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震严兄身边的仆人刚走。\[最快的更新尽在^\]”

????“嗯。”兄长担心她,想这人定是能安慰自己的罢。

????可惜他的一片好意了。

????“让我告诉你,他无事。”

????赖云烟笑了笑。

????“去睡罢。”魏瑾泓看她一眼,终还是转了身。

????有些话还是等过了这夜再说罢。

????“魏大人……”她叫住了他。

????魏瑾泓转头看她。

????“有事?”

????“睡罢。”她满身的疲惫,哪怕装得刻意平静也掩饰不了。

????“睡不着,魏大人可有时间与我饮几杯茶?”

????魏瑾泓失笑,回头朝她摇了摇头,就提脚回了他的卧处。

????她什么时候都不相信他,哪怕一点的好意,她都要拒绝。

????就好像这样他们之间总有一天能桥归桥,路归路那么简单。

????哪怕她心里也都明白,事情不会如此。

????他孤掌难鸣,需要帮手。

????他已放她走过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

????赖云烟第二日下午起的身,她起来用完膳,魏瑾泓就派人叫了她过去。

????她进了他的外屋,发现他身上穿的还是朝服,略挑了挑眉。

????“大人刚回来。”苍松在她身后小声地报。

????“夫君辛苦了。”赖云烟朝他一福身。

????“你们都退下。”魏瑾泓朝苍松开了口,随后朝赖云烟点头道,“坐罢。”

????“多谢。”他平静,赖云烟也很是客气。

????撇开那些针锋相对,他们其实也可以平静相处。

????两方态势现下平衡了一些,她也不再困于魏家寸步难行,赖云烟也就不再故意恶形恶语了。

????再说这几月过去,该探知的,该熟悉的,她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再天天端着,那也是真成刺猬了。

????“下月由岑南王开堂主审育南案。”

????“恭喜魏大人。”主犯兵部侍郎是岑南王的远房表兄,由他来主审再好不过了,这是魏瑾泓最不会得罪人的方法了。

????“皇上跟我要闻侍郎贪下的那五十万两银。”魏瑾泓说到这,推了推茶盏,道,“末央宫修建,正缺这个数。”

????“那五十万两银,现下找不到了罢?”赖云烟淡淡地说,“闻侍郎大人喜奇珍异兽,想来就算离犯案只有两三年,大半的银钱都花在了此处罢。”

????魏瑾泓颔了下首。

????“至于他身边的人分走的那些,上至打点尚书,下至打发地方官的,这些您也是追讨不回了。”赖云烟笑了笑,看向年轻的魏大人,“您还缺多少?”

????“四十。”

????“四十万两不是小数目,卖了妾身,妾都不值那个价。”赖云烟伸手揉了揉额头,缓了一会才勉强笑道,“但我会想办法。”

????士族表面光鲜的日子要颇费银子,魏家说来富贵,但要一时之间挪出四十万两,怕是掏空了库房都不够这个数。

????赖云烟也知魏瑾泓留下她,为的就是这般时刻,可先前她还能跟他兜兜圈子,还还价,或者干脆装傻充耳不闻,但在这他为她兄长挡刀,还会帮她对付宋姨娘的份上,她只能答应。

????“我舅舅得脱好几层皮了,想来这几年里,他定是一眼都不想瞧上我一眼的。”赖云烟开顽笑地说道。

????见她这时都不忘调侃,魏瑾泓这时也微笑了一下。

????“需要几天?”这天下的人啊,包括皇帝都在打银钱的主意,难怪舅舅一辈子把他的挚爱的银子看得那般重,实则是一不小心就要被别人算计,刮他的油。

????看吧,她现在就要狠狠刮他一层了。

????“三天。”

????赖云烟顿时无语,朝魏瑾泓瞪去。

????“就三天。”魏瑾泓笑了。

????“我还不如去一头撞死算了。”赖云烟干脆把帕子粗鲁地塞进袖子里,咬着牙恨恨地道。

????她就知道逃不脱,她就知道不便宜,这魏家的人就是一群黑心的吸血鬼,她是倒了大霉了,才摆脱一个老娘,就又被她这个儿子缠上。

????钱钱钱,都是钱的事。

????事情说破了就真令人绝望,她上辈子倒霉是因为嫁妆太多被人惦记住了,这辈子倒霉,也是因为这魏大人知道她有多会弄钱被他惦记住了,死都不撒手,她扮恶妇,只差没扮泼妇疯妇了也没摆脱掉。

????魏瑾泓见她咬牙切齿,脸极其生动,没有了昨晚见她的沧桑疲惫,也不见前些日子那般的虚假,那嘴也微微翘了起来。

????“笑什么?”赖云烟看着她的老对头,又从袖中拿帕遮嘴,站起身道,“我先去想想法子。”

????再与这人共处一室,她怕她会毫不犹豫翻白眼。

????她就知道不便宜,就知道!

????**

????赖云烟把任金宝给她的一半的银钱已送去给兄嫂应急去了,她手上刨去花的,只有不到十万两的银子。

????可这几万两银子,她用处大着。

????没这银钱,谁也不会为她做事。

????但这种时候,总不能跑去再跟兄嫂要罢?

????“总有一天,我真会被魏家的人逼死。”赖云烟提笔写信,嘴间喃喃自语。

????冬雨在门外以为是叫她,忙叫道,“小姐,你叫我?”

????“不是,退,退,退,再给我退远一点,自个儿搬着凳子磕瓜子去,别来烦我。”对着心腹丫环,赖云烟少了耐性,很是不耐烦地道。

????冬雨无奈,就又退到了外屋的门边,跟守在门口做着针线的杏雨无可奈何地道,“小姐又赶我了。”

????“听见了,喏,矮柜下有瓜子,去拿罢。”

????“哎。”冬雨笑了,轻脆地应了声,小跑着去床塌上的矮柜下拿瓜子去了。

????杏雨失笑摇摇头,嘴里也轻叹了口气。

????小姐最近不好受,也就能对着她们这些贴心的丫环说几句急躁话了。

????在外,她对谁都得笑。

????那厢赖云烟把讨银钱的信按她的讨债风格一笔写就,信上的大概意思就是:舅父大人,见信安好,云烟甚是想念你,想来,你接到这封信后也会日夜惦记我的,如此,外甥女的这心便也安下了,想来日后我们之间的惦记是一样一样的,这天底下,大概没有比我们更惦记对方的舅甥了,母亲在地底下知晓了我们之间的情谊,怕也是会安慰得紧。

????而随信奉上的,就是她打的四十万两银的欠条。

????赖云烟打赌,她舅父收到这封信后,肯定三日之内无食肉之心,少吃那么多肉,人都要瘦好几坨。

????舅母大人双手捧着他的大肥脸,小心肝都不知要多喊多少句。

????写完信,云烟携着上次舅舅给她的金豆豆就起程去了京中,点心铺,饰铺这种地方逛了好几处地方,探看得差不多了,又判断再三,才找了其中一间店面的掌柜在内屋说了半晌的话,还押了自己差不多同等价值的两箱珠宝在那,才从跟舅父大人守财奴性子差不多的掌柜手里讨到了四十万两银子。

????其中跟死都不借钱的大掌柜斗智斗勇了近一时辰,最终以撒泼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她走后,掌柜的当着自己的儿子就说,“表小姐简直就是个瘟神,谁家有银子她都知晓,回头我们怎么跟大老爷说?”

????掌柜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二掌柜李子青没有犹豫地回答父亲道,“父亲不必担心,依咱们大老爷的聪明才智,是定会从赖家讨回来的,你且安心就是。”

????掌柜听了稍稍舒服了点,但跟随任金宝多年的秉性难去,还是道,“要是有赖家的人来买咱珍宝阁的珠宝,一律再多半两银。”

????李子青笑着拱手,“孩儿知晓了。”

????“唉。”掌柜的还是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两箱珠宝,道,“你随我去密库放好吧,这是老太爷亲手挑的东西,少一件,大老爷都得少吃两年肉。”

????**

????赖云烟当天弄回了银子,在最后一天才把银钱给了魏瑾泓。

????魏瑾泓接过银子后,嘴角一直都是翘的,温文少年的脸在这一天分外俊逸。

????赖云烟心疼地看着他手中的银票,想着这事皇帝高兴,魏大人高兴,最难受的就是她与她可怜的舅父了。

????“魏大人啊……”赖云烟纠着手中的帕子,趁着这时机,小心翼翼地与魏瑾泓道,“那宫里的保胎丸,你能与我拿出一些来吗?”

????士族不比王公贵族,赖家银钱再多,也是用不了宫里的圣品的。

????魏瑾泓跟那些王公贵族交情好,便是洪平帝这个皇帝,想来也被他用她借来的银钱哄得好好的,赖云烟只得拉下脸,与他讨要。

????“张圣手明日从宫门出来,会与你兄长去府上饮几盏闲茶。”魏瑾泓微笑着抬眼,深望着她道。

????他目光深遂,他如此看人之时,很容易被人误解里面藏有太多深情,赖云烟见他此举,不禁哭笑不得地说,“您这是做甚?”

????他得了这么大的便宜还卖乖,看她好脸色就打蛇上棍,魏大人的奸狡那是又上了一个台阶了。

????见她好笑不已,魏瑾泓带笑的眼睛便也慢慢沉了下来。

????见着她少女娇艳如花,生动活泼的样子,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觉得,他们还在他们最好的那段时日里。

????那时的她,只要他多看她一眼,她就会乖乖上前,任他亲吻。

下一章 ???????? 上一章

37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