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睡罢。[最快的更新尽在*]”魏瑾泓看着赖云烟说了这两字,低头脱靴。

????没得到回复,赖云烟也不奇怪,翻身上榻。

????第二日一大早,赖云烟醒来把榻上棉被收拾好,盖上箱子那刻,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活这么多年岁了,居然晚上就个寝都要自行大费周章,还是赶紧想法子脱离苦海,快快逍遥去罢。

????这一早,魏瑾泓就没再陪赖云烟去请安了,赖云烟也就松了一大口气。

????魏家与赖家一般,都是士大夫阶层,魏瑾泓现下年仅十八岁,如若与前世一样没变,他现已是翰林学士了。

????时不时能见皇帝,参与朝政,隐隐有率领众贵族世家年轻子弟之势的领头人物,要是连着两天与她去请安,明天回门,她都要被她父亲训斥。

????为着明天回赖府,赖云烟这一天都很静,早晚请安过后就坐于房中,捏着针在那牵线,时不时绣两针打发时间。

????丫环让她去花园走走,她都未去。

????主院下午也来了婆子,说魏母让她过去帮她处理家务,赖云烟去了一趟,说了几句自己尚且年幼,难当大任就回来了。

????她上辈子,进门没几天,推拒再三后,就接了魏母手中的管家权。

????哪怕她把魏母伺候得跟老太君似的,魏母也就渐渐地不怎么欢喜她了,以至于后头那般苛刻对她,想来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之事。

????说来,赖云烟也觉上世自己是做得太不妥当了,哪怕是好心,也有能力,可哪有新媳妇嫁进家门不到半年不把家婆手中权家夺过去的?

????魏母后来厌恶她,还真是怪不得她,是她不通俗务,犯了错,也活该被错待。

????所以这次赖云烟是打算推到直到她走的那天,她都不接手魏家的事。

????**

????因明天要回娘家,这晚魏瑾泓进房后,赖云烟朝他福礼后就没再吭声了。

????这个关头,还是少说话的好。

????她不开口,魏瑾泓在看过她几眼就躺了下去,赖云烟见他睡后,就拿书去了外屋,就着小灯看了半会,就势在外屋的小榻上睡了过去。

????外屋的小榻是给丫环们睡的,自然没有里面的舒适精致,但不与魏瑾泓同房,哪怕只隔了点距离,赖云烟也觉得这压力稍小了点。

????清晨时,赖云烟突然惊醒,她翻了个身就从榻上坐起,看着站在圆门前的人影。

????“魏大人?”

????“嗯。”

????赖云烟笑了笑,“您起得真早,什么时辰了?”

????“寅时。”

????“您这就要唤丫环进来么?”

????“嗯。”

????“请容妾片刻。”赖云烟伸出手,点燃了手边的烛台。

????她起身穿好鞋,把榻上的被褥收拾好,回头迎上了魏瑾泓静静看向她的眼睛。

????赖云烟朝他一笑,就拿帕掩嘴进了内屋。

????通报出去,随即,丫环婆子都进门来了,赖云烟的陪嫁是八个丫环四个婆子,还有二十个小厮,这天一早全进了魏瑾泓的院子跟他们请安。

????赖云烟带着丫环婆子去了魏母处,受了她几句叮嘱,这才又带着浩浩荡荡的礼车,往魏家的封地走。

????一路出了正城往北,再走五里地,余下的一路就全是魏家的田庄,走到自家的地方时,赖云烟轻掀了帘子看了外面一眼,被杜鹃伸出手拦了拦。

????“您快到府里了。”杜鹃轻笑道,还看了一眼那静坐在那一旁,尤如松柏之姿的姑爷一眼。

????赖云烟淡笑不语。

????如若不是怕带着春夏秋冬四个婆婆在身边,怕她们老辣的眼看出她与魏瑾泓的不对之处,她岂会带着这两个心大的丫环在身边堵她的眼?

????一个丫环也敢出手拦她,赖云烟想以前她还真是太不拘小节了,才让丫环尊卑不分。

????“下去罢。”杜鹃拦手后,赖云烟朝杜鹃淡淡地开了口。

????“啊?”杜鹃微愣了一下。

????“滚下去。”赖云烟朝她冷下了脸,抬起了下巴。

????那无声的威严让马车内的气息顿时僵化,杜鹃猛地一磕头,随即就掀帘而走,在马车的行动中跳下了马车。

????在她跳地的那一刻,车内的人还听到了她的拉泣声。

????百合还跪在地一旁,此时抬起头,仓皇地看了赖云烟一眼。

????赖云烟用手撑着头,懒得理会这些丫环的心思,闭着眼睛寻思着事情。

????如果事情未变的话,那么赖家与魏家还是会有封地之争,魏瑾泓与她同知这些事会发生,他肯定会有新的应对之法,而她现在之势明显被他压在了其下。

????他是魏家长子,而她现下是赖家嫁出去的女儿,如若被休回来,哪怕兄长护她,她在家族里也只能是隐形存在。

????所以,多年后的封地一争,哪怕她知情,她也处于劣势,而且不知这世的兄长,在事情没发生之前,会不会把她的话全听进去。

????**

????一进赖家,去了正堂拜见过父亲赖游后,赖云烟正式与魏瑾泓兵分两路,她进了内院,他就跟着赖家的族人去了宴厅。

????一到了后院,赖云烟就让内管家叫了杏雨梨云过来。

????“请大小姐安。”

????“请大小姐安。”

????杏雨梨云一过来,就跪在了赖云烟的面前。

????赖云烟笑着朝留在屋内的春婆婆与夏婆婆道,“你们出去罢。”

????两个婆子相视一眼,道了声“是”,退了下去。

????赖云烟留了两个丫环在屋内说话,很快,兄长赖震严就匆匆来了后院,挥退了丫环和身后的小厮,他朝赖云烟皱眉道,“先前杜鹃的事,是怎么回事?”

????“有人告诉你了。”赖云烟拉了兄长的袖子,娇笑道。

????赖震严板着脸看着她。

????“我平日太放肆她了,她一介丫环当着姑爷的面对我伸手拦我,不管管,还当我无人疼爱呢。”赖云烟仔细地看着兄长的脸,见他皱眉摇头看她,一脸多年前不满她时的不变表情,她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他跟他们不一样,不是重生的。

????她真是少了个帮手了。

????赖云烟咽下嘴间苦涩,淡道,“我知宋姨娘的事了。”

????“什么事?”赖震严眯了眯眼,年轻的脸这时已是阴沉得很了。

????赖云烟不知上一世,自己为何从兄长那总是阴着的脸上看不出来,她兄长身上心间担了这么多事。

????上世没经历过多少事情的她,还是太天真了。

????“知她害死娘亲的事。”赖云烟看着他道,“知三年前她被下毒的事,知父亲也知晓了是谁。”

????赖震严闻言身体僵住,狠狠地瞪了赖云烟一眼,就朝门边走去,他左右看了一眼,关上门,转过眼就对赖云烟厉声道,“你知你在说何话?”

????“我知晓,”赖云烟不知怎地,想起兄长多年的保护,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云烟知你护我护得辛苦。”

????“你……”见她哭了,被她的一番举止弄得震惊的赖震严一时之间不知说何话才好,他缓了缓,才道,“你从哪知的?”

????“云烟自己想的,”赖云烟转过脸,拿帕擦了眼泪,垂眼道,“出嫁前去过书房一趟与父亲告别,我走的是那条你告知我的小道进去的,我走得急,先了丫环几步,在门口时听父亲不知骂了谁一句孽子,还说要把那在苏南的庶子接回来,给宋姨娘养。”

????“把庶子接回来,给宋姨娘养?”赖震严闻言,一字一句地重复道。

????“是。”赖云烟点头道。

????赖震严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缓了两口气,抬起眯着的眼,与妹妹道,“你半道让丫环滚下马,就是为的我速速来找你,与我说这事?”

????“是,我想了几天,心中很是不安。”赖云烟垂首看着自己的鞋子喘了两口气,“我这才想起当年我昏睡了三天睡过来,娘没了,你为何要哭的事。”

????说到这,赖云烟悔恨交织,兄长护她半生,她到离开魏府后,才知晓兄长在赖家的艰难处,虽后头她与他一起打拼,但兄长多年的功于心计,逼死庶子,气病父亲,已让他在外有了阴毒之名,于此,多年后,新帝上任之后不重用赖家,才让他们只能暗中谋算,后虽因朋党之争最终上位,但其中不知费了多少的功夫。

????重来一回,不是没好处的,至少兄长就能少走些弯路。

????赖云烟猛地再次伸手,紧紧抓住了赖震严的袖子,弯腿跪在了他的面前,咬着牙道,“你疼我,云烟是知晓的,哥哥,云烟定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说罢,想起在朋党之争前他为了让她回家,竟不惜与魏瑾泓结仇之事,她忍了忍,还是痛哭了出来。

????她哭,阴沉的赖震严却是狐疑,“你这几日在魏家发生了何事?瑾泓欺负你了?为何我没接到报?”

????他一连三问,赖云烟破啼为笑,抬起脸,泪中带笑地问他,“要是他欺负了我,你要怎生才是好?”

????“他要是对你不好,哼……”赖震严冷冷地笑了起来,“我有得是法子收拾他。”

????“哥哥。”赖云烟再听了一次这样的话,忍不住把脸搁在了他的腿上蹭了蹭。

????前生,她真是太对不住他了,才让他身陷赖家的囹圄之中时,还得为她操心。

????“他欺负你了?”赖震严忍不住问,哪怕他知小妹聪慧,得瑾泓欢喜,但到底还是担心她。

????家中有他护着,谁人也欺不了她,只能尊着敬着她,可魏家那里,他却是真管不到了。

????“他哪会,哥哥,你知他是君子的。”赖云烟笑着道,把心中的万千思绪都掩了下去。

????这时,只要魏瑾泓不谈和离,她知晓按现下的形势,她是提不得半字一句的。

????在赖家里,她哥尽管还是嫡长子,可宋姨娘还在,而偏心宋姨娘,憎恨哥哥下毒害了宋姨娘肚中孩子的父亲也还要活很多年,她哥离接掌赖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离开魏家,她只能靠自己,顺势而为了。

????“庶子之事,可没听错?”一直阴着脸在思索其事的赖震严轻抚了下她的头发,道。

????“是,不过云烟也不知真假,哥哥还是去查查罢。”赖云烟也知兄长是从不轻信别人之人。

????可是这个后来在外人眼里是阴毒狠辣之人,却是那生对她最好的人。

下一章 ???????? 上一章

5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