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睡罢。[最快的更新尽在*]”魏瑾泓起身,不紧不慢地走向了门。

????赖云烟看着他颀长的背影,猜不出他现在的心思。

????魏瑾泓到底是想干什么?

????这事,魏瑾泓吩咐下人的声音响起,赖云烟也不好再呆在外屋,她进了内屋,在榻上躺上。

????不多时,外屋的门被关上了。

????赖云烟坐了起来,沉思了一会,才下地去了外屋。

????这时的屋中一个人没有,只有放在水盆旁边的铁壶口子在冒着热气。

????她看了那装着热水铁壶一眼,不禁失笑。

????有时,她也知自己太以小人之心猜测魏瑾泓了,但她确实愿意把魏瑾泓所有的意图都想到极点的坏,就算是魏瑾泓有时还真不是那么不堪,赖云烟也很心安理得地把魏瑾泓想得龌龊,因为这能保她自己的命。

????在这人面前再怎么谨慎,也都不为过。

????**

????到傍晚酉时,赖云烟又得去给魏母请安。

????这早晚的请安,只要还在魏府就免不了,赖云烟是真不愿意去请这个安,但不得不去,她还得在那用一顿膳。

????她带着丫环欲出门时,魏瑾泓不知从哪回了院子,跟赖云烟走在了一道。

????身后的杜鹃偷偷摸摸地在打量贵公子,百合在端着矜持清冷的清高样子目不斜视,赖云烟扫了身后的两丫环一眼,朝她们挥了挥手帕。

????等她们识趣少跟了几步,赖云烟低声朝魏瑾泓道,“您怎地有空?”

????如若她所记没错的话,上世的这日,魏瑾泓跟了魏景仲出门拜见那没几天好活的沈候爷去了。

????魏瑾泓重活一回,不打算帮沈二公子争候位了?

????还是,这世的他已有了好法子,所以不用走这一趟了?

????一想到后者,赖云烟就后悔起了她的问话。

????她太沉不住气了。

????见赖云烟问完话就垂下脸,嘴角微拧,魏瑾泓开口道,“爹已去了。”

????“哦。”

????见她不再问,魏瑾泓也不再出声,带着她往主院走去。

????到了父母的主院,魏瑾泓见她脸上溢满了娇笑,他多看了她两眼,这才转过了脸,嘴角也扬起了浅笑。

????前世,众友都道他是真君子,从未见他变过脸色,可惜他们从不知他私下对着赖云烟的脸是如何的暴躁狂怒。

????而她,自从那一晚歇斯底里的哭泣后,她也学会了脸上挂满笑容。

????魏瑾泓曾想,大概就是在她决定不再在他面前哭的那天,他就失去她了。

????后来强留她在魏府的那几年,不过就是把他们之间那点曾经的恩爱全部消磨殆尽。

????“大公子,大少夫人。”这时,魏母的丫环春鹃朝他们福了礼,笑道,“夫人正等着你们呢。”

????说罢,就打起了帘子。

????“可是我来晚了?”赖云烟跟着魏瑾泓进了门,在门边停了一步,娇俏地跺了下脚,“唉,都是我不好。”

????“谁说我儿不好了?”魏母的笑声传了过来,“快快进来罢。”

????赖云烟笑着去看魏瑾泓,见他提步,她这才跟着抬脚。

????随着他进了魏母的小厅屋,赖云烟远远地就朝她福礼,娇羞道,“孩儿来晚了,还望娘恕罪。”

????“正好,正好,哪来晚了。”魏母笑着朝她伸手,“快快过来。”

????赖云烟走了过去,让她握上了她的手。

????“你爹出门有事去了,瑾瑜也会友去了,今晚就咱们娘仨用膳了。”魏母笑着朝魏瑾泓道。“是。”魏瑾泓朝母亲拱手,掀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坐罢。”魏母拍了拍赖云烟的手,朝她慈地道。

????“多谢娘。”赖云烟朝她再一福身,又朝魏瑾泓面前一福,这才坐上了凳子,对上了魏母满意带笑的眼睛。

????上世,她觉得与魏瑾泓亲密,在自家人面前可以少些礼节,往往她在对魏母多礼时,对魏瑾泓就少了些礼。

????她自诩这是把魏瑾泓放在了心间,不想跟他隔着距离,可看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她持宠而骄,看在魏母眼里,是她不守规矩。

????人啊,真是不吃亏就长不了智慧,赖云烟在魏府过了那几年,出去后,她就从不再自以为是了。

????这世道自有它的规则,逆道而为的话,就算现下不显,以后也有得是苦头吃。

????“摆膳罢。”魏母朝身边的凌婆婆淡淡地吩咐了一声,才转脸对魏瑾泓笑道,“娘还当你与你爹一道去了,所以也没让下人做你顺口的菜,今个儿你就将就着点吃罢。”

????说罢,转头对赖云烟接而笑道,“还是瑾泓贴心你。”

????要换以前,要是有这么一出,赖云烟还当魏瑾泓是真喜欢她呢,与公爹一道出门办重要事都不愿去了,还来陪她,肯定会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现下她对着魏母笑着摇头道,“也不是,是夫君说您操劳我们的婚事辛劳了,便想陪您用顿清静的饭。”

????言罢,她就低下了头,嘴边依旧含着那羞笑。

????想来,她这等话,魏瑾泓是不好驳的,而这话,魏母爱听得很。

????果然,魏母一听,就朝魏瑾泓欢喜地道,“你这哪来的礼,怎地跟娘还这般见外。”

????“娘,喝杯茶罢。”

????“好,好,好。”

????魏母连应了三声好,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欢喜劲。

????赖云烟好笑地牵了牵嘴角,未再出声。

????等安静地用完膳,赖云烟抿了一口丫环递上来的茶,就朝魏母突然说,“娘,我刚想起,屋中还有一些什物未嘱丫环收拾好,孩儿怕是要先行一步回去。”

????“这……”

????赖云烟起身朝她与魏瑾泓施了一礼,笑道,“容儿媳先行告退。”

????说罢,笑着看向魏母,魏母笑着摇头,朝她挥了下手,“去罢。”

????赖云烟成功退了下去,把碍她眼的魏瑾泓留在了他娘那娱亲。

????**

????赖云烟洗漱好,杜鹃摆好了绣架,前来问道,“小姐,哦,不,少夫人,您看婢子这嘴……”

????说着就掩嘴笑了起来。

????“下次别再叫错了,叫错了,就打发你去洗两个月的衣裳。”赖云烟坐在床上,打量着手中帕子,嘴间笑道。

????杜鹃还当她开玩笑,又掩嘴笑了两声,才道,“您要不要去绣几针,等等大公子回来?”

????赖云烟拿帕起来打了个哈欠,朝她摇头道,“不了,你和百合在外屋好好等着大公子罢,我就在这歇会。”

????杜鹃一听,眼睛一亮,轻声道,“是,那您好生歇着。”

????赖云烟好笑,上世她眼睛是瞎的,才在先前看不出这两个丫环这么明显的心思。

????她下午歇了那么长时辰,现下刚用完膳不到一个时辰就歇着,也就别有心思的人想都不想就愿信了。

????她看,要是她这丫环今晚就勾搭上了魏瑾泓,她这丫环怕是一万个愿意她歇死了算了。

????杜鹃退出去后,赖云烟嘲讽地笑了笑,就又回到了榻处半躺着。

????等到亥时,魏瑾泓回来了,外屋传来了丫环问安的声音。

????“大公子,您且等等,我去打水。”

????“不用,让苍松来,你们退下。”

????“这,少夫人说让我们等着您回来伺候您。”

????“退下。”

????“是。”

????听着魏瑾泓冷下来的声音,在内屋的赖云烟讶异了一下。

????怎地,魏大公子不欢喜漂亮丫头伺候了?

????她的这两个丫环,不是一直都挺招他欢喜的么,她可记得他在满是圣贤书的书房都和百合搞过。

????直到魏瑾泓进来,赖云烟从榻上坐直了身,这时,外屋又有了杜鹃怯怯的声音,“大少夫人,可要让奴婢进来伺候?”

????赖云烟哑然失笑,她看了魏瑾泓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地走到了桌前,自行给自己倒了杯水,没有像要让她的丫环进来的意思,这毕竟不是她的地盘,她也不好太过自作主张,这才张嘴道,“不用了,退下去罢。”

????“您不欢喜她们了?”等丫环退下,赖云烟把手中刚看的书收起,与魏瑾泓笑着闲话家常般道。

????“嗯。”

????她以为魏瑾泓不会出声,但没料,他竟开了口,还“嗯”了一声。

????“怎地不欢喜了?”赖云烟摇头道,“她们给您生的庶子长得又好,性子也不错,我还道您对她们欢喜得紧呢。”

????长得好,性子不错,就是没用了一点,比他们老子还好色,大街上强抢民女的事都干过。

????想至此,赖云烟那一直绷紧着的心情好了起来,她怕自己乐出声来,掩饰性地低下头,拿过放在一边的帕子掩了掩嘴,才恢复如常抬头与魏瑾泓笑道,“您今晚还要歇在这?”

????魏瑾泓看她一眼,点了下头,把倒好的冷水一口喝了下去。

????见他此状,赖云烟叹道,“您这还是十几岁的身子呢,不找外头的那两个,找个您欢喜的泄泄火也是好的。”

????这一晚还跟她挤一屋,她觉睡不好,她不信他也能睡得好,这不两人都耽误了吗?

????“过几天再说罢。”魏瑾泓说了一句。

????赖云烟看着他温和的脸,想了一下,才问道,“您的意思是过几天您就搬出去歇?”

????魏瑾泓看她一眼,轻笑了一下。

????赖云烟看他一脸温润似玉的神情,开顽笑般地又道了一句,“您说,您要何日才休了我,要知这可是您的主院,妾哪好意思鸠居鹊巢。”

????说来,赖云烟真不觉得魏瑾泓会主动休了她,按她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会想个法子让她合理地死在这魏府里,把她悄无声息地处理掉,这才是他的作风。

????不过,他再怎么想让她死,也得让她回个门才成。

????要不新婚不到三天,她就死了,这事要真成了真,在她剽悍狠毒的兄长那,他们赖家那可不是那么好交待的。

????可这话,问问也是好的,总归是个试探。

????赖云烟说罢,笑意吟吟地看着魏瑾泓,等着那目光幽深看着她的人的答复。

下一章 ???????? 上一章

4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两世冤家 狗万的官方名字_狗万 提现额度_狗万取现需要多久