了好几声,见兄长嘴角绷得不是很紧了,她这才笑着说道,“前几日是有些头疼,夫君这才没带我去三周山。”

????“是吗?”赖震严看了她一眼。

????“是。”赖云烟笑着回道。

????一旁的魏瑾泓嘴边挂着温柔的笑意,时不时看说话的兄妹俩一眼,并不插话。

????过了一会,他借故有事要走开一下,把厅屋让给了这兄妹俩。

????他走后,赖震严松了绷紧的背,眉头也皱了起来,嘴里轻语道,“怎么回事?”

????“信。”赖云烟未答话,只在桌上写。

????赖震严见她如此谨慎,就不再追问了,嘴里声音也恢复了正常,“父亲让我来看看你,说下月初七娘的忌日那天,你要是有空就回府一趟,到时与我们一同为娘祭拜。”

????赖云烟的脸慢慢冷了下来。

????赖震严像没有看到那样,依然不紧不慢地道,“到时你有空就回来罢。”

????“到时是要做法事吗?”赖云烟垂了眼。

????赖游啊,怎么就有这么狠的心。

????“嗯。”

????“要做几场?”

????听她这般问,赖震严看向了妹妹。

????“妹妹曾听闻,江南一带,有一家人甚是爱其妻妾,但红颜命薄,他的两位妻妾早时就亡了,不过他在古稀之年时,尚还记得为她们同做了一场法事呢。”赖云烟看着手中的帕子淡淡地道。

????赖震严听后,久久未语。

????**

????楚子青出去了一趟,再回来时,看着魏瑾泓半晌都无语,良久才与他道,“我可没料这赖游可是那般痴情之人。”

????“查出来了?”

????“是。”

????“怎么回事?”

????楚候爷炸舌道,“赖大人养的那两个外室,虽都是年轻女子之像,但无不与那宋姨娘相像。”

????“不仅如此罢?”

????“是。”楚子青佩服地朝魏瑾泓拱一下手,又道,“且都有孕了。”

????“看来宋氏之死是真的了。”魏瑾泓淡淡地道。

????见他这时都不动如山,楚子青真是对他这好友佩服不已,“你这时都还坐得住?你那泰山大人,可不是一般不喜你那舅爷。”

????“赖大人是过于悲切了,想来过段时日就好。”魏瑾泓轻描淡写地道。

????楚候爷摇头,“你要是还想与震严兄来往,还是与赖大人隔开些好。”

????这父子俩又是对仇人。

????“现下不能。”

????楚候爷看向他。

????“你忘了太子。”魏瑾泓说到这笑了笑,“由他们去罢。”

????他们且暗中行事就算了,赖家的事,该告知她的他都告知,至于怎么办,他就管不到太多了。

????楚子青闻言摇头道,“我比以前更弄不明白你了,你就告诉我,你到底看好谁?”

????“还早。”魏瑾泓垂首伸手推了推他面前的茶杯,淡道,“喝茶罢。”

????楚候爷这时想及他候府的那些破事,不禁苦笑道,“对,心急干什么?越急越乱。”

????他就是急了,恼了,怒了,才着了庶兄继弟的道,被皇上不喜,被族长斥责。

????**

????“有孕?”赖云烟闻言拿帕拦嘴的手都僵了。

????魏瑾泓看着她雪白手指旁边的红唇微眯了眯眼。

????她今日嘴唇抹了胭脂,过艳,艳得就像烧得过旺的火。

????听闻京中密友已回,本打去京中找人说话的赖云烟这时原有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有几个月了?”赖云烟想来想去,也猜不准赖游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事。

????“一人五月,一人三月。”魏瑾泓别过眼,看向了她身边的玉瓶,不再去看她的脸。

????她半晌无语,他再朝她看去时,见她拿手支着头,额上有了细汗。

????“叫大夫。”他起身去了门边,朝小厮说了一声,就大步回了原位,把她抱了起来。

????她一路都没说话,只是死死地咬着她艳得似烈火的唇,头上的虚汗越来越多。

????一路的丫环见此状,已吓得软了脚,奔走相告,抬水拿帕的人忙成了一团。

????这厢魏瑾泓放了她到床上,刚放她到床上,就被她紧紧地抓住了手,“魏大人,我眼睛又全不见了。”

????魏瑾泓拿袖子擦了她脸上的汗,闭了闭眼,这才静下了心,道,“不用急,方大夫就来。”

????她的手松了下来,魏瑾泓下意识手一紧,又重抓住了她的手。

????“全看不见了,”赖云烟苦笑道,“怕真是得瞎了。”

????“不会。”魏瑾泓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冰冷一片,就跟当年他们决裂时,她脸上的温度一样。

????“绝不会。”他心不在焉地说道着,眼睛往门边看去,嘴里的声音微紧了一些起来,“大夫怎么还没来?”

????跪在门口的春晖爬了起来,跪到了大树下爬了上去打量了一会就利索地爬了下来,再跪回门口恭敬地朝他道,“就来了,到大院门口了。”

????方大夫进来把了半天脉,还点了火折子在赖云烟的眼前试探了半晌,火光映红了赖云烟的眼,也烫出了她眼睛里的眼泪,但赖云烟的眼睛还是在茫然地随着他们说话的声音转动着,而不是随着她眼前的火光。

????“再过几日看看。”方大夫开了药方后,朝魏瑾泓拱手苦笑着道,“不才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过了两日,赖云烟还是能与下人说笑,便是魏瑾泓来看她,她时不时也能讥讽两句,无事人一般。

????但魏瑾泓见她被下人扶着坐下后,就轻易不走动了。

????她连去拿茶杯的次数也不像以往那般的多,谨慎至极。

????赖震严闻讯赶来,不多日,魏瑾泓回了京城,从宫中请来了圣医。

????什么法子都试了一遍,赖云烟的眼睛还是没有好转。

????这时京中魏府里祝慧真已有孕,魏府里出了这桩大喜事,魏母便什么好东西都往她那里赏,赖云烟这边,魏母只是悄无声息地把崔家的庶女送了过来,且说好了,没生孩子之前,只是个侍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并作了一更。

????晚上应该是还有一更的,没有到时候再出来跟大家说。

下一章 ???????? 上一章

47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